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边老胡头为仲春妮简单的上了点红药水,连纱布都没有用上,就完事了。

“好了,李嫂子放心吧,妮儿没什么大事,只是这两天注意些就成了。孩子还小,以后再慢慢教就是了。”

老胡头拍了拍仲春妮的肩膀,对她笑了笑,就收拾起药箱来到毛宁远面前蹲下。

看着他眼皮眨了一下,老胡头的眉头都蹙了起来。

想也没想,抬起右手,大拇指直接按在了他的人中处。

手下的劲儿,那是一点没惜得留,很快毛宁远的人中上就浸出了一丝血迹。

即便是这样,毛宁远也只是眼珠子动了几下,愣是没睁开眼。

老胡头没办法了,不,应该说是他狠不下心,采取更暴力的动作,最终放弃了。

抬头看向一旁围观的其中一个男知青“小刘,你来,帮我把毛知青扶起来,我好看看的伤口。”

被叫做小刘的知青,叫刘枫,他并没有参与到刚才的打架。

岐山村的知青点,人不算多,也就十几个。可就是这十几个却被分成了三大派。

一派以毛宁远为首天天想着投机取巧少干活儿,一派以朱其峰为首天天热情洋溢的闹”革命“,剩下一派没有明确的带头人,但却是村里最受欢迎的一派,每天老老实实的干活,从不参与其他两派之间的斗争。

刘枫一听老胡头的话,走出来,蹲下身,抱起毛宁远上半身,帮着把人转了一圈,露出后脑勺的伤口。

伤口并不大,虽然血流了不少,但肉眼见来,却真的不是很严重。

老胡头拿出万能药——红药水,给他擦了不少,再拿出一瓶,他自治的草药粉敷上,缠上纱布,就算完事了。

仲春妮扶着李二妹的手,也围在了人群里。

当她看清受伤的人是毛宁远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细想,知青院外,就已经传来了他爸仲淮生的声音。

“都围在这里干嘛,没事干了,没事干都给我去通渠,散开,都散开。”仲淮生人未到,声先至,还离着知青院一百来米,他的威仪就已经摆了开来。

仲春妮和李二妹从人群里出来,就看着仲淮生带着宋莲和仲家三春以及几个大队干部,急匆匆的朝着知青院来了。

下意识的仲春妮就想躲,而且她也的确这样做了,站到了李二妹的身后。

“奶,你一会儿可得和我爸妈说清楚,我可没惹事,我是见义勇为来的。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告诉我妈,我是伤患,知道不?”

仲春妮害怕了,仲淮生和宋莲的确很爱她。

但有一点,两口子好像也有现在普遍家长的一种通病。

那就是,凡是孩子和别人打了架,惹了事,家长来了,头一件就是指责或者打自家的孩子。

她这是头一回遇上,毕竟原主是一个死宅,虽然有很多的小毛病,但像这种打架惹事的场合,她以前也顶多在旁边看看,从不会主动参合。

不过她几个哥哥,以前可是为她提供了无数的例子。

每一次她的哥哥们在外和人打了架,或者像她今天这样劝架惹出事来的,无一不是被仲淮生和宋莲狠狠的操练过。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妮啊,奶觉得有些对不起你啊,以前有些太宠着你了。唉……”李二妹这是真后悔了。

仲春妮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看眼色这一条要命了。

李二妹想着,这次之后,她得和老大两口子好好说说才行。

还有她也16了,已经开始相年人家了,那也得开始为嫁人做准备了。

不求她多能干,也不求她能做地里的活儿,但家里的事,应该抓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总不能将来嫁了人,还事事指着娘家妈吧?

“奶,你怎么这么说?我……”仲春妮有些不明白李二妹叹息的重点,抬手就摸向了自己的后脑。

一时没注意,抓到了刚撞出来的大包,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痛,太他妈的痛了。“仲春妮的脸都痛得皱成了一团,特别是看到仲家人时,更是夸大了表情,生怕他们看不到一样。

结果很可惜,仲家人看是看到了,却没有一个人来到安慰她,她的表演全都白费了。

仲淮生一进院子,连眼神都没有给仲春妮一个,直接看向了一旁的鼻青脸肿的两派知青,眉头蹙了起来。

“出来个人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仲淮生的声音不高,但却很严肃,听在所有知青的耳中,都不自然的打了个寒颤。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反而是一旁围观的村民还有不少人跃跃欲试,一副想要站出来大说特别说的样子。

只是所有人都被刚刚赶来的老书记仲德荣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仲德荣年过花甲,早已不怎么管事。

但他的威信犹在,一听到知青点打架都快出人命了,老爷子也待不住了,这不叼着烟斗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说啊,怎么现在不说了?是不是还要再打一架?有本事当着我和村干部的面再来啊,打死一个算一个,我们队里出钱帮你们收尸,包埋。“

仲淮生给老书记点了一下头,就当打招呼了。完了又瞪向了两派明显还不服气的知青们。

”仲队长,你话也别说得那么难听,我们能打起来,还不得怪你们村干部。“不知道是谁,躲在知青人堆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就像水掉进了油锅里,一下子引起了院里院外大家的议论。

”对,说得太对了,这事还就得怪队里。凭什么高林水库的活儿,让我们知青去?这不公平。“

有了一个人起头,知青们的胆子也大了。

一个名叫王思晴的女知青,站了出来,怒视着仲淮生以及对面看热闹的仲春妮。

”仲队长,就算毛宁远得罪了你,你要整他,就整他吧,怎么能把我们也给稍带上了。你信不信,我们去公社革委会告你。“

”对,去告你。告你们村干部,虐待我们知青。高林水库的活儿,我们不去,一个都不去。要去也是你们这些农民去。“王思晴的话,给了大家启发。

被压制在一旁蹲在墙角的朱其峰也来了劲儿,蹭的一下站起来,蹦跶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