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无敌修真女婿 > 第七百七十八章 玄婴,一人灭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七百七十八章 玄婴,一人灭国

陈凡一路远去,心头波澜不惊,只是在思考这个上衣世的问题,楚慕南很明显才刚刚把自己的信息上报上去,上衣世就已经见到自己,就开始刺杀了。

这个组织的执行能力,想来都叫人头皮微微发麻。

这是个可怕的存在。

“巨柳神朝里埋伏的上衣世高手,恐怕只会多,而不会少。”吐出一口浊气,陈凡心头如此想道。

妻女还在巨柳神朝,陈凡不得不前去,但相比,这个韩无涯能安排好一切。

。。。

无数里之外。

风云激荡,天地怖悚,漆黑一片。

玄婴劫笼罩天空,这是这万里荒地之间,最为恐怖的存在了,玄婴劫已经在这里持续了许些日此,放眼看去,这万里大地上是一片焦土,狼藉到了极点,不亚于是天灾末日。

万里大地,生灵死绝,寸草不生。

恐怖的雷光之下,一人负手而立,望向这个天空,这时,他一张开口,从自己口中,一道青气流光吐出。

这个青气流光一吐出,立马就飞到了半空上,幻化成了一枚青色的元丹,只是这个元丹已经成长到了一个极限。

龙眼般大小,上面遍布满了裂痕,圆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

从这个元丹之上,透出了一丝丝可怕的气息,叫人不寒而栗。

从这个气息里,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一刻,一道惊雷劈下,轰的一声,就劈在了这个元丹之上,只一下,元丹直接破碎,但是这个精华却裂而不散!

元丹开始升华了!从这个元丹里,浮现出了一道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气息出来。

元丹破碎,就像是一个鸡蛋壳一样,进而,就从这个破碎的元丹里,钻出了一个真元幻化而成的小人,这个小人道骨仙风,和这古尸的相貌完全不是一个样子,头戴天师冠,脚踏青云靴,好一个相貌堂堂的人物。

只是这个人物的身上,透满了一丝邪恶之色,让这个仙气,一下变的极为之邪异了起来。

看上去,十足有一些不伦不类之感觉。

这个邪异之气,似乎让这个苍天也为之忌惮,愤怒不已,轰,在这个玄婴成型前的最后一刻,一道惊世之雷,比之前的任何一道都要恐怖,直接就劈了下去。

这个玄雷劈在了这个玄婴上,足以震散鬼仙之魂!

天空之上,玄婴劫缓缓消散,晴空恢复,一些消失。

但是这一击惊雷太狠了一些,虚空之中,雷光渐渐消散,露出了这个刚刚成型的玄婴,只是这个玄婴上已经遍布满了裂痕,看起来是奄奄一息。

但是这个玄婴劫毕竟是抗住了,并且还在恢复一丝生机,越发浓郁起来。

半空之中,那具古尸一张口,把这个玄婴就吞入腹中,睁开眼,脸色极为之虚弱,但是眸子里透出了一丝振奋的神情来。

“好,纵尔你天地,也不能灭我。”古尸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隐晦的狞色,透出森然之寒意。

叫人不寒而栗。。。

。。。

截天城。

这个气氛剑拔弩张,叫人窒息不已,完全透不过气来,昆仑剑派这些人都呼吸急促。

他们万万想不到,吞魔老祖会如此之疯狂,一路追杀到了这个地方。

这吞魔老祖也是一代狠人,让也头疼不已。

七十年前,两人就已经结怨,而这个吞魔老祖也是玄婴巅峰的修为,谁也不怕谁,两人彼此之间交手无数次。

而这个吞魔老祖的修为也是在日益精进,越来越恐怖了一些。

吞魔老祖亲临这里,实在是叫人头皮发麻。

“哼,怎么,你怕了?”从这个云层里,传出了这个吞魔老祖狂笑的声音,张狂到了极点,笑声传出,这附近的大山摇晃,山石滚落。

整个截天城的城墙之上崩裂开裂痕来。

“老夫纵横天下,岂能怕了你这个鼠辈!”吴瑜一步走出,冷哼了一声,“想打,可以啊,老夫奉陪到底!”

说这个话的时候,从吴瑜的身子里,透出了一丝丝傲然之气。

似乎一股旷世大能的气息,正在从他的身体里复苏来开。

“不过,这下方的截天城,想必你也不想摧毁,触怒这么大的业力吧?”说这话的时候,吴瑜眯起眼睛,脸上透出了一丝极为不善的表情,冷冷的道。

“哼,这是自然。”吞魔老祖冷漠的道,“少拿这点事来诓我,老夫也自有分寸。”

大肆屠杀,有违天和,尤其是这样一座人口百万的大城,一旦大肆屠杀起来,死伤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点。

而且一旦杀戮太重,会让一个人沾染上“业力”,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影响一个人的突破,并且在引来天劫的时候,天劫更加的恐怖!

天劫,但凡是修士,没有人不畏惧,哪怕是飞仙,超脱了生死的存在,都一样如此。

天劫每强大上一分,就能多上好几成身死道消的可能,对此,谁也不敢造次。

曾经北劫星之上,就出现过一位顶级邪修,名叫“虚邪老祖”,这虚邪老祖和这个吞魔老祖一比,就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物了,这虚邪老祖已经一度达到了三花聚顶巅峰,无敌于天下。

他从出道开始,就靠杀戮普通修士,提取他们的血液,来修行,但这也引来的巨大的业力。

在虚邪老祖那个时代,他是一个无敌的象征。

曾经七上昆仑剑派,挑战昆仑剑派的大能,打遍上下无敌手。

到他最后一次登上昆仑剑派,剑派以“十方杀阵”来留他,最后竟是也没留的住,仅仅只是让后者重伤遁逃,离开了这个昆仑剑派。

再到最后,则是这虚邪老祖冲击真人劫,结果,他引来的真人劫浩荡无边,十倍于正常的真人劫之上。

最后,仅仅一道雷光,就把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虚邪老祖给劈了一个身死道消。

这可真可谓是“恶人自有上苍收”

当然,吞魔老祖也不敢干这样的事。

“你明白就好。”低喝一声,吴瑜睁大双眼,身影消失,一只手指向着这个天空一指,刹那之间,风云激荡。

从这个截天城的上空,一把浩荡之剑,就飞向了这个天空,在这个天空之上搅动了起来。

一剑出,几乎撕裂了这个苍穹。

刹那之间,剑意充斥六野八荒,无边无际,截天城的百万修士,但凡是腰间配剑的人,这会都发出了嗡嗡的声音,仿佛腰间的配剑已经控制不住,随时要飞出了一般!

这是相当之可怕的。

“哈哈哈,来的好!”天空之上,吞魔老祖狂笑一声,丝毫没有半点的收敛。

从这个天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就浮现了开来,向着这个截天城下方,缓缓的按了下来!

这一只巨大的手掌,按向了这个截天城,最后和这一剑就碰撞在了一起!

“嘭”!无数的剑光炸开,向着四面八方就飞溅而出,火光四溅,叫人肉眼几乎都无法闭合。

恐怖如此!

玄婴大能交手,毁天灭地!

截天城内,无不是瑟瑟发抖,天啊,他们今日究竟在看了一些什么?

玄婴一人,可灭一国,两大玄婴交手,这个声势之恐怖,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只能看见这个苍穹之上,一时都是这个法术在纵横,法则之力呼啸天空,天空上的云彩,时而变幻成了赤血之色,时而又变幻成了漆黑之色。

下方之人,仿佛在看着一场巨大的幕影,动人心魂。

吴瑜袖袍一挥,星辰绘图,从他的大袖袍之上浮现而起,便是叫这日月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