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那我干脆把他毒死算了,反正没人管他!”付连心脱口而出。

复苏倒吸了一口气,她赶忙看了看门口,小声说:“你别这么大声,你把他毒死了,要坐牢的!”

“那你说怎么办?像他那种垃圾人,等他好了,他肯定计划着要怎么报复我们,还要勒索!”付连心横眉竖目,说着说着,她突然问:“林怀瑾有什么办法没有?他家里那么大的势力。”

复苏摇头,“他最近很忙,根本没空管这些事。”

付连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更加坚定了她心里的想法。

住在TW的岑远望碰巧在鹏城有工作,他来了复苏家里一趟,也听说了五倍子洗胃的事,但复苏没说是她母亲干的,而是搪塞:“可能他想自杀吧?”

岑远望有些气愤,“那个神经病没完没了了是吗?他肯定是用苦肉计,自己吃了药去你家碰瓷,然后想要勒索你,我妈说得对,他想钱想疯了!”

复苏半信半疑,她皱起眉头问:“你妈真这样说的?”

“对啊!我妈说原来是他改了遗嘱,想要欺瞒大家,不过,还好,我妈及时从我把手里拿到了真遗嘱,这才没让他得逞。”

这……复苏凌乱了,怎么兜来兜去,又回到了遗嘱上面去了。

五倍子说岑雪芙改了遗嘱,岑雪芙又说是他改了遗嘱,然后,五倍子说她给母亲下了毒,岑雪芙反过来又说是他下了毒……

这两个人,就好像狗咬狗,相互揪着不放,所幸,复苏一个也不相信。

再者,遗嘱分多分少,她真的不在意!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真的好想对着那两个人求饶:你们放过我吧,我把继承的房产全部给你们,求你们别烦我了……

但想象终归想象,岑雪芙回了TW后一直没露面,现在只剩五倍子一个人在作妖,她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老是神出鬼没、阴阴森森的。

复苏没接岑远望的话,这个话题就算终止了,接着见他开心地说:“苏苏姐你知道吗?怀瑾哥在帮我写歌了,说过几天就能改好,还会亲自教我唱!”

她愣住了,心想林怀瑾没空搭理她,罔顾她的人生安全,竟然还有功夫为岑远望写歌?

“他帮你写歌有钱的吗?”她直接问道。

岑远望想也没想就回答:“有啊,版权费。”

这一瞬,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林怀瑾那个家伙在忙着赚钱,连她都不要了!

女人很容易被某一件小事而带动过往的情绪,也坚持钻牛角尖,就像复苏,她今天满心满脑都认为:林怀瑾只要钱,不要她。

所以她越想,越往那边的思路去,甚至联想到他根本不爱自己,他说的话都是骗她的,她对他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一次,她真的要为自己打抱不平了!

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人又不在,奈何她满腔怨气无从发泄,她索性不理他了!

真的不理了,就算他生病也不理了!

五倍子出院的那天,复苏去了医院给他办理手续,那个人坐在轮椅上,只凶神恶煞地瞪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复苏挺直背脊,拿给他一个信封,里面是五万块钱现金,意思是:这是给你的补偿,你以后别找我们麻烦了。

她给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生怕那人扛起轮椅要打她。

离开医院以后,她去了一趟林知音的夫家文家,想和她聊聊天说说话,没曾想,她遇到了许久没见的文世昌。

文世昌从京城而来,和鹏城的红色望族文家非亲非故,但由于他经营国际品牌车队,然而文家的大外甥秦葟,他家里是做汽车实业生意的,所以他们才有了商业来往。

文世昌似乎不是第一次来文家了,从他提出去花园走走时,复苏可以看出,他对这里还挺熟的。

“小苏,这里也种有茉莉花哎。”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现在12月,并不是茉莉的花季,他们看到的只是一棵棵绿枝。

复苏不惊讶他为什么能看得出来,可能是她从前强调过很多次,她很喜欢茉莉花吧?

“对,林知音她也喜欢茉莉花,这是她让人种的。”她轻声回答。

“林知音嫁来这里还真不错。”文世昌莫名发出一句感叹。

复苏没应,大家都觉得林知音嫁得好,嫁到了红色望族做少奶奶,还有她丈夫,既有威望有富裕……

但其实,这其中的苦,除了她本人,也就复苏这一个朋友知道了。

林知音的丈夫文灏,常年累月呆在国外,还处在治安不甚良好的地段做生意,每每铤而走险,一年也只回来三四次。

林知音不止一次对她说过:这是“丧偶式”婚姻,丈夫常年不在,孩子要自己管,为了表现自己过得很好,有什么事都得自己硬扛,要是碰到孩子生病了,累了、无助了也不敢回娘家,与此同时,还要孝顺公公婆婆,偶尔受点委屈……

由此想来,复苏不禁为以后的自己而担忧。

倘若她嫁给了林怀瑾,他那么忙,坚持外出,全国各地跑演唱会,那她不也相当于“丧偶”?

她自恃目前的自己没有林知音那么坚强,她甚至有些害怕了,还有,像林怀瑾爸爸那么严苛的人,她日后又怎么和他相处得来?

偶然有一种冷风吹过,复苏不自觉地缩了缩,文世昌主动站到她身前,像是要为她挡风。

他还是那样的温文儒雅、沉着冷静,他看着她问:“小苏,你和林怀瑾怎样了?”

他问得直接,一半好奇,想知道她的近况,一半殷许,希望她说没有,那么他还有机会。

但是,复苏并没有回答,她只笑了笑,转过了身,把手伸向了茉莉花枝。

“小苏,你知道吗?我离婚以后一直单身,因为我心里有一个位置,一直为你留着。”文世昌面色温和,满目柔情,纵使她背过了身看不见,但他的声音也表达了对她的念想。

虽有满足意,终究意难平。

如果此生没有复苏相伴,那么文世昌,他这后半生都会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