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游戏 > 幻世传记 > 第196章 观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苏九九走出氛围压抑的马车,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风里裹着大海独有的咸腥味,刺激着每个人的鼻腔,让苏九九有种打喷嚏的冲动,她郁闷地揉了揉鼻子,空气中弥漫着晾咸鱼干的味道,要是不习惯的人乍然到了这儿,大概都会像她一样觉得有些熏人。

坐在另一辆马车车尾闭目养神的孟离感觉到有人下了马车,立刻看了过来,发现不是林子月和轩辕煜后,他的神色明显一黯,冲苏九九点点头:“他还不打算休息?”

苏九九伸了个懒腰,舒展着身体:“是啊,明明知道这样看着也不是办法,但是……以前我没有觉得轩辕煜是个这么执拗的人,现在发现都是林子月在劝着他,所以他显得那么随和,没想到他骨子里是这么……特立独行。”

孟离摇摇头:“他要是不够有格调,我怎么会愿意跟他交朋友……咳,他其实一直都这样,只是很少表现出来内心那种桀骜不驯的一面而已。”

蹲在孟离肩头的炎鸦也睁开眼睛,白了苏九九一眼:“能喜欢上林子月又能让林子月喜欢,两个人腻歪得死心塌地还不觉得对方麻烦有毛病的货色……你以为能是什么老实人!”

一道空间裂缝突然无声无息得划过,削掉了炎鸦头上两根最翘的黑羽毛。

炎鸦缩着头闭上了嘴,但是苏九九只是看向他那双豆大的黑眼睛,就知道炎鸦正在指天画地得咒骂着轩辕煜,于是,她很衬时候得往火上浇了泼油:“其实你那双乌鸦眼睛翻白的时候,还挺好笑的。”

然后苏九九听也不听那些乱七八糟的咆哮,只当自己没长耳朵,哼着小曲儿就去找望海观商量后续的事情了。

很快,即使是布鲁也被炎鸦的臭骂惊动,皱着眉头从马车里走了下来:“你骂什么呢?”

炎鸦狠狠地冲轩辕煜和林子月所在的马车那方向唾了一口,狠狠地道:“没谁!本爷啥都没骂!”

布鲁看向苏九九那边,她正在跟秦时交谈,希望不要准备太多繁琐的仪式或者宴席,直接给歧宗这些人一个简单的小院子落脚就足够了,毕竟林子月现在还没苏醒,她不希望弄些这样的活动,给大家心里添堵。

炎鸦晃了晃喙:“准备个宴席也不错啊,至少吃点好的,我还想看看望海观有什么特产呢,就听商娇天天跟你吹。”

孟离没搭理他,倒是布鲁看向了炎鸦:“林子月还没醒,我们真的不……”

“不行,绝对不行。”炎鸦听到这个话题,眼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压低了声音:“不要再考虑强行融进月杖,用月杖反馈来唤醒她的意识了!我是魔物,你是灵魂有过错位转移的人类,我们两个都不属于稳定体,如果是轩辕煜的话还有点希望,但是月杖不会接纳一个抢夺自己主导权的类神!”

孟离面色不改:“为什么不行?能让林子月早点苏醒不是对谁都……”

“你说要是她醒来,发现有人因为救她而失了智,就她那个拖累死自己的圣母心,会不会想着以死谢罪啊?”炎鸦异常不屑。

孟离想了想,不得不承认炎鸦真的很了解林子月,这确实很像她能做出来的事情,本来他是习惯性想反驳炎鸦抬杠的,现在却不得不默认了他这话。

布鲁在怀里摸索了片刻,又掏出那本神典,他从头开始翻看着仿佛在找什么东西,嘴上却是对炎鸦说:“我的生命本来就无足轻重,如果能唤醒她,不是对所有人都好?”

孟离接过了他的反问:“真的没有必要,我都说了,草莓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她也是类神,但是跟轩辕煜那种半斤八两的空间能力不同,她原本就是经过时间历练而成为魔界巨头之一的,而且她擅长的也是封印与抽取精神的力量。”

炎鸦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才道:“其实你早就联络过她了是吧?不然以你的性格,这样没有保证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说得这么肯定。”

孟离静默了几秒,才“嗯”了一声。

布鲁没有作声,望向远处的海岸线,这里地势比较高,能看到海上在船只上收网的渔民和驱赶着海鸟的少年。海风带来的味道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这里比亚希密寒冷不少,让他觉得心底都冒起凉意,傍晚的太阳没入海平线,像是在挥别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跟那些忙碌的人们道“晚安”。

布鲁有点恍惚,突然对自己站在这里感到很不真切,以“布鲁”身份活了这么久,自己却始终没有办法忘记……忘记浮空城那令自己自豪又牵挂的一切。

但是回忆却像是泡沫,被一阵有些凌冽的海风一吹拂,就碎在了他眼底深潭里。

“布鲁,别惦念了,你回不去的。”孟离也看着那轮浸染在海面上的红日,淡淡地道。

炎鸦叹了口气:“谁不怀念?但是谁都不能回去。这点上我也不得不学学那个圣母白莲花,必须往前。”

“我知道,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我们身后也没有地方可以将自我留存,我只是有点想念亚希密群岛的椰子树。”

孟离的脸黑了大半,他想起了自己刚刚下船的时候,丢死人地趴在椰子树上黏糊了半天,被轩辕两兄弟狠狠地鄙视了很久。虽然知道布鲁不是有意的,那时候他根本没有加入自己这行人的队伍,但是孟离还是瞪了他两眼,弄得布鲁一头雾水。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望海观那边便正式来人了,给歧宗一行人安排了个在观里范围却又比较偏僻的院子,按照这位孙阑的话说,是望海观最清净适合静养的地方,虽然没什么人气但也没有人会打扰而且极其富有简朴的望海观风情,特别老派有韵味,保证不会怠慢各位贵客,不过望海观用膳的地方有些远,他们人手不多,恐怕得歧宗众人自己在院子里生火之类的云云。

苏九九耐着性子一一应和着,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这让孙阑松了口气。

结果帮忙驾驶着马车的孙阑,将一行人引到了这个偏远小院子,几乎离望海观最近的一所用于静修的药观都快一公里远了。

结果还没停车,孙阑就看到那边门口站了一个中年男子,散着头发无聊地倚在门柱旁,等马车近一点了,这个中年男子一眼瞪在孙阑的脸上,差点没把孙阑吓得尖叫。

“师、师师……师父……”孙阑的脸皱成了一团,像个酸掉牙的包子。

望海观观主瞪着这个抠门徒弟,说教也不好说教,边上苏九九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呢。观主只好摆了摆手:“带他们去听涛小院!你说你,办的什么事儿……还好我分了一抹神念来看着……”

话说完,他整个人便化作一滩海水,直接泼在了地上,化为一滩水迹,人影一点都没留下。苏九九憋着笑,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孙阑脸色从红到紫惨得不行,跟调色盘一样,精彩得很,让她觉得肚子都憋痛了。

这下马车又启程,后面负责另一辆马车的孟离和秦时看着路线有变动,孟离只是觉得纳闷,不过秦时因为落在后方,倒是没有看到守在门边的观主神念,但是秦时对望海观熟悉,对自己那个抠门师兄更加熟悉,自然注意到了这座破落的老院子,不由替自己这个抠门师兄的小九九感到寒酸……他不怕被商师姐直接痛揍啊!头真铁!

这句话还是这两天跟苏九九学来的,炎鸦给他解释,是用来表示“某些人不知死活”的意思。虽然商娇总是嘀咕,自己这个师弟好像跟着歧宗的玄鸦学坏了,但是秦时自己并不觉得,只是感到歧宗这乌鸦怪话连篇,十分风趣。

可想而知,这个老实的好孩子是已经被带坏了。

过了数分钟,车队终于停下来了,这座院子明显就比之前那座阔派不少,虽然说不上富丽堂皇,但是装修和设计都明显要精细,高墙宽门,外面望进去能看到分了前后院的七八间小屋,而且院子里甚至有假山鱼塘,里面红白花花的锦鲤追逐嬉戏着穿行在水草间,中庭甚至还打了井供人取用清澈的淡水,不可谓不周全。

之前见过的那中年男子抱臂站在边上,见到车队到了,立刻对着大敞的红木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郭续就跟在他身后,见到苏九九的时候,还行了个抱拳礼,冲她客气得笑了笑。

见状,苏九九从车辕上跳了下来,冲马车里面喊道:“轩辕,走吧,你先把小月放床上再说,你这样老抱着她也不是个事儿啊。”

于是轩辕煜抱着林子月走出了马车,令他意外的是,马车旁边居然站着一个他之前没有感应到的人,此时这个温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自己视线内,自己居然才意识到了他的存在,这怎能不让自视颇高的轩辕煜吃惊。

吃惊之余,他也看到了对方披头散发海纹蓝衫的打扮,不过轩辕煜仍然先问了一句:“敢为阁下就是望海观观主?”

男子双手一鞠,很没正经的拜了两下权当见过礼:“在下望海观,观主商凉。”

一旁的炎鸦没忍住,嗤笑了声,在孟离耳边念叨着:“好商量?”

以商观主的修为,当然听得很清楚,但他甚至懒得转头去看炎鸦,而是一直望着轩辕煜:“不是,是天凉好个秋的凉。敢问阁下就是轩辕氏?”

轩辕煜挑了挑眉:“我们不是在擂台场下边见过么?虽然当时你是借他人身。”

商观主苦笑着摇起头,指了指跟在他身后随行左右的郭续:“我附身在小郭身上的神念并不能彻底感受他的五感,只能勉强认出比较特别的人。但是像轩辕氏这样超出烦人范围的,我只能知你存在,不能通你存在。”

轩辕煜被这个马屁拍得有点舒服,但是这并没让他放下警惕:“虽然商观主说得如此玄乎,但是阁下的境界似乎也不差,至少在我离开马车前,可连你的存在都未感应到。”

商观主笑得爽朗:“那是我自小修道走的路子便是隐匿,但要是轩辕氏全力警戒,那要发现我辈不还是随心所行的事情?这说明歧宗对我望海观的信任足以让你对我们放心,这是商娇的面子,也是我这个父亲的荣幸啊!”

他扯出了父女关系这个大旗,又给了轩辕煜一通马屁和台阶,倒是话里话外对歧宗充满交好的意味,虽然轩辕煜有些疑惑摸不着原因,但听到“商娇的面子”这种话,他也是叹了口气。虽然不能尽信,但是现在似乎也只能接受一下望海观的帮助了,毕竟自己一行人还要去北面……

还没等轩辕煜再理清,他就听到了一道传音。

“我本来就不是东升中人,我知道六界,知道你们算是异界之人,所以我想要询问些其他世界的事情,好决定我自己以后的方向。你看,我是有求于你们的,而且我把自己的需求告诉你了。”

其实就是这个道理,轩辕煜并不怕别人有所求,他知道以东升甚至整个幻世存在的力量来说,即使有让他觉得棘手的角色,也没什么能真正威胁到他生命的家伙,他更担心别人的心思难以言明,因为自己身边还有林子月和歧宗这些人,虽然以孟离和老哥的能力来说,应该也没有能伤害到他们的东西,尤其几个人还聚在一起,更不会给别人威胁他们性命的机会。

但是轩辕煜总归还是比较谨慎的性格,跟林子月经常一时冲动去冒险相反,他本来就是心思更多但却不动声色的人。

既然望海观观主摆出了他的执念,轩辕煜也回应了他,当然还是两人私下传声,没有给任何人知晓:“我可以告诉你六界的事情,不过一切都要在之后细谈。”

然后轩辕煜没有再用传音,直接说道:“小月……这位,林氏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很难办。”

商观主点点头:“我表示遗憾……也祝愿你们能尽快解决这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