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幻言 > 黎家俏女甜又暖 > 第一百零四章 “乌鸡”仙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四章 “乌鸡”仙子

黎兆儿这才拔出灵剑,将横在自己胸前的剑身抵了回去,又将它收回剑鞘中:“小漫,我已经承担了,并不是因为承担了处置你父亲的后果,而是承受了将回报祖母的重量,我死过了一回,你究竟还有哪里不满意的?”

黎亦漫重新提起灵剑,搁在她的脖颈之处,下巴一沉,笑声尖锐:“我当然不满意了,非常不满意!”

“小漫!”黎兆儿语气有些过激,又渐渐收了回来,低声劝道:“你打不过我的,现下在我身上运转的,是乌今沉的灵识。”

听了这句话,黎亦漫的脸色愈加难堪,浓浓的妆粉将原本的可爱之气赶得无隐无踪,语调也是用来难为人的:

“乌今沉为了你,连乌家都抛下了。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都要死了,还能活过来,为什么我的亲人,就再也回不来了?”

看来言语过激的,并不止黎兆儿一人。女子将见指向她的眉心,怒气冲冲道:“黎兆儿,我今天必须要让你死!”

黎兆儿的语气亦冷了下来,连剑也不愿用了,轻声细语:“随你吧,我活着,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黎亦漫愤怒着执剑,连连威胁,黎兆儿都无动于衷。

她不想再将气力浪费在与他人的恩恩怨怨之上,何况,亲眼见证了那么多生命的陨逝,纵是在敏感脆弱的心,也该变得麻木了,毕竟那是救治自己的良药。

黎兆儿轻哼一声,道:“你无须纠结于是否将我杀死,行尸走肉地活着,比死去要更为痛苦。”

“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怎样才最痛苦。”黎亦漫面色狰狞,握着灵剑用力向前一推。

冰冷的剑插入黎兆儿的胸膛,可她却察觉不到分毫的疼痛,像是笑着,又像是抽泣一般的,穿过黎亦漫身旁,只说了一声:“这是第二次,我不欠你的了。”便走了出去。

与黎兆儿而言,自己只欠了黎亦漫两次,第一次是离湾还未得到她的消息之时,黎亦漫不顾灵尸动荡,出去寻她数月。第二次是黎旧林死后,不准她送葬。

而黎亦漫刺了她两剑,至此,她们已经互不相欠、毫无瓜葛了。

出了离湾才知道,灵尸的爆发绝对比黎兆儿想象得还要可怕,照这般持续下去,定会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于是,她身着一身白衣,手持一把灵剑,行走与山川河流、穷乡僻壤之间,专门收服作乱的灵尸。

一日,在一小山村烧死了一群作恶的灵尸,被救的村民纷纷跪下来,他们大多身着灰蓝粗布衣,感激非常,连带着不懂事的小孩也一同下跪。

黎兆儿实在受不住这样的礼节,只好一跃上了树,小脸一沉,道:“都起来,我不喜欢这样的感激方式。”

其中一青年壮丁抬头问道:“那女侠喜欢什么样的感激方式?金银财宝?”

黎兆儿叼着一根草,百无聊赖问:“你们有人养乌鸡吗?”

众人面面相觑,还你一言我一语讨论了起来,最终还是没能得知答案,于是问道:“女侠要乌鸡做什么?”

黎兆儿躺在枝丫上,伸伸懒腰,还打了个哈欠,答:“我近日走南闯北,有些营养不良,喝乌鸡能补身子。”

“有,有的,家家户户都养。”那壮丁满面微笑,右手一挥,大喊:“大家都起来,回家抓乌鸡炖汤去!”

于是,那群人浩浩汤汤,挥着菜刀满山追着自家的乌鸡跑,晚餐只是,摆着二十几碗放在黎兆儿面前。

天,只是要将她的胃撑破吗?

黎兆儿扶额长叹,一脸尴尬道:“呃……我只需要一碗就好。”

那壮丁侧头苦恼了一阵,又换上个令人见了便舒服的笑容,说道:“无妨,女侠可在其中挑一碗,都是挑各家最肥的乌鸡炖的。”

这件事在民间流传许久,但她斩除灵尸几十回,也有好几次名声大振。可为何偏偏将这次拿出来说呢,那是因为,她在这次行动中获得了一个十分清奇的名字——乌鸡仙子。

初次听见这个名号之时,是戏楼一微胖男子正拿着一把折扇,讲起了黎兆儿的事迹,并说道:

“白衣女侠的故事第三十二回就此展开,请听……话说今日有位身着白衣的除灵尸女侠,她行走于白昼与黑夜之间,行侠仗义却不留姓名,这位女侠素爱乌鸡汤,于是经过一致的讨论与决定,我们亲切地称呼她为乌鸡仙子。”

而那时,黎兆儿正喝乌鸡汤,差点没呛死:“这名字,听起来像是哄小孩入睡的最难听仙女名。”

与此同时,夺灵各家听说了黎兆儿离世的消息,争相庆祝,她无论走到哪,都能听见有人谈论这件大快人心的事件。

可悲可叹,臭名美名皆一人!

黎兆儿来不及感慨一番,便到了畏尽山脚下,那有个美丽的小镇,名叫流云。正值姜浅照带着弟子正四处打听黎兆儿的下落,行至流云镇,她在这下榻数日,恰好撞上了。

相遇只是,俩人正穿梭在畏尽山之间。

“你是黎家弟子。”姜浅照扬起灵鞭,挡住她的去路,“说,黎兆儿在哪?”

这倒霉催的,黎兆儿原先穿着的都是件白衣,昨日刮破了一身,便只能换上黎家弟子常服——绛紫薄衫。

姜浅照用灵鞭捆住她的身体,正是惊心动魄之时,黎兆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已死。”她语速极快,又压低嗓子,只因害怕因为嗓音而将她认出。

“少骗我了,黎兆儿毁灵护体,谁能敌她?”姜浅照将灵鞭扔在一旁,换上了灵剑,“你若是不从实招来,我便将你碎尸万段。”

拜托,她平日里就不能少些打打杀杀,多关注关注夺灵动向吗?

“悉听尊便!”黎兆儿不怕她,不多加解释,一股脑拔出灵剑,驱动着玄色灵息,朝姜浅照猛攻。

乌今沉的灵力十分深厚,在她这样没有天赋之人的身上,用起来也是十分顺遂。

“好强的灵力,你是乌家哪位弟子?”姜浅照被逼得无法反击,夺灵族中鲜有弟子能让她连一招都使不出。

黎兆儿随随便便地站着,拍拍手,语气慵懒道:“小妹妹,看你也不是胡搅蛮缠之徒,我就不同你墨迹了,不见!”

趁她转身之际,姜浅照挥鞭偷袭,将她的面纱击落,惊道:“黎兆儿,你果然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