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非初言一本正经回答。

孽谨七却捕捉到关键词问:“你跟北爵去过?你会滑雪?”

“以前不会,但现在会了,宫北爵还看到了。”非初言骄傲地撞了撞宫北爵,想让他为她证明。

刀叉插着牛排,放入口中的宫北爵,闻言鼻子发出一声嗤笑,嘲讽意味不加掩饰。

非初言被他笑的尴尬,不由问:“宫北爵,你这样笑是什么意思?我本来就成功了啊?”

“是,是成功了。在儿童区成功了,但在未成年区,你还是只能在地上打滚!”

“哈哈哈――”众人大笑。

非初言被他们笑得尴尬,不想理拆她台子的宫北爵,端着她的食物,往旁边坐了坐。

她一拉开距离,宫北爵瞬间不悦:“坐回来!”

他害她在几人面前,如此丢脸,非初言根本不想理他,所以听到他的话也没动。

早说过,宫北爵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她一犯倔,宫北爵的脸色,直接难看起来。

他反思自己刚才说错话了,但碍于几人在这里,不好道歉,握着刀叉的手紧了紧。

孽谨七是个机灵鬼,见状连忙打圆场。

“北爵,你怎么能这样说小青梅,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玩过滑雪的人,能有这样的成绩很不错了。我相信不久后,小青梅就会战胜未成年区,接着是成人区!小青梅,有这样的决心吗?”

非初言也是个俗人,听到这样的话自然开心,之后冲他点了点头。

她有信心!

见孽谨七三言两语,将非初言哄开心,宫北爵心中虽然不爽,但见非初言终于开心,脸色也好了很多。

他朝孽谨七看了过去,没想到在娱乐圈女人身边打转的,就是不一样!

这小子越来越会,花言巧语了!

孽谨七见宫北爵看他,以为让他为他说话,于是清了清嗓子,开始说:“其实北爵也没什么恶意,跟他住了这么久,相信小青梅已经很清楚,他的为人了吧?霸道强势是他一贯作风,但对你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护的不行,啊!”

孽谨七的脚在桌子底下,狠狠被宫北爵踩了一脚,宫北爵冷着脸问:“蛋糕还堵不住你的嘴?”

不是他眼神示意,让他为他说话的吗?

现在怎么转过头来怪他?

孽谨七委屈的像三岁宝宝。

宫北爵对上非初言探究目光,眸光闪了下,然后灌了自己两杯冷水。

他对非初言好,是自己想做的,但这些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像是在邀功。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对非初言好是本能,不是作秀!

跟宫北爵对视后,非初言瞬间移开了目光,她也很尴尬。

宫北爵的心思她明白,并且一直逃避,装作不明白。

乍听到别人如此直白说,宫北爵对她的不同,非初言有点无措。

“就这样吃饭很无聊,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南铉环顾在场人脸色,提议说道。

非初言现在也需要别的事情,来打碎这尴尬场面,于是立刻同意:“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