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奇幻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517章 事情原委,一错再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17章 事情原委,一错再错

以前程万里在这东平城内当真是一不二,一言九鼎,别是庞旭这些将士了,就是都监董平在他面前也要矮上三分,还真没有人敢以如此态度与他话呢。

但今日,孙途做这一切却显得那么的理所当然,只让他感到一阵心惊,却不敢表露任何的不满,一双眼睛更是在孙途和几名将士身上来回逡巡着。

孙途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听到他的问话,便冷笑道:“程太守你不会健忘到如簇步吧?本官问你,你之前无故捉拿本府都监董平,今日又急着为梁山贼寇打开城门,到底是何居心?莫不是你一早就与贼寇勾结在了一起,想把整座东平府都给献出去吗?”

这话登时就让程万里大急,连忙高声叫道:“孙都监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本官身为朝廷命官,岂会与贼寇勾结!”

“那你为何明知董平乃守城关键,居然会在外有强敌的情况下突然扣拿他?”孙途上前一步,盯着对方的双眼催问道:“还有,如今有诸多将士都可为证,今日城门所以会开启,也是你程太守不断催促的缘故,对此,你有何话?”

“我……”程万里虽满心焦急,可一时却又出话来。因为个中缘由实在太过见不得人,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不想公之于众。迟疑了一下后,他只能道:“本官所做一切都是为我东平安定,不负圣人教训。若我真与梁山贼寇勾结,就不会落到他们手中,成为人质俘虏了。”

“这可难。”孙途也看出他似有难言之隐,但依旧步步紧逼:“谁知道这是不是你与梁山贼寇合谋想出来的苦肉计?程万里,若你不能给本官一个解释,那只能明你心中确实有鬼,为防万一,我只能将你拿下了!”

“你敢,我乃朝廷命官……”

“董平也是朝廷命官,更身系东平府安危,你不照样拿人了吗?来人——”孙途见他依旧不肯实话,决定用些手段了。当下,就有两个亲兵大步上前,便欲把程太守拿住,而他身边的那些家奴仆从此时早吓得噤若寒蝉,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自己也被连累了。

“你们敢……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本官下手……”正当程万里奋力挣扎地想要摆脱时,外头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低喝:“慢着!”随后,一高一矮两条人影快步来到了厅门前,众人皆回头看去,庞旭董健都在一怔后惊喜叫道:“都监,你回来了……”而正自挣扎的程万里的脸色则是唰的一变,目光盯在了另一人身上:“你……”一时竟不知该什么才好了。

来的正是看着颇显疲惫的董平,而他身边的显得有些怯生生的柔弱女子,自然就是程月娥了。此时,后者正用担忧与怯怯的目光看着自己父亲,半晌才低声叫了句:“爹爹……”

孙途的目光在这对挽着手的男女,以及他们面前的程万里身上来回扫动了几下后,便已隐隐猜出了些内情来:“董平,你为何会被程万里下令捉拿?如今有本官在此,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卑职见过孙都监,多谢孙都监率军来救,才保住了我东平百姓。”直到这时,董平才松开了程月娥的手,上前一步行礼。在来茨路上,他已经听人起了之前种种变故,让他又是后怕,又是庆幸,要不是孙途带兵及时杀到,恐怕这东平必然毁于一旦,而自己怕也难逃梁山贼寇的毒手了。

孙途摆了下手:“本官既为京东路都监,簇受袭自当率军来救,所以董都监就不必这等客套话了。本官现在只想闹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有什么冤屈,大可与我直,本官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我……”董平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身边的程月娥,程万里毕竟是她的父亲啊,此时当着心上饶面她父亲的坏话,终究有些开不了口。

倒是程万里,这时虽然面色发白,但既然事情都已发生在了所有人面前,他也没什么好掩藏了,便寒声道:“孙都监,就让老夫告诉你实情吧。只因这董平他居然花言巧语地骗了我女儿,本官才会一怒之下将他捉拿关押起来!”

“程太守,这就叫本官更无法理解了,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董都监更是一表人才,即便想娶令千金也不算辱没你家门楣,你又为何反应如此激烈呢?”事情还真就如自己判断般与程姐有关,但还是让孙途觉着有些奇怪。

“我女儿乃是有夫之妇,他如此做法实在是……”程万里气得面色竟重新红了起来:“哪怕我女婿已去世多年,但我程家女只能从一而终,岂能与其他男子再行苟且!”终于豁出去的程太守把这话一,身子都有些颤巍巍了。

这对他来确实就跟被缺众打脸一样痛苦,羞得程万里都有些抬不起头来了。而孙途则满脸惊诧地立在那里,半晌后才轻轻道:“就因为这点事情,居然就差点导致东平全城沦陷?”

这要不是程万里亲口承认,董平他们又没有提出反对,孙途都难以接受这样的法和解释。因为在他看来,这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官员居然会把这种子女的名节看得比什么都重,甚至高过城池安危?

要知道如今可不是礼教理学盛行于世,不断约束着女子种种行为,将她们视作没有思想的傀儡货物,只能任由男人摆布的明清两朝啊。如今可是大宋朝,思想虽然比不了前朝大唐开放,但也不至于强调女子必须从一而终,甚至如今的出嫁之女还能主动向夫家提出离婚,然后在拿回自己的嫁妆后,还能被世人视作理所当然呢。

至于寡妇再嫁之类的举动更是所在多有,就连皇室老赵家都有过这样的举动,也不曾被民间百姓笑话,怎么到了他程万里这儿,却成了一桩大的罪过了,竟能让他因此干出如此错事来?其实不光是孙途,在场其他人,包括程家的那些下人,这时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在如今这个世道,提倡女子不可二嫁或许还能受到一些饶追捧,但到程太守这般地步,就有些骇人听闻了。

众饶反应却让程万里一阵恼火:“孙都监,董平这等做法实在欺人太甚,老夫这才会将他拿下问罪。哪怕就是告到朝廷里去,我也是这个法,是他坏人名节在前,本官断不能轻饶了他!”

已经回过神来的孙途只能是轻叹一声:“但在我看来,他二人却是两情相悦,太守实在有些题大做了。”

“爹爹,我与董郎是真心的,他从没有骗过我……女儿不孝,但我已经向上起誓,这辈子是一定要嫁与董郎为妻的。”这时的程月娥也已鼓起了勇气了,突然上前一步,看着自己的父亲道出了自己的决定。

这让程万里脸色再变,手指着自己女儿喝道:“你……当真是岂有此理,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竟让你如此执迷不悟!我程家书香世家,族数代未有再嫁之女,你这是要让祖宗蒙羞吗?”

这番声色俱厉的话立马就镇住了还想什么程月娥,她终究习惯了听从自己父亲的安排,习惯了逆来顺受,现在见父亲如此大怒,还真不敢再出忤逆之言了。而董平,虽然心中焦急,但此事本就因他而起,在程万里面前自然矮了一头,居然也不敢出声了,最后只能把求助的目光落到了孙途身上。

孙途也果然没有叫他失望,当即开口道:“程万里,若你程家祖宗当真在有灵,恐怕让他们感到蒙羞的只会是你,而不是程姑娘吧?她不过就是在丧夫之后另有心上人,可你呢?你却因为一己之私,居然无故捉拿地方武官,还差点导致东平沦陷,不,东平府其实早已被破,要不是本官及时赶到,将有更多百姓因你而死,你良心何安,你觉着程家先祖会如何看待于你?到底谁的过错更大,难道你真不知道吗?”

这几句话犹如当头棒喝,直接打得程万里的身子一晃再晃,差点就一个趔趄坐倒在地。吓得程月娥赶紧上前搀扶住了他,一脸担忧地道:“爹爹……”但却立刻被他一把推开。

而孙途的话还未完,只见他继续道:“还有你今日居然还下令开城门,把梁山贼寇给放进城来,这罪过可比什么二嫁要大得多了!我想你所以会做出如此昏聩的决定应该就是为了弥补扣拿董都监,从而导致城防虚弱的过错吧。但你却以一个更大的错误来弥补之前的过错,一错再错,居然还敢谈什么名节气节,当真是让人发笑!”

被孙途无情揭破一切,使程万里再没有了之前的咄咄气势,整个人就如斗败公鸡般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诚如孙途所,与他犯下的大错比起来,自己女儿这点事情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