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从地狱归来的死神 > 第102章 这,过份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当6离秋那不以为然的话声响起后。

空气仿佛陷入到了凝滞中。

所有人都在不敢置信中目瞪口呆!

一动不动!

敢来凯旋宫放肆的,在川蜀地区找不出第二个。

敢如此肆无忌惮在凯旋宫中动手,而且还是朝钟启泰动手的,更是一个都没!

抛开钟启泰与吕天鸿的关系。

就冲他是川蜀一把手的公子,这层身份连武道界都会有着绝对忌惮!

毕竟他背后的老子,若无意外距离入主京城只剩时间的问题了。

可就是如此背景通天的大少,却被一个无名小卒在众目睽睽下毫无顾忌地抽飞?

草尼玛!

这是在找死!

花玲珑她疯了!

她这是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那几名花家小辈已经吓腿软了,冷汗直冒,嘴唇直打哆嗦。

出现在这儿的6离秋,俨然就是代表着花玲珑。

而花玲珑,代表的就是花家啊!

若是追究下来,他们花家得面临什么?

此时此刻,他们脑子一片空白!

“恭喜你,你如愿了!”

就在这时。

一旦不咸不淡的轻声响起,徐徐飘入众人耳中。

顺着声源望去。

一名穿着量身定制白色修身西服的青年缓缓推开大厅尽头侧方的那扇木门走出。

长得极为俊逸,气质优雅高贵,似是一面之下根本无从从他身上挑出任何的瑕疵不足来。

若把凯旋宫七楼比喻成星空,那他的出现就彷如星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尊贵如王子,甚至是在走动中还带出了一波让人打心底油然为之敬畏的气势。

他就是吕天鸿!

6离秋要找的正主。

花玲珑那在名义上的未婚夫!

哪怕她对他没有什么了解,哪怕彼此只见过几次,可那一纸婚约却定格了彼此的关系。

“吕少!”

“吕少!”

“吕少!”

在场众人,除了花玲珑跟6离秋还有倒在地上的钟启泰。

全都下意识地恭敬喊道。

二十五岁,武师巅峰大圆满!

这在华夏武道界中不得不少是极为罕见的修武天才。

虽然比不上威名远震的云飞扬同期,可云飞扬是谁?

被誉为华夏武道未来第一人!

放眼华夏能找得出多少个云飞扬?

所以没人会拿吕天鸿去与云飞扬比,但却借鉴了武道界对云飞扬的称呼,引用川蜀武道界的话,吕天鸿,他就是川蜀武道未来的第一人!

小云飞扬,云飞扬二世,这都是被冠在他身上的标签!

要知道,就连作为李青玄弟子的林中虎才只是武师后期而已,而吕天鸿却在比他小上好几岁的年龄中就跨入武师巅峰大圆满,这哪能不让川蜀武道界为之惊震?又哪能让吕家不把其视为家族的未来?

再给他二十五年,能走到什么高度?

宗师?

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

到那时,他才不过五十岁而已!

当初云飞扬十七岁入武道,二十五岁大武师,三十五岁半步宗师,四十岁强势登临宗师之位!

他十五岁入武道,二十五岁武师巅峰大圆满,按着趋势四十岁半步宗师绝对没问题,五十岁也够登临宗师了!

如此作为,可想而知在川蜀武道界中,吕天鸿这三个字的份量到底有多重!

所以别说是这些官富武二代们对他要保持恭敬,就连武道界中都有不少人敬畏吕天鸿这三个字。

在那些恭喊声中,吕天鸿淡淡微笑着颔作以回应。

并没有因为有人在他的地盘中放肆而勃然大怒。

真正的强中手,先要具备着喜怒不形于色,这是他爷爷从小灌输给他的,而他也一直秉承着。

微笑颔的点头中,他先是看了钟启泰一眼,旋即便把双眼盯向了6离秋。

皓月明眸深处,酝酿起了那阵阵昂然的杀意。

“嗯?”

看着走来的吕天鸿。

6离秋突然挑了挑眉。

他在对方身上嗅出了嗜血的气息!

不出意外,栽在他手上的人命绝对在千条以上了。

否则不可能会给他带来这种感觉。

千条人命..

有点意思了。

看来这厮在优雅绅士的背后还是一位屠夫刽子手啊!

“吕少,川蜀圈子的尊严不可被践踏,凯旋宫的威严更不可没!”

在全场恭喊过罢的紧张屏息中。

钟启泰已经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没有朝6离秋歇斯底里地抓狂扑去。

他咬牙切齿地看向吕天鸿道。

“启泰兄,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应声之余。

吕天鸿已经走到了6离秋跟花玲珑跟前。

似是不屑般地朝6离秋摇了摇头,而后把目光放到倾城俏脸煞白不已的花玲珑身上。

“玲珑,你糊涂了!”

没有愤怒。

带着一丝笑意,他缓缓地看着花玲珑叹声道。

话落,他如似溺爱不已般伸手想攀抚上花玲珑的俏脸。

看到吕天鸿的动作,花玲珑下意识地想后退。

毕竟她对吕天鸿,一直以来都有一种畏惧的心理。

这种感觉,从她童年时见到吕天鸿的第一眼时就有了。

后来每见一次,那种感觉就会叠加。

即便彼此的见面次数少得可怜,可那种恐惧感也已经似是渗入到了她的骨子里。

所以她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摆脱掉那桩亲事,与一个让自己倍感恐惧的人同床共枕,这得是一种怎样的人生?

花玲珑不敢去想象那种灾难式的煎熬!

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对这么个几乎被所有人视为完美的天骄生起这种感觉。

而且还是从小到现在,那种感觉非但没变,反而越来越强烈。

啪-

在那下意识的作势要后退闪避中,花玲珑想到了6离秋。

当下不知哪来的勇气,快伸出柔荑把吕天鸿的手腕给抓住。

那伸至一半的手被抓顿住。

吕天鸿不自禁地拧起了眉头。

好像他并不习惯被拒绝反抗。

“玲珑,你什么意思?”

稍稍恍惚一下。

吕天鸿松开了那拧起的眉头。

脸上挂出一丝人畜无害的微笑来。

“吕少,请你自重!”

娇躯微微在抖瑟,花玲珑有些慌乱地说道。

“自重?自重什么?婚契在那摆着,你作为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只想抚摸一下你的脸庞,这..过份吗?”

没有力把花玲珑给甩开,任由着她抓着自己的手腕。

吕天鸿轻柔地问说道。

那表情很无辜,也很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