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要离开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要离开了

老刘领着苏濋炜上了阁楼,当时已经通报过了,林楚江早就准备好了就在等着他上来,因此一见身影立马是上前去十分欢喜道:“大哥、大哥你来了!”

瞧他那欢喜模样,苏濋炜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一时欢笑起来说道:“正是,瞧你这般欢喜的,怎么也才几日未见罢了。”

“哎,您不知道,楚江这几日一直吊着心呢!您来坐!”说着就是摆了个手势,请他上座,随后又是摆摆手示意老刘可是下去了。

等是老刘退下去了他才对着苏濋炜说道,“您不知道,楚江这几日一直在担忧那男人会对大哥你不利。您说得不错那人确实还跑来店里问了您的事儿,还好叫老刘搪塞过去了。”

面纱下的嘴角微微一笑,温和了许多道:“我认识那个人,那是我仇家的下属,便是知道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设防,你不必担心,这几日那人应当不会再找你我的麻烦。”

“那便是好了。”林楚江说着,请他入座,再是上手为他斟上一杯茶水便是笑笑说道,“还真是叫楚江猜中了,我原先也是说,若您逃过这一劫,定会来面染找我道谢的。”

他一听,立马是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为兄这次来也是因你助我之事来与你道谢,若不是你,只怕我是在劫难逃了。”说罢他就是起身准备朝他一拜礼。

然而,林楚江自然是知道他的意图,也早有准备,见他这番立马是眼疾手快的挡住了他的礼,淡然的笑了起来,颇有一番苏濋炜的气度。

在他一脸疑惑的抬起头来看林楚江的时候,后者立马是说道:“大哥真是太客气了,叫阿弟承受不起。其实您也有自己的一番准备,即便没有我给您易容,您也有办法摆脱那人的纠缠。”

只见他是摇了摇头无奈说道:“不,如果没有你手的好本领,即便有我的那些话也毫无作用。”他很是认真的说话,没有半点敷衍之意,说得句句是真话。

说到这里,林楚江也是好奇起来了,便是想到什么问什么:“说到这个,小弟也有一事儿不解,本来说些故事儿哄哄他就是了,为何还要易容?您刻意与他看得?”

“你不知道。”他啜了口热茶润润嗓子说道,“我那仇人是个心狠之人,如若只是说些话哄骗他,只怕过段时间他还是会来试探。干脆给他看清我的样貌如何,这般他也就是不再怀疑的。”

说着他又是补了句话说道,“我让他无意间看清了我的容貌,这般之后他来也不会想看的了,再叫客栈里的人都管我叫做林小哥,他更是不会怀疑的了。配上你说的哄骗他的故事,才叫做天衣无缝。”

林楚江一听才是恍然大悟开来,随后称赞道:“大哥说的极是了,都是楚江没有想到这么细致。若是下回还来,总有一日得揭开面目,确实那番试探烦不胜烦,叫人烟雾。”

“是这样的。”他点了点头,再是端起了茶水饮尽。

“对了大哥!”正是二人清静之时,林楚江突然是大声囔囔开来,叫人吓了一大跳,不知他是囔些什么。

连是苏濋炜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听他道是,“大哥脸上的妆容是要不要弄干净了去?今日小弟有时间来帮你刚好。”

原先是为了这件事儿,恍然想起来才是大惊小怪的,喊声叫人心中惊了一惊。

他舒缓了口气,才是无奈说道是:“不必了,我想过了,以防他今后再来,这妆还是戴着好,未免一不小心叫人发现。”

林楚江听了,有些诧异的张了张嘴,随后才是连忙摆手强制说道:“不成不成,这件事儿绝对不行,定然是不能带在脸上的。”

“这又是为什么?”他一听不明白了,连忙是觉得有些许奇怪的问道,“这又是为什么不行了?”

只听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才是说道:“您这个妆容总不能一辈子戴着?里头有仿人皮的成分,若是半月来总是带着一定会导致皮肤溃烂。”

他伸手去别开苏濋炜衣领说道,“您瞧您戴了这么几日,脖子以及是开始发红变肿了,过几日会变得疼痒起来,这样的感觉便是会蔓延到你的脸上。到时候离溃烂就不远了,即便是大夫也拿你没有办法的。”

苏濋炜这么一听沉默了,他的脚已经瘸了一只,总不能再来毁容吧?

林楚江从前学过易容的手法,他的师傅便是江南出了名的圣手,不轻易收什么徒弟,只是他颇有天分,学起来强过师傅,那圣手才勉强收下他。

听说易容之术繁琐,单单是配方就是上千上百的,什么妆容的药物也得亲采亲摘,时不时就得往深山野岭一探。

圣手的诸多弟子都受不来,最终也就独独只留下他一个弟子。

他也只是拿这个易容之术当作消遣,毕竟自己是做生意的一把手,家大业大可不缺钱,学易容之术不是为了发财,只不过是为自己出门方便罢了。因此旁人说要来求他易容,他还不答应呢。

这易容之事他深知其要领,不可能说错,也不可能会骗他更不可能往夸大了说,只得是真事儿。既然是他所说的真事儿,自己必须注重起来,否则今后毁容,谁人能救他?

因此想到这里,他犹犹豫豫,最终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只好是请求道:“那我今后若是再叫人跟踪,再来面染找你帮忙可好……”

他像是难得说错话了一般,赶紧反应过来补充道,“为兄知道你忙,若是你没有时间也没有关系,你通常不帮人易容,这是我麻烦你了。”

“大哥,你实在是客气了!”林楚江一听他这么说连忙是皱起了眉头,看来不是那番麻烦的意思,连忙是说道,“不是愚弟不愿意帮助大哥,更不是嫌弃多少麻烦,着实是……”

他停顿了下来,紧皱着眉头低头看着那被微风震起微微波澜,瞧着十分翠绿的茶水说道,“愚弟,恐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