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幻言 > 怪夫人不吃鱼 > 第394章 原来是这么回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94章 原来是这么回事

也不是他脑子进水才会这么希望着,凤倾落仅仅只是希望,安然能对他不那么见外就好了……

“咳。”为了缓解眼前那有些尴尬的气氛,凤倾落淡淡轻咳了声,又语气平平对着安然说道,“好了你们也不必那么自责,其实谨慎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对了,这是哪?我们为什么会突然在这里?”

抬眸朝四周望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十分陌生,这让凤倾落瞬间表情严肃起来。

之前是他的疏忽,才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现在仔细一瞧,凤倾落心里头难免有些小小谴责自己的粗心大意。居然连自己被带到陌生的地方都没有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警惕察觉得到。

这无疑对他来说,实在是一种本不该犯的错误!所以凤倾落直接把这种错误当作是他此次伤得太重,才会人变得如此之不济。

一想到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凤倾落眼神忽然又在幽暗中不明不灭燃烧着愤恨的火焰。

抬眸朝安然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凤倾落心里头想着他要不要把这次的事都告诉安然?所以眼神忽然又变得无比复杂起来。

“庄主?……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可有听见?”

因为安然一直在一旁说着这儿是她的戒指空间的事,而说了半天都不见凤倾落有任何反应,所以安然都忍不住回过头眉皱皱问凤倾落刚刚到底有没有在听她说话了。

与此同时,被安然忽然凑过来,这么近距离一问,凤倾落总算是蓦地回过神,表情僵僵的对着安然笑了笑。

“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

“庄主,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还有,你想知道什么,安然都会慢慢说给你听,你能不能先给我好好躺着把伤养好先。”

不得不说,安然还是很在意凤倾落的伤势,毕竟他在此之前可是昏迷不醒躺了三天三夜,所以面对此时此刻那么容易走神、反常的凤倾落,安然一心只希望凤倾落能乖乖听话,好好躺着养伤。就算说话也不能说太多,因为安然觉得那样真的对养伤的他很不好!

“呵呵……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脆弱。放心好了,我没事。要不,你还是跟我讲讲我们所在的这儿是哪吧。”

难得能和安然单独相处,多聊几句话。凤倾落认为对于刚对对方表完白的他,机会纯属难得,他理应好好把握!

所以就连阿虎也早就在他和安然说话的时候,一个阴测测的眼神看了过去,给可怜兮兮赶出外头去了。

天知道那个时候的阿虎被他家主人赶得有多憋屈!

无奈,阿虎本就是只对主人忠心不二的灵宠,所以为了他家主人不一辈子孤孤单单,阿虎也是个十分懂事的乖宝宝,只能识趣撤退,给他家主人和未来女主人营造不可多得的二人世界了!

哎……所以说在眼前这世上想当一只好灵宠实属不易,像它这样为自家主人未来的幸福操碎了心的灵宠,就更加难找了!

阿虎大佬也不指望它家主人对它以后能有多好,只希望它家主人以后和它的未来女主人在一起的时候,能稍稍注意一下它这只单身狗的感受,不那么过分虐狗就谢天谢地了~~~

再回到屋里头那坐着的两个人,凤倾落似乎对眼前是什么地方十分的在意、感兴趣,所以安然拗不过他,也只好跟他再次介绍起眼前这地方,以及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所以安然朝他说了他们此时此刻所在的地方,其实是在她手上的戒指里头。而且还说了,是阿虎找到她,她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过去救他,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带他过来这边医治的。

这说起来还真的要好好谢谢阿虎,如果当时不是阿虎那么及时赶过来找到她,又带着她出空间,或许安然都没有可能救得了凤倾落。

与此同时,凤倾落听后则默默点了点头,对着安然笑笑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那个时候的你……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呢?”

安然听了不解,眉皱皱朝凤倾落问道:“你……说的是哪个时候?”

凤倾落微笑着说:“还能是什么时候,不就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天我明明见你在屋里头躺下,可一个转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你可知当时的我到底有多担心你啊?”

“……”安然听了,默默不说话了好一会儿。

没错,确实就像凤倾落说的。她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在那林中小屋歇下,可那个时候的她刚好是她第一次莫名其妙被带进空间。

天知道那个时候的她到底有多害怕、多恐慌,就那样眼睁睁看着自己莫名其妙在眼前的世界里头消失,然后又进到了另外一个可怕、怪物满天飞的世界……

就算是现在回想起,安然都依旧浑身鸡皮疙瘩全起,感觉自己能在那么诡异、可怕的环境生存下来,就算光是想想,她都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很了不起!

“对了,那后来呢?你发现我不在,有没有找我?”安然有些好奇的挑着眉朝凤倾落说道。

自从她被逼着表白之后,安然依旧很不习惯凤倾落时不时总会含情脉脉的望着她。

也不知道是她太过于羞涩,还是对方对她的爱来得太过于炽热,安然都有些扛不住对方对她的那份浓厚、沉甸甸的情感。在面对对方真挚的眼神时,她总会感觉脸火热热的烧得厉害,就连心跳也一直在加速,跳到她都有些控制不住。

“当然!”

凤倾落的回答自然是肯定的。然后安然就见他笑得有些无奈的扶额,淡淡笑着说,“不过那个时候我也受伤了,还有人在后头追杀我,所以只好拜托李漠留下帮我找人。”

“可你也知道,他并没有找到你。不过他后来有跟我说过,他在那间小屋发现了一枚戒指,可被他在回山庄的半路上弄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凤倾落才知道,或许他也是在安然忽然消失不见的那一瞬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对眼前那个突然闯进他的世界的特别女孩有感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