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重生农女巧当家 > 第二百零四章 敲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零四章 敲诈

李月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笑着道,“对,而且不要跟他客气,多要一点过来,等有了本钱,我再告诉你要做什么。”

漪儿点点头,“我试试。”她也不知道,要不要的回来。

李月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你跟周怀瑾是如何认识的?”

漪儿沉默了一会儿,叹息了一声,才开口道,“其实,我跟我弟弟都是罪奴,当年我爹任职于户部,牵扯进了一桩贪污案里,被抄家灭族,没成年的孩子逃过一劫,成为罪奴流放,当年抄我家之人,就是周怀瑾,只是他并没将我和我弟弟流放,而是成了他的家奴。”

听的漪儿的话,李月抱歉的道,“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漪儿淡淡开口,“无碍,我明知道他只是奉命行事,可是当我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一个的在自己的面前倒下,就没办法放下我心里的仇恨,于是我跟他的关系越来越恶劣,之后,他又拿我弟弟做威胁,强迫了我,每当我心里的仇恨冒起来,就想要杀了他。”

李月终于了解了,为何漪儿出卖了周怀瑾好几次了,原来还有这样一段过往,这样的爱恨纠葛,李月想要劝慰几句,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保持沉默。

等到李月回去之后,想起这封建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就忍不住叹气,心里也很是庆幸,幸好自己是个乡下村姑,若是跟漪儿一样给人为奴为婢,还仍由人搓圆捏扁,她怕是要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得下去。

听着李月一直唉声叹气,李云终是忍不住问道,“怎么一直叹气?”

李月应道,“我是听了关于漪儿的身世,有些感慨罢了。”

听的李月是为了别饶事儿一直叹气,李云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多问,开口道,“都这么晚了,还不累么?早些睡觉,明一早还要回去看娘跟奶奶呢。”

李月点点头,站起身来往床边去了,李云看李月起身睡觉去了,这才去了起居室洗簌。

而周怀瑾这边,听见漪儿第一次找他要银钱之类的东西,还挺开心,毕竟以前的漪儿,除了关系她弟弟的事情,从来不会找自己要任何东西。

可是当周怀瑾听是李月的主意,还让漪儿找他多要点的时候,心里便不爽了,心想着李月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过分,如今居然还教唆漪儿找他要银子跟她合伙做生意,这简直就是间接的敲诈。

既然漪儿开了口,周怀瑾银子还是答应给了,只是却把一腔的不满全都发泄在了漪儿的身上,把漪儿折腾的够呛。

这临淄县城果然是比边境要暖和一些,主要是没有风沙,寒风也没有这般刺骨,于是李云李月一早起来,收拾了一番,跟三婶招呼一声,便让李忠赶着马车离开了县城,回去外山村了。

至于漪儿,反正有周怀瑾在,也用不着他(她)们管了。

两人都没来得及去茶楼看一眼,就直接回去了外山村,车上李月便念叨着,“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奶奶的病如何了,娘跟弟弟还有林霄不知道还好不好,这么久没回去怕是也担心了。”

李云安慰的道,“放心,家里有林霄照看着呢。”

有马车代步,速度却是要快很多,约莫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大路村,两人准备先去看看奶奶,再回去外山村。

不想等两人去了大路村李家,却发现关门插锁的没有人,一打听才知道,李家都全部搬去了县城。

坐上了马车,继续回去外山村,李云在车上道,“是我大意了,应该先去叔的粮铺先看看的。”

李月道,“没事儿,等我们回去县里,在去看奶奶就是了,这段时间也没啥事儿了,我想接娘跟弟弟他们也去县城里玩儿几。”

李云应道,“好,只是不知道林霄是否愿意去。”

李月道,“回去想问问林霄再吧,要不咱给林霄物色一个姑娘,给她娶个媳妇儿?”

李云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这事儿可不像其它事情,还是让他自己决定,咱们也不能给他擅自做主。”

李月瘪了瘪嘴,道,“你当初还不是叔给做的决定,如今这日子不也过的好好的么?”

李云看着李月,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月,“是么?我怎么觉得是你做的决定呢?为了嫁给我,可是煞费苦心呢,还到处造谣,我是什么杀人逃犯。”

李月吃惊的看着李云,“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李云嘴角浮起一丝笑容,“我猜的。”

李月可不相信李云是猜的,脸上微微浮起一丝可疑的红晕,死不承认的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哼,若不是觉得你长的还算好看,我才不答应嫁给你了。”

李云害怕自己再,月儿便恼羞成怒跟自己急了,没有接话,不再开口这件事情。

外山村突然来了一辆马车,众人都很是好奇,等看到那马车是往张郎中家里去的,还以为又是哪家贵人特意来请张郎中看病的。

李云跟李月先来张郎中家里,第一是想来看看干爹一家,看看干娘是否还好,第二个,是因为这马车不能赶上山去,放山下也不放心,所以李月便干脆将马车赶到了干爹家里来放着。

张郎中看到门口来了个马车,也还以为是哪家贵人来请自己去看病的,自从治好了徐员外家那少爷的腿,自己的名气可谓是大大的提升了,有不少达官贵人来请他去帮忙看病。

可等到马车上下来的是李云跟李月,还是让张郎中吃了一惊,心里也是很开心,毕竟两人很久没有回来看他(她)们了。

李月笑着叫了一声干爹,便过去边打开大门边道,“这马车赶不上山,得先寄放在干爹的家里了。”

张郎中过去帮忙拆门槛,边问道,“你们好久没有回来了,可还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李月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没事儿啊,就是县城里茶楼有些忙,所以忙的没时间回来,干娘跟干奶奶可还好?”

张郎中点头应道,“都挺好,就是时常念叨你,怎么这么久了没来看她们。”

李月有些歉疚的道,“我以后会常回来看她们的。”

之后几个人合力将马车赶进了门内,这时候屋里的张老太太听见院子里的动静,嘴里喊着“谁来了?”,边出来了院子。

看到院子里是李云和李月,忙开心的招呼道,“是阿云跟月儿来了啊?快,快进屋里坐。”看到李云手上的东西,责备的道,“怎的又拿东西过来了?人常来看看我们就好了,以后别拿东西了。”

两人都叫了干奶奶,便往老太太所在的前厅去了,张郎中看着马车旁边的李忠,疑惑问道,“这位兄弟是?”

那李忠朝着张郎中一抱拳,“张老爷,在下是公子以前的书童,前段时间才找到公子,跟公子团聚。”

张郎中了然的点零头,道,“大家都叫我一声张郎中,兄弟也叫我张郎中吧,别老爷老爷的,不自在,你也跟着进屋吧,如今外面冷的很。”

李忠一抱拳,“谢张郎郑”之后便也跟着张郎中进了屋。

前厅放了一个火盆,旁边放了一个针线簸箕,里面有些衣服,李月一看便知道,肯定是干奶奶在给自家孙子做衣服了。

张老太太招呼着两人坐下,边道,“我这腿一到冬就怕冷,这个时候就烤上火了。”

李月应道,“干奶奶要是不是的多动一动,这样腿也要好一些,不能光烤火。”

李月拿起一旁的簸箕,翻看着簸箕里的衣服鞋子,觉得霎时可爱,嘴里问道,“干娘呢?”

张老太太应道,“有些嗜睡,这会儿在屋里睡觉呢。”

张老太太刚着,张婶儿便出现在了前厅门口,看着屋里的李云跟李月,笑着招呼道,“我在屋里听见动静,像你俩的声音,没想到还真是你俩来了,月儿,你可是还久没来看咱了,干娘都想你了。”

李月忙起身过去扶着大肚子的干娘,嘴里问道,“干娘身子可还好?”

张婶儿任由李月扶着进屋,嘴里笑着应道,“挺好呢,有你干爹这个郎中照看着呢。”

李月扶着干娘去屋里坐下,然后跟大家了一会儿话,两人便起身,打算回去大凉山上去了,张老太太原本是想留两人吃午饭的,不过听两人也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便没有挽留两人,放两人先回去大凉山看看。

于是一行三人,准备步行往大凉山上去了,回去大凉山,刚好要经过明家老宅,李月走到明家老宅门口,便习惯性的往老宅望了望,这一望,居然看着老宅的门是开着的。

李月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朝一旁的李云道,“不对呀,这大伯三叔他们都在县城里,院子应该是锁着的才对,怎得门是开着的?难道是遭了贼?”

李云视力好,眼睛看着那屋里闪动的人影,开口道,“咱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李月点点头,跟李云一起去了明家旧宅,推开了宅子半掩着的门。

进门之后,便见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在院子里忙碌着,看着几个陌生人进门,那妇人抬起头,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