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游戏 > 沙雕魂师的万界之旅 > 二百一十七 千代:这奸猾的我爱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二百一十七 千代:这奸猾的我爱罗!

“又来了啊。”古乐眯着眼喃喃自语,有些无奈。

只见那一头黄『毛』的少年又一次面容狰狞的降临在我爱罗的面前,赤红的眼瞳下是猛男的热泪,尖长的指甲闪耀着利刃般的光芒,他一脸深恶痛绝的说道“我爱罗!你不仅偷了我拉面,上次还打我!你怎么敢呐……亏我还以为你和我是同一类人。”

无辜躺枪的我爱罗“……我真没偷你拉面。”

“别骗人了!就是你!”

“证据啊!说话要讲证据的啊!”

“唔,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你。”鸣人怔了一瞬,旋即目光坚定,一刹那间,他的血瞳之中似乎闪过睿智的光芒,他像是智珠在握一般自信的说道,“不然那天你为什么打我。”

“……”

“别打了行不?不就是一碗拉面吗,大不了下次去木叶的时候,我请你吃一乐拉面吃到饱。”我爱罗冷静道。

闻言,鸣人有些心动,“吃到饱?”

“嗯,各种你没体验过的口味都可以点。”我爱罗瞥了眼一旁的古乐,复述着古乐说的话。

鸣人全身一松,正当他想一笑泯恩仇的时候,心头那股无名怒火又一次占据了上风,刚恢复温和的眼神又一次沉了下来,“但是上次你打我,这事该怎么算。”

我爱罗眼皮狂跳,这扑街有完没完了。

真是想不到这漩涡鸣人,居然特么还有这么欠抽的一面。

“请你两顿!”我爱罗沉声道,“不要太过分了,鸣人。”

“两顿!”穷『逼』漩涡鸣人此刻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爱罗,艰涩道,“我爱罗……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有钱人。”

“嘛,毕竟就算父亲再怎么糟糕,至少曾经也是风影不是。”

“我还以为我们是一样的人呢。”漩涡鸣人有些黯然的说道。

“……或许经历有点像,但在经济状况这方面应该不同。”我爱罗认真道。

就算也曾有过一段时间,闹心父亲不愿资助他的日常生活,但从很小就经常出c级b级以上任务的他,光是赚的钱就不是鸣人这种好长一段时间就经常接d级人物的人能想象到的。

眼见鸣人就要化身为柠檬精,眼眶通红,我爱罗不再刺激他,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马上转移话题道“顺便问一下,你怎么来了?”

“纲手『奶』『奶』那里接到来自砂隐的求援信后,很快就派我们过来了。”两顿一乐拉面吃到饱的承诺,让鸣人暂时用理智压制住了自己魔鬼的冲动,虽然不知为何总有种心塞和莫名吃亏的感觉。

“不过,看样子,似乎就算我们不来,你也能搞定了呢。”漩涡鸣人大呼着气,总觉得那不寻常的怒气好像又有点不受控制的迹象。

我爱罗眨眨眼,不知不觉,他已经抱着祭退离对方老远。

“我爱罗……”

“唉,祭,你先走吧,自己应该走得动吧。”看漩涡鸣人那纠结的怒容,我爱罗看了也觉得于心不忍。

看来还是再把他打一顿吧。

不过,有一说一,冤有头债有主,他查克拉已经一滴都没有了,所以得让古乐自己去解决。

祭有点懵,搞不懂这突然出现的小哥和自家帅哥师傅,究竟是什么关系。

怎么那个叫鸣人的家伙看起来怪凶的,总是想找师傅打一架,莫不是脑子有坑?

但好徒弟得听师傅的话,师傅辣么厉害,肯定能解决这个弱智,她还是乖乖的听话先离开比较好。

“那我先走了,师傅。”祭乖巧的点着头,随后不忘回首的飞奔离去。

“很抱歉,我爱罗,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果然还是觉得非和你打一顿才行。”漩涡鸣人就算再憨批,也觉察到自己精神不对劲,道了句歉,终还是失去了理智。

不过,似乎是上次的那顿毒打稍微有点效果,至少此刻易怒的鸣人没有被激发出九尾查克拉。

我爱罗退居幕后,主动将身体控制权交给了古乐。

古乐上身以后,便认真说了一句,“没关系,等会儿就让你舒服了。”

“上次用的是我爱罗的身体发动能力,如果这样的打击不算数的话,那就试试用与我爱罗无关的神念攻击吧。”古乐想道。

意念一动,神念化为无形的利刃刺入漩涡鸣人的大脑之中。

“唔。”精神抵抗能力为负数的漩涡鸣人立时中招,他本人甚至都没搞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大脑一『荡』,脑壳剧痛。

就凭古乐能一念侦测方圆千里的神念,全力集中为一点对人发起攻击的话,这个位面之子肯定会横死在自己面前,所以他还是有压制过威力的。

也得亏这段成为我爱罗“封印兽”的日子吧,古乐为了防范和压制那只沙雕狸猫,以及完成一些日常活动,用得最多的力量就是自己的神念。

不知不觉,对神念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

叮!来自漩涡鸣人的怒气值降低至45。

“嗯?看来是有点效果呢。”古乐『露』出了“果然如此”的模样,于是对着抱头喊痛的漩涡鸣人,又来了两发神念冲击,成功把漩涡鸣人的怒气值降低到不至于会过度左右自我判断能力的地步。

叮!漩涡鸣人的怒气值降低至3。

看着躺在地上犹如死狗的漩涡鸣人,古乐叹了口气,“好了,这下没事了。”

将身体又交还给我爱罗,我爱罗看到了又一次躺在自己面前的漩涡鸣人,我爱罗不禁感叹道“乐哥的实力究竟是有多强啊。”

因为交换身体期间,我爱罗是不知道古乐做过什么事情的,所以他也不知道古乐击败漩涡鸣人的过程,只能依靠脑补来想象“阿尼ki”的强大。

当木叶小强们解决完各自的问题,来到这里又看到熟悉的现场时,都是沉默了一瞬,旋即领头的奈良鹿丸便第一时间站出来,歉然道“抱歉,我们这边的蠢货又犯蠢了,早知道就不带他来了。”

“哪里,都是我不好。”我爱罗心有愧意,都是我家乐哥干的天怒人怨的事。

连小孩拉面都抢。

闻言,一头茶发的短发少女春野樱,急忙摆摆手,“唉唉唉,别这样,鸣人犯蠢不是一天两天了,是我们不好才对。”

我爱罗觉着这事也不好这样僵着,便说道“诸位远道而来,又经历了一场战斗,想必也已经十分疲惫了,先来我砂隐村里休息几天吧,我们会给予你们优厚的待遇的。”

木叶小强们相视一眼,皆是欣然答应下来。

当鸣人再次醒来时,只觉一阵头昏脑胀,他『迷』『迷』糊糊的,基本记不得自己又一次失去理智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走出房间,便看见了正与同龄砂隐忍者们相谈甚欢的伙伴们。

当他看见某只“红『毛』熊猫”正和自己最中意的姑娘说说笑笑时,漩涡鸣人便觉精神一振,掉线的记忆又一次上线,大叫道“啊!我爱罗,是你把我揍趴下了对吧!?”

看见昏睡了整整一天的鸣人,刚睡醒就怪吼怪叫,众人一阵无语,但鹿丸还是问了一句“身体没事了吗?”

“唔,稍微头有点晕。”鸣人『摸』了『摸』自己有些发胀的脑壳,眯着眼蹲到我爱罗面前,用那『迷』之凝视的眼神,看着我爱罗。

我爱罗也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鸣人的状态,而后说“抱歉,当时可能是我下手有点重。”

听到对方都这么说了,鸣人挠挠脸,“虽然是很痛啦,但是也是我不好啦,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情绪相当难以控制。”

一旁的春野樱闻言,原本想一发粉拳捶在对方脑壳上,但想到对方还是个病患,刚步入医疗修行的她还是想起了所谓医德的东西,将鸣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来,没好气道“所以,好好给人家道歉啦。”

“不。你们能远道而来,作为盟友支援我们,已经很感激不尽了。”我爱罗打住了两人的行为。

四天象人事件,虽然我爱罗这边解决对手似乎意外的顺利,都没能等到木叶的支援就完美结束了战斗,但勘九郎和手鞠那边却截然相反,如若不是木叶小强们及时赶到,两人就已经躺下了。

光冲这一点,我爱罗就不能接受鸣人他们的道歉。

再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都是他家乐哥干得好事,没他造的孽,哪来这么多屁事。

木叶小强们也是第一次来到砂隐村,住了几天后,也算是体验到了本土的风土人情。

虽然这里水资源和食物资源较为短缺,但要说其它的建设,其实并不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堪,相反,有些地方倒是非常先进,譬如『药』材种类完善和种植技术过硬的『药』园,以及地下取水设备……

总体来说,除了环境稍微恶劣了一些,砂隐村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隐村,因为比起五大忍村以外的忍村确实已经算是好太多了。

此外,来自木叶的小强们对砂隐新开办的忍者学校非常好奇,暗地里也想和木叶的忍者学校对比看看。

结果,令鹿丸他们感到有些惊讶,教学体制相当不错,日常课程安排也相当科学,且最让他们不得不服气的是,砂隐的孩子确实素质惊人。

或许是因为环境恶劣但又适宜忍者磨练的原因,他们表现出来的平均水准绝对比同期的木叶学生要强很多。

一场友好放松的两村忍者交流日过后,我爱罗他们还是送别了木叶的诸位。

很快地,我爱罗等人又恢复了在砂隐的日常。

枯燥的修炼,以及教授学生忍者知识。

三个月过去了,到了初步检验改革效果的时候。

学生们的表现不负众望,与另一批没有参与改革试验的同期忍者学徒比试,反而是忍者学校的学生们更为出『色』。

事实证明,我爱罗在报告中提出的一句话没有错,忍者的初级学识,比起直接实践,科学且系统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育方法,更容易让忍者学徒们接受和学通。

于是乎,我爱罗在政治上的出『色』表现也首次进入了砂隐高层们的视野。

这是个好消息,对我爱罗来说,这是稳健的第一步。

我爱罗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于是近来的学习热情越发高涨。

所以……

我爱罗瘦了几斤,还开始掉头发了。

这其中的因素,自然还有某人无节制的爆肝行为。

古乐借用着我爱罗的身体,废寝忘食的学习着砂隐为数不多的封印术知识,三个多月了,他也基本将能从书里学的都学完了。

而守鹤的封印术知识不大靠谱,因为人类不能跟畜生比,它许多自认为相当霸道的封印术经验,大多数都是建立在它身为尾兽的海量查克拉基础之上。

诚然,守鹤是九只尾兽中,查克拉量最少的,但你也不能就此认为它的查克拉量会比人类少。

所以,从守鹤身上薅不来什么有价值的封印术技巧,学一些能用得上的封印术就算不错了。

有了一定基础的古乐,忍是没能想到万无一失的破封之法,于是他想了想,便决定去找找隐居在村子僻静之地的那俩老头老太太。

我爱罗身上的灵媒转生封印,毕竟是由砂隐的千代所『操』手的,或许她会是个突破口。

咚咚。

一天半夜,“我爱罗”敲响了千代姐弟家的门。

被惊醒的两位老人“……”

海老藏黑着脸起身,去替懒得下床的姐姐开门。

打开门,低头一看,海老藏顿时『露』出惊讶之『色』,“我爱罗,怎么是你?”

看着老人家提着煤油灯出来,睡衣松散,朦胧的睡眼写满了不满,古乐有些惭愧,道“抱歉,这么晚还打搅你们睡觉,我还是明早再来好了。”

海老藏“……”

这孩子莫不是精神失常,把老人家吵醒又让他回去睡。

苦索哒啦!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还不待一脸『迷』茫的海老藏说一句话,古乐转身就走,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又来登门拜访。

登门时,古乐看到千代姐弟正在日常钓鱼,相对盘坐在房间里开辟出来的小池塘边,静静的,一言不发的做着专注的垂钓者。

看着一动不动的俩老,似乎呼吸都停止了,古乐眨了眨眼,喃喃道“原地去世了吗?”

“……请不要随便宣判别人死讯啊,年轻人!”海老藏脸皮一抽,修长到能垂落两颊的白眉抖了抖。

而这时,那矮小肥胖的千代老太,却是仿佛应验了古乐的话一般,握杆的手一松,脑袋一垂,一切表现的好像突然断气了的样子。

“姐姐!”海老藏见此,惊呼一声。

啪!

那无力垂下的老手,突然回光返照似的,闪电般又将快跌入水中的钓竿握紧在手中,千代老太得意的哈哈大笑“死了才怪,哈哈哈。”

一把年纪还挺皮的千代婆婆,让她的弟弟海老藏十分无奈。

“姐姐哟,我都一把年纪了,经不起惊吓啊。”

“嚯,真是没用呢,要更多的锻炼心脏呢。”千代婆婆嘻嘻笑笑的说道,然后才把目光看向一旁的“我爱罗”,皱巴巴的老嘴动了动,“我爱罗酱,怎么突然有兴趣跑到我们两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这边了呢。”

“你好千代婆婆。”古乐对长辈微行一礼,才说道,“我来,是想跟你学些知识。”

“年轻人喏,有什么知识想知道,何不去图书室里查呢。”

“因为看完了啊。”古乐叹道。

“那就去问其他的前辈也行啊。”海老藏提议。

“不行啊,他们没一个懂的。自己钻研也差不多到瓶颈了,不然我就不会找上门来了。”古乐又叹道。

闻言,千代、海老藏沉默了一瞬,海老藏问道“到底是什么知识让你如此渴求,以至于那么急切的不惜大半夜来打扰我们两个老家伙。”

“……抱歉,因为一直都没有睡觉的习惯,所以就忘了正常人的作息规律。”

千代、海老藏“……”

千代嘴角一抽,叹息道“那还真是苦了你了,孩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千代婆婆,我想向你请教一下封印术的知识。”古乐眨眨眼睛。

闻言,千代和海老藏皆是一怔,不约而同的联想到了我爱罗体内被封印的守鹤。

“为什么会突然想着要学封印术?”千代没有当即拒绝,而是好奇的问道。

拒绝只怕也没用,听“我爱罗”刚才所言,他似乎已经对封印术有所研究了。

如果“我爱罗”有研究守鹤封印的打算,那不论怎么制止都是没有用的。

“我可以说这封印术太渣了,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吗?”

听到“我爱罗”直白的发言,千代有些无奈,“但那也是我们砂隐最强且最适合作为尾兽封印术的封印了啊,抱歉啊,我爱罗。”

“别在意。”古乐坐在两老人面前,“你们也别怕我会对身体的封印做什么事情,守鹤的力量我知道有多危险,这点我有分寸,不会『乱』来的。”

“所以,请你教我吧。而且,如果您答应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你们感兴趣的事情。”古乐微笑道。

千代和海老藏不动声『色』,心里却都在好奇,海老藏砸吧嘴重复道“感兴趣的事情?”

“先说一件,当作交学费了吧。”古乐笑道。

他以我爱罗的面容流『露』出了不同寻常的自然笑颜,让千代和海老藏都莫名感到心中一紧。

这人,真的会是他们认识的砂隐二代人柱力,我爱罗吗?

变身术?

早就在察觉到我爱罗异样的时候,两人其实就有在观察了,可并没有发现有变身术的端倪,可也不排除对方技艺高超的可能。

“突然有一天不知所踪的三代目风影,你们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三代目!?”

听到此人,千代与海老藏皆是脸『色』顿变,千代眼神也变得严肃起来,“难道你知道吗,我爱罗。”

古乐点点头,淡淡道“和你的孙子在一起哦,千代婆婆。”

千代与海老藏同时瞳孔一缩,一时间竟忘了言语。

半响,千代婆婆放下了钓竿,表情恢复从容平静,又变得悠闲懒散起来,走过古乐身边时,说道“起来吧,我爱罗。不是说要学习封印术嘛,老太婆我现在就开始教你。”

看着衣服拖地,年迈的姐姐和笑嘻嘻的“我爱罗”离开地下室,海老藏喃喃道

“真是的呢,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做生意,说话一套一套的,真难搞呢。”

至始至终都在保持垂钓姿态的海老藏,在终于听不见脚步声传来时,才平静的对着四面无人的房间说道“刚才听到的那些话,谁也不许说出去呢。还有,去把我爱罗最近的行动情报搜集并整理一份出来,拿给我看看。”

“是!”几个暗部忍者倏然现身,单膝跪在这位小老头面前,恭敬的答应完毕后,有纪律有序的同时退散开来。

“真是的,该说现在的后辈太没用不省事,还是该说老夫真的不中用了呢……”

“不省心呐。”

……

“在教授你之前,婆婆问你一句,你真的是我爱罗吗?”

“是哟。”古乐俏皮的眨眨眼,毫无防备的把手交到千代婆婆面前。

千代婆婆老眼警惕的看着他,对“我爱罗”坦然的态度,也到没有客气,直接往我爱罗体内探入查克拉。

容不得她老人家不这般谨慎,四代目风影罗砂老早就已经被人暗杀,被大蛇丸取代,但结果砂隐一众还是傻愣愣的被当枪使好长一段时间。

万一咱家人柱力也被人换了,那咱砂隐以后还用在道上混吗?

当千代婆婆查探到她亲手在我爱罗体内留下的封印术式,还有那术式背后强大诡异的尾兽之力时,心头一松,这才确信了面前『性』情大变的小熊猫,确实是我爱罗本人没错。

至于我爱罗为何突然『性』情大变,情绪丰富,或许便是我爱罗自身的原因了。

只怕别是疯了就好。

死妈,死舅舅,最近又死爸爸,从小到大又是在那种令人怜悯的环境下成长,要说心理不变态。

千代表示不信。

要说为什么这么确信,因为她的孙子就是这样变态的。

现在的千代,就是有点害怕。

难道自己的手底下又要教出一个可能会背叛砂隐的变态天才,有一个小蝎蝎还不够吗?

但是,千代现在也有不得已的理由,好不容易知道了点有关孙子下落的事情,她怎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

看着“我爱罗”那张人畜无害的笑颜,千代抿了抿嘴,收回了凝视,放下了手,淡淡道“那,我们开始教学吧。你先说说你关于封印术的理解吧,我评估一下,好给你讲解。”

古乐点点头,徐徐道来……

半个月后……

“风遁·大镰鼬之术!”

“汲灵封印!”

手鞠对着“我爱罗”扇出了毫无保留的全力一击,狂暴的风镰组合成狂『乱』的风浪,将地下训练室的墙壁划开一道道口子。

“我爱罗”神情自若,不急不缓手指挥动,在虚空中写下『乱』中有序的潦草封印术式,术式一成,一个黑球出现在术式面前。

黑球看似除了能诡异悬浮在空中以外,貌似没别的特别之处,直到风镰将至之时,诡异的一幕才上演。

空气受散逸空中查克拉影响形成的狂风,被吸入了黑球之中。

咔咔咔……

嘭!

就在古乐和手鞠都一脸期待的想要知道,这颗小黑球能吸收多强力的忍术时,在黑球几乎将大镰鼬之术的影响力吸收到一半时,小黑球开始不稳定碎裂,最后直接爆开,反向释放出爆炸风,将剩下一部分大镰鼬之术形成的狂风抵消掉。

一阵大风过后,头发凌『乱』的二人聚在了一起,古乐无奈道“唉,最多只能吸到这种程度了吗?看来还有待改进的空间。”

“别妄自菲薄啊,我爱罗。能将我全力一击的大镰鼬之术吸收到这种程度,你发明的汲灵封印已经相当不凡了啊。”手鞠散开头上的皮筋,简单梳理了一下,然后重新扎好,同时一边安慰道。

“说的也是,一重汲灵封印不够,我就再叠加几重上去。”古乐点点头,然后一脸残念的道,“不过术式有点复杂啊,想要在同一时间叠加多几重进去,考验的不光是手速呐……”

“偶尔休息一下好嘛,我爱罗,你看你都瘦了,还有点掉发,真是的,要多爱惜自己啊。”手鞠『摸』了『摸』我爱罗的脑袋,自打我爱罗心态转变后,手鞠就觉得我爱罗变得好相处许多,对我爱罗也渐渐的多了份对弟弟的爱怜。

对这小姑娘无礼的举动,古乐细细想了想还是不与她计较了。

手鞠说的也不错,自从半月前和千代开始学习封印术以后,古乐加大力度的学习,让我爱罗继续暴瘦五六斤,如若不是忍者身体好,我爱罗的肝都已经被他肝爆。

想想还有些不好意思,古乐点点头,“从今天开始肯定好好休息。”

“真乖真乖。”手鞠嘻嘻一笑,最喜欢听话的弟弟了。

然而,手鞠不知道,就因为她今天这句话。

受制于守鹤影响,所以从不睡觉的我爱罗,接下来大睡了三天,这可把马基他们给吓坏了。

本来封印就弱,我爱罗意识一弱,那只沙雕狸猫岂不要作妖!?

然而,第一天观察过去,发现我爱罗睡得真特么香甜,暗中观察的暗部忍者看了都羡慕不已。

这睡眠质量,看了都想陪睡……

三天后,我爱罗醒来时,心情大好,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

以前不能睡觉,除了有守鹤作妖一方面,还有那傻狗老爹经常派人“暗杀”他,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

久违的高质量睡眠,我爱罗有些沉醉。

但他知道只要守鹤还封存在他体内一天,这想法就是个奢望,现在他能安然入睡,还多亏古乐在封印之间帮他压制着沙雕狸猫。

我爱罗苏醒对马基他们来说自然是大事,暗部的人发现情况后就立马联系了马基。

马基赶到后,询问我爱罗的身体情况。

我爱罗精神头前所未有的好,两眼炯炯有神,心情都舒畅,自然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不放心的马基特请千代婆婆过来,由千代婆婆诊断一下,确认无误后才放下心来。

让马基先出去,千代婆婆想和我爱罗单独谈谈。

等多余的人离去,千代婆婆才目光诡异的说道“我爱罗酱,你难道修改了封印?”

我爱罗沉默一瞬,果断将身体控制权交给古乐,瞬间完成交接,意识无缝切换,古乐眨眨眼答道“算是吧。”

“能让我看看吗?”千代婆婆严肃道。

“讨厌啦··……”

“……婆婆我都一把年纪了,难道还会馋你身子嘛,真是失礼!”

古乐嘿嘿一笑,大方的敞开了他的衣衫,『露』出了画在身上的封印术士。

千代婆婆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封印术式的纹路,发现自己当初设计的灵媒转生术式居然特么完全看不懂了,其中还有好多奇怪神秘的图案,那是她也不曾知晓的。

看不懂,这也意味着千代婆婆也不知究竟怎么判断,想了想,便决定用外力试探一下。

手放在画着封印术式的肌肤上,注入入侵封印的查克拉,猛地觉得掌心一热,赶紧提手拿开。

看着被烫伤的手掌,千代婆婆眼珠一瞪,“好小子,你到底改动了什么,禁制居然这么强。”

“这可是机密。”古乐咧嘴笑道。

“来,乖孩子,快跟婆婆说说,婆婆再教你几招。”

“不需要!工具人,你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

“胡说什么话,大逆不道的东西,看婆婆不抽你一顿!”

被蹂躏一通后,古乐仍旧守口如瓶,千代也拿他没办法,心里很是无奈。

这半个月以来,她就从古乐那里知道了一件关于她孙子的事,而且是特别劲爆的消息。

那就是失踪的三代目风影,和不久后紧跟着叛逃的孙子蝎有着极大关系。

原来他们的三代目风影,居然死在了他孙子的手中,并且如今被改造为了蝎的一具人傀儡。

虽然不知道“我爱罗”说的是真是假,但千代却觉得自己的孙子还真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并且直觉也告诉她,“我爱罗”说的是真的。

还想进一步得知孙子的下落时,『奸』猾的“我爱罗”已经把她的羊『毛』给薅完了。

该死!这小鬼真的会钻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