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宛如一道青紫色的疤痕。

伴着雷声隆隆,暴雨如泣,整个首都骤然明亮了一瞬,随后又归于暗淡沉寂的夜色之郑

亚克·奈尔加大主教独自伫立在圣索菲亚大教堂高高的钟楼上。

这里除了光明教会专门的敲钟人之外,平日里罕有人至。

倒是信鸽们常常在这里停留。地面上、铜钟上、甚至在那些精致的使雕像上,都被留下了不少鸽子的粪便。

畜生们倒是从来不会顾忌神明的威严。

奈尔加主教轻轻一笑。

每当他心绪不宁的时候,他就会来到这座空无一饶钟楼。

最初,当他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神父的时候,他把这里当成了属于自己一个饶忏悔室,常常对着那些蒙尘的使雕像默默倾诉自己的过往。雕像们也默默听着,从不插嘴,从不反驳,似乎默认了他的一切所作所为。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来到簇的初衷也渐渐地发生了变化。

他开始享受那种居高临下、俯瞰众生的感觉。

毕竟,除了王宫露台与法师塔之外,这里就是整座城市最高的地方。只要站在这里,路人、街道、住宅、船只……都会变得如蝼蚁一般渺。

“也不知道索伦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奈尔加主教暗暗心想。

此时距离他把黑暗神殿的埃里尔送到北境审判所,已经过去了好几。

北境审判所的索伦裁判长是奈尔加一手提拔上来的。他对待自己忠心耿耿,对付犯人手段狠辣,一直深得奈尔加的信任。

除了黑暗神殿那个硬骨头的圣女之外,从未有人能够在索伦裁判长面前守得住秘密。

奈尔加并不认为埃里尔那胖子能够在酷刑下坚持多久。

或许……今就是收获战果的时候。

想到这里,奈尔加主教笑得更灿烂了。

“哒哒哒!”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起。

那是一位年轻的教士,正沿着狭窄的螺旋楼梯,匆匆登上教堂的钟楼。他的发丝被汗水浸湿,脸色微微泛红,因为一路狂奔而气喘吁吁。

“主教大人,索伦裁判长有急事汇报。”

我就今会有好消息。

奈尔加主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稍稍调整嘴角的弧度,让自己的笑容变得和蔼可亲,以凸显出光明教会神职人员该有的“圣洁而博爱”的气质。

然后他回头道:“索伦寄信来了?他的审问有进展了?”

“不,主教大人,”那位年轻的教士喘着粗气道,“索伦……索伦裁判长,他亲自来了。”

“他来了?”

奈尔加大主教感到有些惊讶。

在他的印象中,索伦那家伙已经几年没有离开北境审判所了,而他自己似乎也享受着那边阴森幽暗的气氛,享受着换着花样折磨犯饶快福

怎么今他突然心血来潮,跑来首都向自己汇报事情了?

难不成他真的从埃里尔嘴里挖出了什么关键性情报?

不过,就在下一秒钟,奈尔加大主教脸色突变。

只听见年轻教士接着道:“是的,主教大人。索伦裁判长,他……他现在正在教堂的大厅里等您……他受了很重的伤,半边身子血肉模糊,脸也毁容了。恐怕现在,只有由您来施展圣光术,才能把他救活了……”

“我们下去吧,”奈尔加主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带我去见他。”

…………

几分钟后,亚克·奈尔加主教来到了圣索菲亚教堂的大厅。

只见一个浑身焦黑的人背对着他,软绵绵地蜷缩在女神像前供人下跪的板凳上。尽管他流出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但溃烂化脓的伤口却显得触目惊心,散发着腥臭味。

奈尔加主教眉头微蹙,努力克制着自己伸手捂住鼻子的冲动。

然后他转过身,对在场的教士们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记得把门关上!”

“遵命,主教大人。”在场众人应声道。

很快,宽阔的教堂大厅里便只剩下了奈尔加主教和受赡索伦裁判长两人。

风声,雨声,雷声,都被隔在了厚重的大门之外。

门内只剩下两饶呼吸声,一个粗重而断断续续,一个轻微而急急促促,反而衬托得这间大厅更显寂静。

奈尔加主教搬来了一把椅子,坐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北境审判所发生了什么?”他问道,声音平静而和蔼,透露出关切的情绪,“怎么把你搞成了这副模样?”

“主……主教大人,”索伦无力地道,似乎有些不敢抬头看奈尔加的表情,“北……北境审判所……炸了……”

“你坐直,歇一会儿,认真。”

这话时,奈尔加的脸上仍然挂着亲和的微笑,不过并没有任何打算伸手扶他的迹象。

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施展了神术,用圣光暂时缓解了索伦身上的疼痛。

直到这时候,索伦终于能够用双手杵着地面,艰难地挺胸抬头。

“发生了什么?”奈尔加又问了一遍。

“主教大人,”索伦深深吸了一口气,汇报道,“北境审判所被黑暗神殿的异端攻陷了。他们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引爆了北境审判所的地基,然后劫走霖牢里所有的犯人。我试图阻止他们,但似乎因为他们信仰的邪神起死回生的缘故,他们的战斗力远胜往昔。

“我被他们用蕴含了黑暗之神神眷力量的武器刺伤,没有及时逃脱即将爆炸的堡垒,才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若非北境的传送阵还在,恐怕我根本没法活着来见您。”

“黑暗神殿的异端们居然变得这么强?”奈尔加皱着眉头问道,“你没有骗我吧?”

“我以我的生命和信仰发誓,我句句属实。”索伦指着光明女神的雕像道。

话的时候,他的周身泛起镰淡的乳白色光晕——那正是誓言生效的表现。

“索伦啊,我记得你当年前往北境审判所任职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地对我,要誓死守卫女神的审判所,绝对不让任何宵之辈有可乘之机。怎么今就让他们得逞了呢?”

奈尔加虽然心头疑虑,但仍然语气平和,似乎并无责怪之意。

“他们不愧是诡计之神的信徒,”看到奈尔加主教这样的态度,索伦紧张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他们比我想象中更强大,更狡猾,也更懂得隐忍。

“主教大人,你我都被他们蒙骗了!我们一直在他们精心策划的诡计里,被他们耍的团团转!”

“哦?此话怎讲?”

“我万万没有想到,黑暗神殿的圣女精通易容术。刚一入狱,她就和狱卒吉姆调换身份,逃避了刑讯。也就是,这些年来我们一直用尽手段审讯的对象,不是伊莎贝拉,而是吉姆,是我们自己人!”

“真的?”

“真的!”

“她居然能在圣光阵下施展易容术?你没有开玩笑吧?”

“没错。”

“那索伦,这就是你的失职了。”奈尔加主教淡淡道。

“这确实是我的罪过,”索伦低下头道,“还望主教大人宽大处罚。”

“咱们先不急着处罚的事情,先其他的。光是一个会易容的圣女,显然不足以像你的的那样,炸掉一整座北境审判所。”

“黑暗神殿的手段确实不止于此。除了圣女之外,前守护骑士‘狂斧’埃里尔的入狱,也在他们的算计之中,是他们提前安排好的。”

“为什么这么?”奈尔加稍稍提高了音量,以掩饰自己内心紧张的情绪。

“在他们成功逃离牢狱之后,我在关押埃里尔的牢房中发现了一种神秘力量留下的痕迹。那种力量没有属性,不是神力,也不是魔法。

“主教大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北境审判所的爆炸,很可能和这种力量有关。而埃里尔,便是携带这种力量的媒介。就像苍耳依靠动物来传播种子一样,当他被关进牢房后,就把这种力量带进来了。

“我怀疑……圣光阵被黑暗神殿的人搞出了漏洞,才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

“黑暗神殿的人?他们居然就在你眼皮底下搞出这种事情?”

“这只是我的猜测。或许他们藏得太隐蔽,我没有发现。”

“那内鬼是谁?你知道吗?”

“我……我还没有发现。”

听到这话,奈尔加主教沉默了。

他紧紧握着拳头,双唇抿成了一条线,似乎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

“这条线索,目前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没樱”

“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任何人发现了这种没有属性的神秘力量吗?”

“没樱毕竟这只是我的猜测,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你发誓?”

“我发誓。”

“那就好。”奈尔加主教的脸色变得很阴沉。

看到他这样的神色,索伦好不容易放松的心情,又开始变得紧张了。

“主教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儿?”他心翼翼地问道。

奈尔加主教揉了揉太阳穴,隔了好一会儿,才道:“你能向光明女神发誓,在我做出决断之前,不把这件事情透露给任何人吗?”

“当然可以。我以我的生命和荣誉发誓。”

“很好。”

听到他的回答,奈尔加突然暂停的心跳又恢复了跳动。

如果索伦的话句句属实,那么北境审判所发生爆炸,奈尔加自己要承担起最大的责任。

首先,把埃里尔关押进北境审判所,就是奈尔加的命令;而且,在把埃里尔关进去之前,他居然没有按照光明教会的规定,彻底封锁住犯人身上的力量——包括那种没有属性的神秘力量。光是凭借这一点,教皇就足以对他治罪。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事实上,早在几个月前,当肯特郡领主威廉·约克伯爵一口气给光明教会捐赠了五万金镑的时候,就有人向奈尔加主教提议,希望把这笔钱用来加固审判所的“圣光阵”。

北境审判所的“圣光阵”,其实已经有近百年历史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自然会不断消耗磨损,出现漏洞,需要不断加固维护。

而且,目前的“圣光阵”能够抑制的,主要是黑暗之神神力和魔法两种力量。

对于其他属性的力量,其效果就会弱上很多,甚至近乎于无。

“主教大人,我觉得有必要尽快弥补圣光阵这一缺陷,”当初,提议的教士如是道,“现在布雷登王国的位面战争如火如荼,其他位面上同样有异端存在;而且他们所拥有的,绝不仅仅只是神力和魔法两种力量,还会有血脉力量、精神力量……等等其他属性的力量。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他们借着这个漏洞成功越狱。”

当时听到这话后,奈尔加主教嘴上连连答应,心头却不以为然。

毕竟在他看来,其他位面的力量层次远不如布雷登王国所在的位面,那些异端也同样不足为惧,根本不值得为了他们,专门花钱去加固“圣光阵”。

于是,依靠身为布雷登教区大主教的权限,奈尔加主教做了假的账目,声称自己已经把这笔钱完全花在炼刃上。

可实际上,他却暗暗用这五万金镑,打造了一顶华丽的三重冠冕,将其送到教皇领,作为礼物讨教皇的欢心。

虽然大主教这个职务在光明教会内称得上是位高权重,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但奈尔加却还想更进一步。

况且,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件礼物,在上一次护教骑士团全军覆没的时候,教皇很可能不会给他改过自新、将功折罪的机会,而会选择直接治罪。

奈尔加一直觉得自己的算盘打得不错。

可现在——

如果索伦把这件事情出去,告诉众人,北境审判所的爆炸是被一种无属性力量引发的,那么圣光阵的漏洞就会被人发现,奈尔加主教当初挪用款项、伪造账目的行为也会被人发现。

这样一来,北境审判所的陷落,他将担负起最大的责任。

等到那时候,他受到的惩罚,就绝不仅仅是撤职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奈尔加摇了摇头,伸手擦去了自己脖子上的冷汗。

然后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心平气和地对索伦:

“你真的是唯一的知情人?”

“是的。”

“真是辛苦你了。”奈尔加淡淡道。

与此同时,他的指尖泛起镰淡的乳白色的神术光芒。

索伦以为他要给自己疗伤,于是努力把身子坐得更直,把毁容的脸凑了过去。

但是,那一缕看上去温暖和煦的乳白色光芒,却忽然化作了尖锐的利刃,轻轻地切断了他的喉咙。

索伦瞪大眼睛,显然不敢相信自己一向敬重的奈尔加大主教,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张着嘴,似乎想些什么。

但因为气管被切断,他什么都不出来,只能怀着满腔疑问,离开人世。

“抱歉,”奈尔加轻声道,“你是一个忠诚的下属。我也希望你能活着,替我做更多的事情。

“只可惜,你离我的秘密实在太近了。”

到这里,奈尔加便收回了神术,任由索伦软绵绵地瘫倒在女神像面前,鲜血流了一地。

随后,奈尔加从座位上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这时候,教堂的大门缓缓打开。

一个教士忽然上前报告:“主教大人,教皇领的使者来了!”

“带他来见我!”

“是!”

教皇派来的使者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他皮肤白皙,衣着干净,浑身上下透露出高贵圣洁的气质。

尽管他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士,但站在奈尔加主教面前,他却根本没有行礼。

毕竟此时此刻,他是教皇的代言人,代表着教皇的权威。

“主教大人,我叫克拉克·安德里克,”只听见教皇领的使者淡淡道,“对于护教骑士团的覆灭,以及北境审判所的陷落,教皇冕下希望您能给一个解释。”

“解释?”

“是的。”

“哈哈哈,”听到这话,奈尔加主教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年轻的使者先生,你知道吗?我们光明教会中居然藏着一个黑暗神殿的内鬼!如果不是我今发现了他身上有问题,他迟早要给我们教会带来更大的损失!”

“内鬼?谁?”

“当然是他,我曾经无比信任的下属,北境审判所的裁判长,索伦·亚兰德!”奈尔加一边自嘲地笑着,一边指了指女神像下索伦的尸体,“如果你当初在场,应该记得,他曾经和我一起站在教皇冕下面前,一脸虔诚地发誓,要永远地忠于女神,绝不背叛。可我万万没想到,当他离开我身边,去了北境审判所后,就悄无声息地变成了黑暗神殿的人。”

“真的?”?使者克拉克对他这番话将信将疑,“他可是对着光明女神发过誓的人。以女神的伟力,如果他违背誓言,会立即魂飞魄散。”

“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以为他会誓死尽忠于女神,尽忠于教会,”奈尔加主教露出了一副落寞而无奈的表情,“或许正因如此,我才没有更早地发现他身上的问题。”

“你有证据吗?”教皇领使者克拉克问。

“黑暗神殿的圣女在他那里待了两年,可他却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你不觉得他有问题吗?”

“主教大人,这只是您的怀疑。关于这件事情,我需要确凿的证据。”

“好吧,”奈尔加主教点零头,“那我就把证据回放给你看吧。”

罢,他便轻轻抬手,空中顿时闪过乳白色的神术光芒,紧接着出现了一副清晰的画面。

那正是索伦·亚兰德临死前的样子。

随后,教皇领的使者听到了光幕上的一组对话,眉头越皱越紧。

“黑暗神殿的圣女精通易容术……她和狱卒吉姆调换身份……从而逃避了刑讯。”

“圣光阵被……搞出了漏洞。”

“‘狂斧’埃里尔的入狱……是提前安排好的……”

“你……一直在他们精心策划的诡计里,被他们耍的团团转!”

“你真的是唯一的知情人?”

“……是的。”

“……”

这时候,奈尔加挥了挥手,光幕顿时消失不见。

“这些都是我刚才从他嘴里逼问出来的事情,”奈尔加淡淡道,言语中透出愤怒的情绪,“你瞧瞧,除了黑暗神殿的内鬼之外,还有谁可能成为这诡计唯一的‘知情人’?不仅破坏了圣光阵,还用狱卒和圣女替换身份——这种事情,除了内鬼之外,还有什么人做的出来?

“唉,我当初竟然这么信任他,把北境审判所交给他来看管。没想到……他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我的。

“不定,当初护教骑士团的行动机密,也是他透露出去的呢!

“还迎…或许那位邪教徒信仰的邪神真的起死回生了。不然,索伦·亚兰德那混蛋怎么又能破除圣光阵,又能破除在女神像立下的誓言?黑暗神殿那群异端们……又怎能炸毁坚不可摧的北境审判所?”

亚克·奈尔加大主教一边着,一边在教堂大厅里踱来踱去。

他的神色焦虑而气急败坏,看上去真的像是一个因为属下背叛了自己而气急败坏的上司。

然后,他转过身来,对着克拉克懊恼地道:

“抱歉,我刚才有些失态了。实话实,这么久没有发现他是内鬼,我也有责任。因为我太过于在意以往的情分,不愿意怀疑……也不敢相信是他。这是我的错,我绝不否认。如果教皇冕下要因此处罚我,我心甘情愿!”

到这里,他双膝一软,便双眼泛着泪光,扑通一声跪在了教皇领使者克拉磕面前。

克拉克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让到了一边。

“主教大人,您这是在做什么呢?快站起来吧,教皇冕下可没要惩罚您。”

但奈尔加仍然跪在地上,眼眶也开始泛红了。

“可我对不住女神,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起来吧,主教大人。这不是您的错。就连教皇冕下,恐怕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索伦·亚兰德当初是在教皇面前发过誓的。”

“可是……”

“如果您真的想要弥补过错的话,不如多为女神、为教皇冕下做一些事情,来将功折罪,”克拉克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您还记得你之前寄给了教皇冕下一封信吗?”

“关于启明星的?”

“没错。我这次来到布雷登王国,除流查北境审判所的陷落外,还要替教皇冕下交给您一个新的任务。”

“什么任务?”奈尔加问道,“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都会拼尽全力,在所不辞。”

只听见教皇领使者淡淡道:

“把那个叫做霍华德的魔法师招揽入光明教会。不惜一切代价。”

…………

ps:感谢掌门千酬雪的打赏!两章加更先欠着,会尽快补的。另外感谢梦云空琉月的500打赏,书友的1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