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玄幻 > 战国赵为帝 > 第338章 秦王喋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咸阳宫。

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之中悄然传播,就连来来回回的寺人和宫女们的脸上都开始出现了焦虑,在每一个别人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轻轻的交头接耳。

“听说赵国的十万骑兵就要打到咸阳城下了!”

“好像那赵国的大将军廉颇是会吃人的。”

“而且每晚上都要玩死五名大秦女子才肯罢休。”

“不是吧?”

一名名宫女花容失色,开始认真的考虑到时候是不是去疱房弄点灰来抹在自己脸上,但纠结半天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大殿之上,秦王显得颇为疲惫。

“蒙骜呢,他不是刚刚回到了咸阳吗?既然还没有死,那就让他滚来见寡人。寡人倒要好好的听听,寡人的七万大军是怎么被赵国人区区三万骑兵给击败的!”

秦王疲惫的脸上带着极为明显的怒意。

在整个秦国的战争布局之中,原本蒙骜是应该最新打开一个破局突破口的方面,只要蒙骜这边能够获胜,那么秦国就能够随之开始一整套的合纵连横,随后彻底的瓦解赵国所率领的四国同盟并进行反击。

然而蒙骜倒好,自己没有打出突破口不说,反而还成为了赵国的突破口!

搞到现在秦国虽然也算是瓦解了局面,可是也搭上了至少三个郡的领土,过去十几年的扩张和成果一朝尽丧,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在秦王的下首,穰侯魏冉的脸色同样不算太好,只见他开口道:“大王,廉颇已经进抵废丘,距离咸阳不过两日路程了。”

此言一出,秦王的脸色越发阴沉。

打到了废丘,这就已经是到了咸阳的眼皮子底下了。

秦王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东边的情况如何了?”

魏冉道:“昨天刚刚传来的消息,楚国人已经答应了大王的条件,这个时候的楚军应该已经进入到韩国境内了。”

秦王微微点头,但脸上倒也见不到什么高兴的表情。

换谁用两个郡的土地来得到楚国这么一个盟友都高兴不起来。

秦王又问道:“魏国呢,应该已经撤出河东郡之中了吧?”

魏冉道:“从路程上来计算的话,魏军应该已经回到洛邑附近了。”

秦王又问道:“韩国呢?”

魏冉道:“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已经让人去想办法说服韩王了。但是韩国毕竟弱小,其实不足为虑。”

顿了一顿之后,魏冉又道:”不过请大王放心,以如今之局面来看,只要能够逼退正面赵军或者击败赵军,那么廉颇这支偏师自然也就不足为虑了。”

秦王并没有因为魏冉的这番安慰而感到有任何的开心,而是淡淡的说道:“所以,直到函谷关方面的战事出现大的突破之前,寡人都拿廉颇无可奈何了?”

魏冉低下了头,没有开口说话。

一阵沉默之后,秦王叹了一口气,道:“寡人前些天被母后召去,母后似乎对于眼下的战局知之甚详,还告诉寡人若是战局不利的话割地向赵国求和也不是不行。”

魏冉身体一震,大吃一惊:“这……这怎么可能?”

秦王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隐含深意的看着魏冉。

魏冉猛然回过神来,摇头道:“大王,臣已经有好几个月都没有去和太后请安了。”

秦王仔细的观察着魏冉的言行举动,心中不由浮现出几分疑惑。

魏冉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在说假话,所以这个向太后告密的家伙又是谁?

魏冉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道:“臣回去之后会找人问一问的。”

秦王平静的说道:“如此最好不过了。穰侯,如今乃是国势危急之时,你作为大秦的相邦,还是要多多的担起责任才是啊。”

魏冉站了起来,深施一礼道:“大王放心,魏冉虽然不才,但也分得清楚轻重。”

秦王道:“如此最好不过。”

这一次的对话就此结束,就在魏冉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声高声禀报让他停下了脚步。

“函谷关加急军情到!!!”

魏冉回头看了秦王一眼,果然不出意外的看到秦王朝着自己点了点头,于是又重返座位坐下。

秦王沉声道:“呈上来!”

一名宫廷侍卫急匆匆的将这份军情呈上。

魏冉看着侍卫手中的紧急军情,脑海之中也是开始转动着诸多念头。

加急军情,难道说是函谷关那边发生了什么大的变化?

是韩国撤军了,还是说楚国人突然赶到,打了一个赵国的措手不及?

听说楚国那个大司马屈原领兵还挺有一套的,就连芈戎都差点死在了他的手里,如果是屈原领兵北上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够起到这样的效果。

魏冉一边在脑海之中放飞着思绪,一边注意观察着上首秦王的反应。

秦王的心中同样也是有着诸多猜测,但表面上却是颇为淡然的拿过了军情,拆开了上面的火漆印泥,然后展开阅读。

看着看着,秦王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

魏冉见状心中暗道不妙,正当他想要开口询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秦王突然一声大叫。

“痛煞我也!”

哇的一声,秦王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后仰栽倒了过去。

魏冉大吃一惊,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大王,大王!来人,快来人啊!该死,快传宫医,宫医!”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秦王被扶入后殿,宫医们也闻讯赶到,直到这个时候魏冉才终于有心情注意到了那份还被扔在地上的紧急军情。

魏冉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份军情捡了起来。

在黄色纸张的边缘处还有秦王的鲜血,已经变成了近似褐色的暗红。

魏冉深吸了一口气,展开了奏章。

上面只写着一句话。

“臣白起无能,使赵军得破函谷。如今赵军业已进入关中,臣正率军朝咸阳撤退,不知几人能够得还。请大王知悉后早做决断!”

魏冉的脑子嗡的一下,整个人的腿突然一软,一个踉跄差点坐在了地上。

他似乎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一天,也就是他得知匡章带着齐魏韩三国联军攻破了函谷关的那天。

那个时候的关中同样也是门户洞开,大秦同样也是无比的危急。

不过那一次,大秦依靠着众志成城的态度和说客们的三寸不烂之舌终究是以割地求和的代价说服了齐国,让三国联军从关中撤退。

可是这一次来的可是比齐国要更加凶残的赵国!

那位发表了一统天下论、雄心勃勃的赵王真的会只满足于攻破函谷关吗?

更别提现在的秦国关中还有另外一支赵国廉颇率领的骑兵就近在眼前!

魏冉突然觉得头好晕,他左右看了看,步伐有些踉跄的回到了自己刚才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完了。

函谷关一破,大秦之前的所有割地求和,所有忍辱负重就完全变成了无用功,什么反击赵国更是彻底沦为泡影。

说不定在那位赵王的眼中,此刻大秦的君臣就如同山中的猴子一般无比的可笑!

怎么办?

饶是魏冉一生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这一刻也完全陷入了无所适从之中。

半个时辰之后,众多秦国大臣先后赶到,魏冉也没有心思去理会众人,而是将泾阳君赢芾以及高陵君嬴悝拉到了一个无人的房间之中。

赢芾和嬴悝都是秦王的亲兄弟,和魏冉以及芈戎一起就是秦国大名鼎鼎的四贵。

这两人原本都呆在咸阳之中,但是后来秦王看这两兄弟是越发的不爽,加上这两人又不如魏冉和芈戎这般老辣天天在咸阳之中欺男霸女的惹事,于是就将这两人打发到了各自的封地之中,平时没有什么事情不得轻易回转。

这一次也是因为廉颇把战火燃烧到了关中,泾阳和高陵都属于战事告急的地带,这两兄弟才在前不久急急忙忙脚底抹油回到了咸阳。

魏冉看着面前的两名大侄子,冷冷的说道:“你们最近是不是去见了太后?”

赢芾和嬴悝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魏冉哼了一声,道:“所以,是谁把外面的军情泄露给太后的?”

一阵沉默之后,两名侄子终于承受不住魏冉逼视的目光,年纪更大一些的赢芾硬着头皮道:“是我,我主要是觉得这样能够对嬴稷施加一些压力,舅父也可以……”

“啪!”一声极为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打断了赢芾的话。

魏冉收回了右手,冷冷的对着赢芾说道:“你那点心思本侯还不知道吗?闭上你的嘴巴,好好的当你的泾阳君,如今大秦危在旦夕,就不要再动你那点小心思了。”

赢芾被魏冉这一巴掌扇得晕头转向,早就已经在地方上作威作福惯了的他当即大怒,下意识的想要发作,然后徒然想起面前的这位可是自家的亲舅舅,最终还是只能讪讪的捂着被扇红的脸颊,默不作声。

魏冉看着赢芾,心中是真的气。

他当然知道赢芾这个家伙是怎么想的。

在上一任秦国国君秦武王刚刚身亡的时候,当时的秦国太后、也就是秦武王的生母惠文后想要让秦武王的弟弟公子赢壮即位,而宣太后和魏冉则联合了一批外来者准备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

最开始的时候,宣太后和魏冉是打算扶持赢芾去和赢壮竞争的,但是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变数,那就是在他们派人寻求外援的时候,赵国主父就提出了一个要求——我可以支持你们,但不能让赢芾这个次子来当国君,因为名不正言不顺。你得让在寡父盟友燕国之中当质子的大哥嬴稷来继位,这样不但我们赵国支持你,燕国也可以支持你。

为了获取燕赵两国的支持,宣太后和魏冉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赢芾选择了嬴稷,反正无论是赢芾还是嬴稷当大王都不影响两人当太后和相邦。而最终这个选择也帮助他们击败了得到魏国支持的惠文后和公子赢壮,登上了秦国权力的最顶峰。

换句话说,只差一点点,现在的秦王就是这位泾阳君赢芾了。

这种事情,你要说不在意,那绝对是骗人的。

因此在这些年来,赢芾这家伙明里暗里没有少做动作,就是希望在宣太后以及秦国人面前抹黑自家的大哥秦王。

若不是这家伙弄得实在过火,以宣太后和魏冉两人的地位和权势,又怎么可能会坐视秦王将其发配到关中西北边陲的泾阳去呢?一旁的高陵君嬴悝在这件事情上就是倒了霉,受了赢芾的无辜牵连也被一起赶去了封地。

原本魏冉以为经过这几年的锻炼赢芾应该也是有点进步了,没想到这才回到咸阳没几天就故态复萌,在宣太后面前说三道四。

魏冉还是看得清局势的。眼下秦国已经如此艰难,正是大家同舟共济的时候,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让大家心生嫌隙无法通力合作,那大秦就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没有了秦国的强大,那么自己这个秦国相邦就什么也不是!

魏冉怒气冲冲的说道:“就你知道争权夺利,本侯和你芈戎叔父就全是傻子什么都不懂是吧?你再在太后面前多废话一句,本侯马上联合芈戎向大王进奏章,撤了你的泾阳君封号!”

就在魏冉臭骂赢芾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穰侯,大王醒了,请您立刻前往殿中议事。”

魏冉闻言顿时一喜:“大王醒了?”

魏冉也顾不得赢芾和嬴悝了,丢下了一句“你们在这里闭门思过!”之后就急匆匆的跟随着前来传话的寺人,来到了后面秦王的寝殿之中。

秦王果然已经清醒,只不过脸色苍白得吓人,而且也不能起身,还躺在榻上。

魏冉赶忙上前:“见大王无恙,老臣这就放心了。”

魏冉这句话是发自内心。

虽然一直都在争权,但魏冉心中对自己还是很有数的。单单凭借一个魏冉和楚国派是撑不起现在这个局势的,秦王一旦撑不住了,那楚国派和秦国本土派的大分裂必然随之爆发,秦国就真的是完蛋了。

秦王十分虚弱的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用低微的声音缓缓说道:“穰侯啊,如今的局势,你觉得如何是好?”

魏冉看了看左右,发现都是大秦的核心人物在列,所有人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

魏冉一咬牙,开口道:“大王,要不然……就割了义渠和河东,向赵国求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