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掌欢 > 第248章 唯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都督,三姑娘回府了!”一名下人来报。

“小公子如何?”

“小公子被人背着,看起来精神还好。”

骆大都督松口气,再问:“三姑娘没让人送信过来?”

“没有。”

骆大都督无奈起身。

看样子笙儿准备瞒下来了。

这是怕他知道辰儿受伤了怪罪她?

见骆大都督起身,下人忙道:“三姑娘往这边来了。”

骆大都督一屁股坐了回去,黑着脸道:“滚出去!”

见下人还没动,骆大都督瞪眼:“嗯?”

“回禀大都督,三姑娘还提了食盒。”

骆大都督眼一亮,竭力控制着陡然激动起来的心情,淡淡道:“出去吧。”

下人一脸恭敬实则气定神闲出去了。

就知道大都督听说三姑娘带着吃的过来生不起气来。

门关上,骆大都督突然觉得时间有点难熬。

他拿起书册随便翻着,翻了两页又把书放下,起身来回踱步。

算一算距离,也该到了啊。

是路上有人行礼耽误了,还是食盒太重了?

骆大都督竖着耳朵,总算听到门外传来动静,忙坐下来重新拿起书卷。

骆笙进门后,看到的就是骆大都督正襟危坐看书的样子。

“酒肆打烊了啊。”骆大都督冲女儿露出一个微笑。

骆笙提着食盒走上前来:“有件事要向您禀报。”

“什么事?”骆大都督顺势把书卷放下,示意骆笙坐下。

“小七爬柿子树摔下来,骆辰伸手接人被砸昏了——”

“砸昏了?”骆大都督面色微变。

不是说问题不大么,怎么还昏了?

“已经醒了,就是受了点皮外伤。”

骆大都督明显松口气:“那就好。伤到哪里了?上过药了么?”

骆笙不动声色留意着骆大都督神色,口中道:“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伤在了屁股上。”

骆大都督瞳孔微张,脱口问道:“谁给辰儿处理的伤口?”

骆笙动了动眉梢。

原来骆大都督最关注的是谁给骆辰处理了伤口么?

这未免有些奇怪。

处理伤口的要么是大夫,要么是亲近之人,有什么好关注的?

哪怕是问骆辰臀部伤口深不深,会不会留疤这样的问题,都比这个问题值得关注多了。

除非——

骆笙眸光转深。

除非这个问题十分要紧……是怕人见到骆辰屁股上的伤疤吗?

骆笙决定再试探一下。

“小七主动请缨给骆辰处理的伤口。”

“呃。”想到那个有些冒傻气的黑小子,骆大都督面上再看不出丝毫异样。

“小七跟我说骆辰屁股上有一个伤疤。”骆笙面上带着几分好奇,“父亲,骆辰是怎么伤到那里的啊?”

骆大都督神色一僵,片刻后才笑道:“好多年前的事了,为父一时都有些想不起来了。”

骆笙讶然:“骆辰怎么受伤的您都想不起来了?”

骆大都督呼吸一窒。

怎么听笙儿这么一问,显得他很不负责似的?

“咳咳。”骆大都督清清喉咙,“又想起来了。”

“那您说说。”

“就是辰儿还很小的时候被熏笼烫到了……”

骆笙一脸震惊:“竟然会被熏笼烫到?丫鬟婆子奶娘那些人都在干什么?”

“就是那些混账东西大意之下发生的意外。”

骆笙皱眉:“这样的下人也太马虎了。”

骆大都督点头:“所以为父把那几个混账东西都杖毙了。”

骆笙陷入了沉默。

这样说来,除了相信骆大都督这番话,此事已经无从验证。

骆笙想到了骆大都督的妻子盛氏。

倘若盛氏还在,或许可以从她那里验证一番。

只可惜听红豆说盛氏得了产后风,孩子没出满月就去了。

再多问,红豆就说不出什么了。

据说是骆大都督不愿听人提及亡妻,久而久之府中老人无人敢提起,如红豆这般年纪的自然就不清楚了。

“笙儿啊,你怎么突然好奇这些?”骆大都督瞄了被骆笙放在桌几上的食盒一眼。

骆笙笑笑:“我就这么一个亲弟弟,自然要多关心。”

骆大都督目露欣慰:“笙儿真是懂事了。”

懂得关心唯一的弟弟了,难怪会带着食盒来看他。

他这个父亲也是唯一的嘛。

骆笙似是明白骆大都督所想,问道:“父亲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骆大都督脱口而出,矜持咳嗽一声,“想着把手头上的事处理完再吃的。”

“那正好,我给您带了千层肉饼回来,应该还是温热的。”骆笙打开食盒,从有保温棉夹层的食盒内取出以油纸包裹的千层饼。

一触油纸,果然还透着温热。

骆大都督立刻接过来:“冷的热的不打紧,从酒肆带来的就行。”

骆笙莞尔:“那您先吃吧,我回去了。”

“回去歇着吧,等会儿为父去看看辰儿。”

骆笙略略屈膝,离开了书房。

踏入院中,夜色已浓,繁星满天。

骆笙仰头看了看,再回眸望了望书房的方向。

书房中灯火明亮,窗上映出一道剪影。

那是骆大都督。

这一刻,骆笙心情有些复杂,更多的是猜测得不到证实而产生的茫然。

她仔细回忆着骆辰的样子,父母的样子,以及她曾经的样子。

骆辰与母妃……似乎是有些像的。

可这种感觉究竟是真的,还是先入为主产生的错觉?

假如骆辰就是宝儿,骆大都督又为何会这么做呢?

等在院中的红豆见骆笙驻足出神,唤了一声:“姑娘?”

骆笙回过神来,看了红豆与蔻儿一眼,淡淡道:“走吧。”

走在回闲云苑的路上,两个小丫鬟在身后小声说个不停。

今日发生的意外,因为骆辰没有大碍,反而成为了有趣的谈资。

骆笙放缓脚步,似是随口问起:“你们听说过我娘还在世时比较亲近的下人吗?”

蔻儿忙道:“婢子听说过!”

红豆默默翻了个白眼。

抢答什么呀,活像晚一点她就能答出来似的。

呸,她才没有蔻儿这小蹄子这么嘴碎八卦呢!

“说说。”骆笙看似漫不经心道。

“夫人亲近的下人婢子倒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有一位姨娘颇得夫人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