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盛世为凰 > 第2471章 刘越泽离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南烟看着他:“为什么?”

祝烽淡淡说道:“今天刘越泽出京,你舅父,还有其他几个人都去送他了。”

“什么?刘越泽出京?”

南烟听得一愣。

自从上次因为心平的事召见她之后,她也有许久没听到刘越泽的消息了,不过,本来自己身后为妃,跟前朝官员也不该有什么来往。

但听说他离京,她还是大感诧异。

于是问道:“刘越泽怎么会离开京城呢?是请假回乡探亲吗?”

祝烽淡淡道:“不是。朕让他外调他处了。”

“啊?”

南烟更是吃了一惊。

“他不是一直做内阁文书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外调他处呢?”

“……”

这一次,祝烽没说话,只眼神淡淡的,透着一点不悦。

南烟再一想,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她看着祝烽,轻声道:“皇上,皇上不会是为了心平的事,所以要将他遣出京城吧。”

“……”

祝烽仍旧没说话,但那神情,分明是默认了。

南烟顿时哭笑不得。

说道:“皇上,这件事,又不是他的错,分明就是心平自己看到了腌臜的东西不学好。”

祝烽立刻道:“浑说!”

“……”

“朕的女儿,原本是好好的,都是因为他带坏了心平。”

“皇上……刘越泽也太无辜了。皇上就因为这件事,将他遣出京城,这对他太不公平了。”

祝烽冷冷说道:“这有什么不公平的。朕吩咐的事,他们这些拿着朝廷俸禄的人就该去做,只不过是选谁不选谁的问题。他适合,自然就该让他去。”

“……”

“哪怕没有心平的事,朝廷的调度,他也没有资格拒绝。”

“……”

这一回,南烟说不出话来。

虽然,祝烽说得义正辞严,也的确,官员们拿着朝廷的俸禄,就应该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但不知怎么的,她总感觉这里面有一点这位“傻父亲”的公报私仇。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多说也无用。

再说下去,反倒有了后宫干政的嫌疑。

于是只能轻声问道:“那他,他是去哪儿呢?”

祝烽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说能是哪儿?”

“嗯?”

南烟又是一愣,在看了看他手边那张纸上抄录的《益州志》的那段话,立刻有些明白过来,轻声说道:“皇上是打算让他去成都那边?”

祝烽这才出了一口气,冷冷说道:“朕是有心,要重新带动蜀地的织锦业,就必须先要有人过去实地勘察蜀地的情况。西南一地,原本就是朝廷最难管辖的地方,朕也需要派个有能力的人过去才行。”

南烟笑道:“那他这,也算是升官了吧。”

“哼。”

“那这可太好了。”

祝烽冷哼了一声,又道:“不过他到底还年轻,朕不可能真的将蜀地交给他。只是让他过去勘察一下情况罢了。若真的要封疆一方,朕需要一个更靠得住的人。”

南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这位“傻父亲”到底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是身系万方的皇帝,他的举措,也不能凭着自己的心情和好恶来。

朝廷的举措,不可儿戏。

刘越泽的确年轻,他的资历和能力也完全达不到封疆大吏的地步,不过,让他离开京城,离开有顾亭秋的内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历练历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有的时候,年轻人就是要经历风雨,才能成长的。

只希望他一切顺利就好。

南烟低头看自己沏的茶已经被喝得差不多了,便殷勤的说道:“妾再为皇上续上水吧。”

祝烽摆了摆手,南烟便捧着茶杯过去。

刚重新续了水端过来放到他手边,祝烽还没来得及端起来喝一口,玉公公便在外面禀报。

“禀皇上,贵妃娘娘,薛太医到了。”

南烟抬起头来。

祝烽道:“进来吧。”

玉公公推开门,让拎着药箱的薛运走了进来,他行了个礼,退出去将门关上了。

今天外面是烈阳高照,只开一下门,都能感觉到一股热浪冲了进来,御书房里的人都感到脸上扑来了一股热气。

再看一旁小几上的冰盘,都化了不少了。

南烟便让那小太监重新换了一个冰盘过来,又让他退出去,屋子里便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薛运走过来,叩拜道:“微臣拜见皇上,拜见贵妃娘娘。”

“平身。”

“谢皇上。”

薛运站起身来,不知是因为被晒得难受,还是别的原因,她起身还摇晃了两下,才站稳的。

南烟看着她脸上的汗水,几乎将整张脸都淹没了一般,幸好她身为女医官,倒也不像后宫的嫔妃一样要涂脂抹粉,否则这样一路毒日头晒着走过来,汗水早就将妆都洗花了。

即便这样,她的衣裳,是特制的官府,也比他们的衣裳要厚重得多。

脸上都那么多汗水,只怕内里也湿透了。

南烟说道:“薛太医一路过来,辛苦了。”

薛运忙陪笑道:“娘娘言重了。”

南烟道:“本宫看你脸色不太好,当心别中暑了。”

“谢娘娘关心,微臣只是——不太习惯这边的天气。不过无妨,微臣自己熬了解暑汤喝了,不会中暑的。”

“那就好。”

祝烽将桌上的奏折,还有自己抄录的东西都放到一边,然后说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是。”

薛运便放下了药箱,和往常一样,先拿了一片香,投到香炉里。

然后,便取出了银针。

就在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到祝烽的身边准备给他施针解毒的时候,外面却又响起了玉公公的声音。

“皇上。”

“嗯?”

祝烽微微蹙眉。

就算别人不知道,就算玉公公也并不是确切的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但过了这么久,他已经很清楚,在这段时间里,御书房是不能打扰的。

怎么这个时候,反倒还来禀报事情?

祝烽却没有立刻发怒,而是抬了一下手,让薛运暂定,然后沉声问道:“何事?”

玉公公站在门口,轻声说道:“有信来。”

一听这话,祝烽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