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墨骨云香 > 第三十六章 ——被困山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十六章 ——被困山中

接下来的日子,她带着简单的狩猎工具出门打猎,巫仙提醒她不要走出方圆十里之外,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也照做。

屋子里的猎物渐渐多了起来,只可惜全是肉类,没有米面和青菜。

她又去挖来不少野生木薯和茯苓,还有各种植物根茎,虽然其中以药材居多,但在必要的时候,这些也能成为口粮。

她对药材的研究,一向以能当作食物为前提,所以在这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生活显然难不倒她。

屋已不再是来时的破败,屋内收拾得整整齐齐,甚至连四面透风的墙也都被她扎了一排排的矛草挡了个严实。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她缺一身厚实的衣服,身上这件衣服显然太过单薄,根本无法抵御这样的严寒。

可巫仙显然没有要出去添购物品的意思,她不由将屋里唯一一张薄被单裹在了身上,蹲坐在火堆旁,好在这林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柴火,于是这火堆自升起就再也没有灭过。

她羡慕的看了一眼坐在竹榻上的人,他似乎永远都是那样一身厚实的衣袍,无论寒冬和酷暑,冬还好,夏的时候难道他就不会感到热吗?

似乎感受到她的视线,他缓缓睁开眼睛,轻笑道:“怎么?冷?”

“难道你不冷吗?”

虽然屋里生着火,墙壁也不再漏风,可还是会感觉到寒气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

他的视线忽然变得飘忽,仿佛落在遥远的虚空,“从八岁那年开始,我便再也感觉不到寒冷与温暖了。”

芳乔眼眉一蹙,什么意思?他是,他失去了五感之一里的身体对外界的感觉?

没有了感觉,也就是,他无法感知外界的寒冷无炎热,也包括痛觉,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但她的目光仍紧紧的盯着他,等着他再继续下去。

“这是养蛊的一种代价,虽然我并不觉得这代价有什么,可有时我也会好奇,寒冷与温暖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早已不记得了。”他完侧头看向她,眼睛里闪着一丝莫名的光。

芳乔被他看得微微一怔,随即想着,既然你不冷,那把衣服脱了给我呗!可想归想,她却没胆子。

“你......从就在万毒窟?”见他心情似乎颇好,于是试探着问道。

“四岁入的万毒窟,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那你还有家人吗?”她又问。

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家人?家人......呵呵......”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喃喃自语,“他们大概都已经死了吧......”

入了万毒窟的人,又有几个还有家人?恐怕有也已经当作没有了。

芳乔面露窘色,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

“你不回去真的没问题吗?”

她试着转移话题,那次见他被追杀,而那些人身法诡异,兵器更是少见,想必是万毒窟内的人吧?如今他留在这里,又没有了那些蛊虫,岂不成了饶活靶子?

“万毒窟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他这话时语气十分淡然,好像这不过是再平常的一件事,脸上完全没有自身地位被他人取代的不甘和愤怒。

她没有再问下去,看来他是不打算再回万毒窟了,只是……他会甘心于在这样的深山里度日?

她的疑问很快得到了答案,一连几,他都呆在屋内没有出去,除了必要的活动,他基本都坐在那张竹榻上,双眸紧闭,不知在想些什么,也就在吃饭的时候他们能聊上两句。

巫仙可以整日不一句话,可芳乔不校

吃过饭,她冲他问道:“外面林子边缘好像有些不对劲,这附近的猎物已经被我捕得差不多,我今日想去不更远一点的地方却发现没办法出去。”

“你自然出不去。”巫仙缓缓睁开了眼睛,我在林子周围布下了一层毒障,不要你,就连一只苍蝇都飞出不去。”

“毒障?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芳乔登时大怒。

他不信任自己?她明明已经答应他留在这里,难道还怕她跑了不成?

巫仙魅惑的眸子里泛起一丝冷光?“你想要出去?”

芳乔脸上的愤怒化作一丝心虚,她确实想出去,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她还没有拿到药蛊,怎么可能轻易离去?况且她答应了他,她不是那种话不算数的人。

“看来我猜得没错。”他发出一声冷笑,神色捉摸不定的看着她。

芳乔不想与他争辩这个问题,“你设了毒障,外面的动物进不来,我们又出不去,那以后的食物怎么办?”

“这附近的食物足够了。”他缓缓起身,走到那张竹榻前坐下。

她知道他又要开始打坐了,真不知他在这里生活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只是吃饭打坐?

“这附近的食物总有被吃光的一,那以后呢?”她忍不住追问道。

巫仙似乎并不打算再理会她,合上了双眼,一动不动。

“我跟你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听见?”她冲他喊道。

等了良久,仍不见他出声,在她快要泄气的时候,他忽然又幽幽开口,“你若想出去,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杀了我,我死了,外面的毒障也就消失了。”

芳乔脚步一顿,猛的转过身来,目色复杂的看着他。

他这话究竟是试探她还是只是为了气她?她猜不透,也不想去猜,要留在这里的是他,困死自己的也是他,既然他都不担心,她又干着什么急?眼下的食物足够他们撑上很长一段日子,等到需要喝西北风的那再。

入夜,芳乔躺在铺了厚厚一层干草的床上缩作一团,这些下来,她已经慢慢适应这种寒冷,睡得正酣时,心口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她猛的醒过来,捂着胸口喘息。

她怎么忘了,自己体内还有着蛊,她赶紧翻身起来走到巫仙面前,“上次你给我的药,还有吗?我的蛊虫好像发作了。”

巫仙睁开眼睛,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随即回道:“没有了。”

她只觉心口猛的一痛,一时站立不稳,曲膝倒在霖上。

“没有药,那给我血……也协…”她几乎是咬着牙出了这句话。

可让她意外的事,竹榻上的人依然只是淡淡的看着她,没有要给她血的打算。

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翻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