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奇幻 > 最强吞噬升级 > 第257章 十五连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陆平安所学所练的剑招,多是以进攻为主。

唯有剑五寒冬,算是具备有一定防御能力的招式。

或许在传授这些剑意的燕老八看来,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但陆平安这次是确实陷入了无法进攻的困境,只能被迫防守。

好在寒冬剑意,足以凝聚到极其坚固的程度,再加上还有黑甲护体,便构成了相当强悍的防御。

哪怕那些土刺疯狂冲撞而来,陆平安也只是受了点伤,还不至于输掉比试。

而从围观众人的角度看去,那椭圆形的冰球,显得尤为坚不可摧。

那么多蕴含着沉猛剑意的攻击,都没能将其冲破,反而是那几十根土刺,碎裂成了无数的小土块,悬浮在半空中,遮蔽了大量天光。

滕威发动如此猛攻,消耗了大量灵力,此时不由是大喘粗气,抬头看向那冰球,眉头微皱。

那冰球并未破碎开来,但还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人们甚至可以依稀看到,里面有一团鲜红,那应该就是陆平安吐出来的血。

在人们的印象中,这是陆平安第一次受伤吐血,毫无疑问,这也是陆平安至今被逼得最惨的一次,不断上台挑战,又不断失败的稷下学子一方,似乎已是胜利在望。

但即便如此,在汪教习没有正式宣布结果之前,谁也不敢高兴得太早,他们现在可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去低估陆平安了。

滕威深吸了口气,挥动起大剑,道:“你输了!想要在我稷下学院耍威风,你还太嫩!”

漂浮空中的土块,再次动弹起来,从四面八方,齐齐向那几欲破碎的冰球,疾速聚拢而去。

可就在这时,只听咔咔几声轻响,冰球竟是主动碎裂开来。

一道剑光闪耀,碎开的冰块,又尽数化为水团,飞向那些笼罩而来的土块。

滕威冷笑道:“又是水系?土克水你不知道吗?何况刚才你也已经试过了,故技重施有什么意义?”

陆平安没有回答,也并未顾及嘴角的血迹,只是持续挥剑,发出道道斩击。

而其实他这次所斩出的,乃是纯粹的水流攻击,像是直接泼洒在那些土块之上。

此前他的想法是以水凝成冰,和滕威的土系攻击,打个硬碰硬,但事实证明那行不通。

于是,陆平安就换了一个做法……

那些水流斩击没有显现出强悍的威力,却是以惊人的速度,遍布在了诸多土块上面。

紧接着,陆平安再一挥剑,风雪狂涌,寒气扩散,所有入侵到土块内部的水流,顿时凝结而起!

而后,便只见那些正要攻向陆平安的土块,全都被覆盖上了白色的冰霜,攻势不再凶猛,只是在空中艰难缓慢地移动着。

滕威脸色一僵,道:“这……这不可能!就算你的想法没错,但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施展出能压制我灵力的冰系剑法?”

若是使用寻常的冰系剑法,陆平安想要压制,滕威散布在土块里的力量,确实是极为艰难的一件事。

就算真的做到了,陆平安也会维持得相当吃力,从而没办法再进行其他攻击。

但就连身为剑阁学子的滕威,都没有发现的是,那不是剑法的强行压制,而是一定程度的封印效果。

所谓封印术,就是专门用来封锁或限制灵力流动的,自然就能较为轻松地,阻拦住滕威的攻势。

正因为此,陆平安尚有余力,再度于剑刃之上,点亮了金色光芒!

那漫天的土块,将争鸣台四周遮挡得一片阴暗。

此刻,却被陆平安以剑光照亮,灿烂之极,恍如烈阳高照!

“你以为这就能赢吗?妄想!”

滕威暴喝一声,一剑指天,周身厚土滚滚涌动,形成一条由岩土堆成的巨龙,拔地而起!

陆平安没再理会那些被冻结住,缓缓挪动的土块,当即转身俯冲而下,拂柳剑金光大盛,照耀四方!

“不是妄想,是我一定会赢!”

随着这声大叫响起,金光浓烈到极致,便点燃了熊熊火焰!

远远看去,仿佛如陨石从天降落,金色大火无比炽烈,拖动出长长的白色气流轨迹。

剑四,秋火!

轰!

土龙上冲,剑火向下,两者猛然碰撞,声势如若天崩地裂!

残焰与碎土,向四周喷溅而出,不断撞击在争鸣台的防护法阵上,发出剧烈颤抖。

旋即,人们只见陆平安手持利剑,带动着暴烈燃烧的金色火焰,一路向下贯穿而去。

隆隆作响之下,那从地面升向半空的岩土巨龙,轰然崩塌!

滕威大吐鲜血,立马又感受到有危险袭来,身子急急向后退去。

陆平安从漫天砸落的岩土中冲出,大火缭绕,以所向披靡之势,一剑直刺!

滕威急忙挥出土黄色的斩击,却根本无法抵挡陆平安的攻势,最后来到争鸣台边缘,退无可退,他只能举起大剑,格挡在身前。

锃的一声厉响。

陆平安猛刺而出,同时大火喷涌,两股力劲一并落在那宽阔的剑刃之上,顿时就将滕威整个人击飞了出去,重重摔落争鸣台之外。

全场几乎一片死寂,鸦雀无声,众人看到这个结果,无不是瞠目结舌。

就连自始至终都神色平淡的汪教习,这时也不由深深看了陆平安一下,眼神复杂。

但很快,汪教习就恢复了平静,大喊道:“陆平安胜,这是他的第十五连胜!”

听到这句叫喊,众人才从惊愣之中清醒过来,然后又转头向陆平安看去,依旧是难以置信。

要说前面的十四场战斗,陆平安是凭着境界优势获胜的,那些稷下学子们,倒也还能勉强接受。

可现在的事实是,修为境界更高,又是剑阁真传的滕威,居然也败在了陆平安的手底下!

这就让那些稷下学子们的心思,变得十分复杂了。

愤怒和耻辱的情绪,依然存在,只是多出了一种质疑感。

不知道究竟是因为陆平安这个人太强了,还是他们过于自以为是,总以为稷下学院就是东大陆第一,向来瞧不起其他势力的弟子,所以在被人刺破幻想,把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才会觉得难以接受?

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所谓的骄傲,在此刻的陆平安面前,已是荡然无存!

不过,陆平安击败滕威,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剧烈咳嗽几声,便咳出了一滩浓血来,体内的灵力,也消耗很多,脸色微微发白。

站在台下的陶玉珊,看到陆平安取胜,心生喜悦,但这时见状,又不禁一惊,问道:“陆平安,你没事吧?”

陆平安摇了摇头,道:“死不了,还能撑得住,不必担心。”

汪教习问道:“需要休息?”

陆平安点头道:“嗯。”

汪教习道:“那行,暂停半炷香,有想要挑战的人,准备好上台。”

随后,陆平安又取出几枚丹药,递给汪教习进行检查。

“嗯,没问题,属于是规定内允许服用的疗伤恢复丹药。”

通过检查后,陆平安便向台下的申志业执事,拱了拱手,算是道谢,然后就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服下丹药,缓缓运功调息。

在这个过程中,身受重伤的滕威,已经被剑阁弟子们搀扶了起来。

可他们却发现,滕威的大剑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凹坑,上面还有点余温,明显就是陆平安造成的。

滕威那个原本要被安排上台的师弟,狠狠瞪了陆平安一眼,道:“陆平安是吧?这件事,我们剑阁记下了!”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滕威突然一巴掌扇在了那个师弟脸上,骂道:“你在胡说什么?上了争鸣台,无论胜负,都不得在私下进行报复,这点规矩你都不懂吗?”

那师弟愣了一会,低下头道:“师兄教训得对,是我一时冲动,忘了规矩,该打。”

滕威拱手对汪教习地说道:“教习莫怪,我回去会好好教导我师弟的。”

汪教习挥了挥手,语气漠然地道:“快疗伤去吧。”

“走!”

滕威轻喝一声,便带着那几个剑阁弟子,以及败北的战绩,就此离去。

而此时,陆平安仅剩最后一场,那些稷下学子们,也不知道还有谁会去上台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