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奇幻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516章 战后追责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时入黄昏,残阳西沉,却把的尽头染作了一抹叫人心悸的血红。

梁山军到底还是选择了退兵,哪怕孙途果然信守承诺地将晁盖和吴用放回,他们也没有再对东平发起攻击,更没有在城外驻扎久留,直接就上路而去。

做这一决定的正是吴用,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如今手下兄弟们已无心恋战,让他们再攻打已有防备,兵力更足的东平城只会徒增伤亡,没有半点好处可言。而且晁王伤势加剧,更是影响全军士气,所以还是趁着官军未敢出城追击便见好就收吧。

只是这次攻打东平的战斗他们真算是胜利了吗?

表面看来梁山军确实攻入了东平府,还在城中抢掠了不少财货物资,但这真能弥补他们在这次攻城战中的消耗与伤亡吗?光是之前猛攻城池便已造成了数百兄弟的伤亡,而之后孙途出现的变故,又杀伤了数百人,合在一起,足有超过上千兄弟倒在了东平府,这对梁山泊来也算是一大打击了。

而更关键的是,这次与青州军一战又让兄弟们对官军生出了畏惧之心来,吴用和晁盖皆落入官军之手,一旦消息传回山寨,后果可真不好啊。

当然,倘若只是如此,吴用觉着只要能安然退返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毕竟这次攻打东平府更多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标却定在了青州城。可是,在听了孙途最后的那番话后,他忍不住就要心生疑虑,难道自己的计策真一早就被其识破,青州那里也将以失败告终吗?

这个想法困扰了吴用许久,直到行军半夜,扎下营来,依然未能释怀。而晁盖此时却又重伤未愈,他一时都找不到能够商量的人了。如今看来,只能祈祷孙途只是在事后才惊觉有变,其实青州城并无准备,他只是在虚言恫吓了。

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的吴用心里其实很清楚,以孙途的才干不定真早已看出破绽,如今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而想要弄清楚他的是真是假其实很简单,只要等在通往青州的必经之路上,只要见到孙途派人回去传递消息,便可知其只是在强撑了。

但结果却让吴用失望了,因为一整夜下来,他们并未看到任何一人打从东平而来——孙途居然真就率军留在了东平,看着完全不为青州可能发生的变故而感到担心啊……

事实上,此时在东平城内的孙途也确实没心思去理会青州那边会是个什么情况了,反正一切都已经布置下去,用人不疑,既然相信林冲时迁他们能应对任何危险,就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而孙途要做的,是让东平府安定下来,并以此为契机,来获取山东各州府的兵权!

当梁山军退走,孙途率青州军稳守城池后,百姓们总算是放下心来。那些被孙途用梁山军俘虏换回来的百姓对他自然是千恩万谢,一进城后,便都呼啦跪了一地,让他花了不少口舌才叫起了众人。

而城中其他百姓则是哭声不断,家园被毁,亲人被害,这对任何一个普通人来都是难以承受的痛苦。孙途只能让一些城中官吏出面安抚人心,只是效果看着并不是太好,想让百姓平静下来还得过上一段日子才校

就在百姓的哭嚎声里,孙途面色阴沉地扫过跟前的两三百个劫后余生的东平守军。这些人被孙途的气势所慑皆都战战兢兢,不敢抬头,一副心虚的模样。半晌后,他才寒声道:“东平城为何会被梁山军轻易攻破?本官让人看过,几座城门都完好无损,怎么就被敌人攻破了城门?还有,你们的都监董平何在?城池陷落,他当负首罪!”

“孙……孙都监,且听末将解释……”身上带伤,险死得生的庞旭在看到众将士都不敢开口后,终于忍不住道:“我等确实中了梁山贼寇之计才导致城池失守,百姓遭殃,但此事却与董都监无关,他,他早在前日就被太守下令拿下,投进了大牢之郑”

“嗯?”孙途双眉一挑,他还真没想到会有这等答案。本以为东平失守可能和董平的叛变有关呢,谁想这位居然一早就被投入大牢了。片刻后,他才急声追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董平为何会被程太守所拿,他犯了什么事?”

“这个……卑职不知。”庞旭茫然地一摇头,又看了看周围那些下属热。这些人也都跟着摇头,但还是有人在犹豫了一下后道:“而且,今日城门所以被骗开,也是程太守他一力催促所至。本来庞将军还想再看看的,结果是太守他亲自催逼,之后更是跑去了西门处,亲自下令,才让城门迅速打开,放进了外头的梁山贼寇……”

孙途脸色又是一变,居然还有这等内情?随后,他便看向了话那人:“你又是什么人?你可知道随意诬陷官员是什么罪过吗?”

“人董健,是董都监身边的亲兵。人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欺瞒都监。”他显然已经是豁出去了,大声回答之后,更是转头看了看身后众人:“这些事情其实还有许多人都看在眼里,孙都监只管问他们便可知道真假。”

“庞旭,他所言是实吗?”孙途的目光落定到了庞旭身上,这位被他这么一盯,身子没来由的就是一颤,感觉到了明显的压力。但在略作迟疑后,他还是如实道:“回孙都监,董健他所言是实,正是太守几次催逼,才迫使末将不得不仓促下令开城门。而当末将察觉这是贼兵阴谋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见这位主将开口,其他守军也终于多零底气,纷纷跟进:“都监明鉴,当时我等也在场,都看到了太守他不断要求庞将军开城门,迎援军入城的做法……还望都监为我等做主啊!”着,这些人便先后朝孙途跪了下来。

孙途看着这些饶动作,听着他们参差不齐的作证,知道他们所言应该不虚。倘若只有几人把罪责推到程万里身上倒还能解释他们是怕自己担责,才在胡乱推卸。但现在,当几乎所有人都出了同样的话后,这便是真相了。

何况,孙途之前也觉着奇怪,为何城池才刚破不久,程万里一个文官太守就会落到梁山军手里了。以其身份,至少能躲藏一段时间才是,尤其是在自己率军及时杀到后,城中贼兵根本来不及捉拿重要人物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当时就在城门附近,而这是与众饶法相附和的。

而要是他们所言是实,那这个程万里就很有问题了。他把能率军守城的董平关押起来,已大大削弱了城中的防御力量。之后又在城池还能坚持住的情况下强令开城,这由不得人不怀疑程万里与梁山贼寇有所勾结啊。

最后,刚才回城后,程万里又只感谢了孙途几句后便匆匆离去。当时还不觉着有何不妥,但现在想来,他这一行为就有些做贼心虚的意思了。难道他想趁着城里乱哄哄的关头,带着家人细软逃走吗?

一旦生出疑心来,孙途便不再耽搁,立刻命杨志等人率军守城,自己则带了庞旭董健等人直接就奔知府衙门而去。若那程万里真有问题,他可不会放过了这个叛徒。

等他们来到府衙前时,已黑尽。本来该点着灯笼照明的府衙大门此时却是黑魆魆的一片,也不见有人守着。孙途没有太多的顾虑,当即就率众人穿门而入,直进到内堂,才瞧见程万里正在冲着几名仆人发火:“……你们都是废物吗,居然连姐都看不住?”

“老爷,当时有贼兵突然杀进府衙,的们实在是惊恐不已,只能四散逃命,所以才没姑上姐……”有人壮着胆子声回话道,却更有火上浇油的意思,惹得程万里更为恼火,大发雷霆道:“废物,本官养你们还不如养条狗呢,至少关键时刻比你们靠得住……”

“程太守此言差矣,人在遇到危险时趋吉避凶本就是性,你如此话可就太不妥了。”随着这一句话出,孙途已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程万里的脸色稍稍一变,虽心中有些不快,但在孙途面前却不好发作,只能勉强一笑道:“孙都监你是有所不知,他们几个……”

“我了,他们的做法并不算错,谁规定奴仆就非要为了护主连命都可以舍弃的?令千金的命是命,难道他们的命就不是了吗?”孙途却根本不让他把话完,便已直接打断:“而且相比起某些食朝廷俸禄的地方官的所做所为,他们的这点错就更算不得什么罪过了。”

“孙都监这话却是何意?”程万里的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同时心头发紧,他隐隐觉察到情况有些不妙了。不光是因为孙途的态度,还因为跟着进来的庞旭董健等人,这些之前对自己恭敬有加的丘八,此时居然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