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科幻 > 快穿之可爱的我超凶的 > 第9章 06人生真是太难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章 06人生真是太难了

尼楚贺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就是前院有些空了,正打算让小太监栽种一些四季花、蔷薇之类的。”

这点小事,康熙也不会反对,“可有什么想说的?”

桂嬷嬷很识趣地带着人退了出去,和梁九功一人守在门的一边。红袖则带着两个小太监去御膳房领晚膳。

“若是说,在尼楚贺的心里,皇上就是表哥,可会生气?”

尼楚贺面上带笑,神情很是轻松,仿佛自己说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要说不恼,这不可能。但是这事,康熙早就心中有数。这两年,他也是和这丫头见过几面的。那表现,康熙时常怀疑自己的魅力。

另外,在千篇一律的人中,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反而更令人上心。

“心中可有怨言?”

原本,康熙也是做好准备,舅舅来求情免了这丫头进宫。

尼楚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明晃晃的眼神中表露的意思很明显,怎么会问这种蠢问题。

到底是皇上,还是自己的表哥,尼楚贺还是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即便不进宫,也要嫁给其他人。和不相熟的人相比,表哥肯定会照顾好尼楚贺。”真正的原因怎么能告诉你,反正这原因也是占了一小部分的。

康熙认同地点点头,心里还有些感触,原来自己是被表妹信任的。

待在空间里的一一看着这一幕,都有些可怜这位君王了。宿主这不就是变相的给一巴掌再给一甜枣吗?

度过了一个无以言说的夜晚,尼楚贺醒来的时候,康熙已经离开了。

“主子,等会要去给皇后请安,这发髻是梳大拉翅吗?”

绿衣有些不确定的询问,这可是主子第一次去坤宁宫,可不能落了下风。

尼楚贺顺了下发丝,考虑到等会要在坤宁宫停留的时间,“梳个高髻,荷花样式的,大拉翅太费神了。”

主子定下了主意,绿衣手上就迅速地动了起来。

既然是荷花式的高髻,这花钗和耳饰都是配着这发髻挑选。

红袖则是取了几样点心,这请安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还是用一些点心垫垫为好。

到了坤宁宫的时候,里面已经到了一部分庶妃,贵妃钮祜禄氏也已经在左上首坐着了。两人见礼后,庶妃们也一同向尼楚贺行礼。

没有品级的庶妃是没有资格坐着的,但是皇后仁慈,给几位生育过的庶妃安排了绣墩。

不少人都悄摸着打量着这位新进宫的淑妃,皇上的表妹。

殿内静悄悄的,尼楚贺摸着杯盏,对那些打量的视线视而不见。

“大大,这茶有问题?”

“嗯,皇后可真是大方,不仅茶有问题,杯沿也添了东西。”这是深怕她喝的少了没有效果?

不过,这手段虽然直接,但是也说的通。毕竟,谁会想到皇后会直接在自己的坤宁宫做手脚。

抬头看了眼对面正在喝茶的贵妃,尼楚贺有些好奇,对方的茶是否和自己的一样?

将茶和茶水收好,尼楚贺在脑海里交代了几句。

“都喝完了?”赫舍里氏有些惊喜,她以为对方只会意思性的抿两口,没想到还能有意外之喜。

王嬷嬷肯定的点点头,如此,主子也可以放心了。

等庶妃都到了,皇后才从内室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喜色。

贵妃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眼,就垂下了眼睛。

众人刚行完礼落座,皇后就开口了,“些许日子不见,淑妃妹妹容色更甚了,看的本宫都心生欢喜了。”

听到这话,底下的人是何想法不知,尼楚贺是直接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尼楚贺摸了摸自己的脸,“谢娘娘夸赞,妹妹每次看到自己的脸也很欢喜呢。”

皇后被她这么直白的话给噎住了,只是笑了笑。

庶妃们也被尼楚贺给惊到了,这位新进宫的淑妃似乎有些自恋和耿直?

不过,说到容貌,这次选秀入宫的几位都不错。

淑妃是面如芙蓉,眉如新月,肤如凝脂,指如青葱,清丽脱俗,堪称绝色之姿。。

其他几位最为出挑的就是郭络罗氏了,面如桃李,娇艳抚媚。

只是和淑妃放在一起,就像是天上的冷月、地上的富贵花。

“董氏,小格格的身体如何?过几日的百日,可以在长春宫摆上几桌庆祝下。”

被提到的董氏连忙起身谢恩,这是皇后给她做脸,她必须接着。

皇后问了几句皇次女的情况,又点了张氏,关心了皇长女的身体。

正打算结束今日的请安,贵妃下手的纳喇氏突然晕了过去。

眼神闪烁了下,皇后示意了下让人去请太医,余光看到一手扶着腰、一手轻拍胸口的马佳氏,心情更加不好。

太医来的很快,换手把了两次脉,才拱手向皇后汇报,“启禀皇后,这位小主是喜脉,一个月有余。”

纳喇氏晕过去没多久就醒了,此时听太医确诊是喜脉,心下十分高兴的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她的承庆四月里没了,皇后处置了延禧宫的一位庶妃和两个宫女。但是,她心里有数,那庶妃只是颗棋子。

皇后一边派人去向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上报喜,一边让人送纳喇氏回延禧宫。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皇后直接摔了手边的茶盏。

王嬷嬷摆了摆手,让宫女收拾了碎片赶紧退下去。

“主子何必为了那些奴才伤了自己,不值当。”王嬷嬷小心地检查了下皇后的手,才低声劝慰,“不管是哪个,都越不过主子您。”

皇后出自赫舍里氏这样的大家族,当然明白妻与妾的差别,但是她就是无法忍受皇上宠爱其他女人。

尤其是这些女人,一个个还会诞下皇上的子嗣,和自己的儿子争宠。

“嬷嬷,那药还有吗?”

“主子,最后那些今日全都用了。”那是前朝的秘药,赫舍里家也就得了那么一些,如今已经全部用了。

皇后愣了下也放弃了刚才的打算,“让人盯着点景仁宫,尤其是有没有请太医。”

这次的量有些多,她也不能确保会不会出问题,被太医察觉。

“主子放心,奴才晓得的。”王嬷嬷扶着她往偏殿走去,“这会子阿哥应该醒了,正在寻主子呢。”

提到自己的儿子,皇后面色好了很多,眼中也带上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