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仙侠 > 吃货丹仙 > 第二十一章 奇了怪了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十一章 奇了怪了年

三个月时间,从炼气期六层飙升到炼气期八层,郁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虽然这三个月来,她天天大把大把的灵丹支持,外加这地方的灵气更浓郁,还有法阵加持,修炼速度自是不可同日而语。但这速度,依然是非常可怕的。

而何蒙蒙内心,也是很崩溃的。已经非常小心的控制着了,几乎不去主动修炼了,但竟然还是堪堪达到炼气期八层的境界。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何蒙蒙还是明白的,所以才想努力控制在正常点的范围。但奈何控不住,那飘就飘了吧。

“你的天赋极好,这个是用来改变容貌和修为的丹药,你自己出门在外要注意藏拙。”郁霜最后又多给了一瓶易容丹,“保护好自己,为师等你回来。”

“多谢师傅,弟子走了。”何蒙蒙拜谢过郁霜后,便驾着飞剑离开了,身后跟着章立和田晶晶,带着小七和瓦迪。

郁霜对她是极好的,只要她开口了,基本都是有求必应。就像她想要把飞剑来代步,郁长老就给了她一把。她想要个丹炉方便今后炼丹,郁长老就给了她一个足够用到金丹期的丹炉。那之后,何蒙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她提要求越精细,师傅就给的越精准,但若是泛泛的要求,师傅就会往好的给。

但也因着这种好,让何蒙蒙压力挺大的,都不敢像在自己洞府那般光明正大的大口吃肉了,只能偷偷摸摸偶尔尝尝鲜。

于是乎,现在哪怕是被处罚而派遣到最危险的地方,何蒙蒙也是非常的意气风发。山高皇帝远,到时候谁都管不到她。在师傅那里憋了三个月,她有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想要尝试一番。

——————

宣春镇是每年妖魔来犯频率最高的地方,这里在作战时期通常需要两名筑基期修士加八名炼气期修士共同驻守。

往年主动申请来宣春镇的几乎没有,因为太危险了,死亡率高的时候在一半左右。

但今年,真的是奇了怪了年,几乎都是主动申请过来的。

像陈镇,他今年已经参加过一次了,这次本来可以不用参加的。但结果,他主动申请到宣春镇来。

还有谢腾,谢瑶的大哥,筑基期三层的修为,往年都是走个过场的,今年也主动来宣春镇。

以及谢栋,炼气期十二层的修为,谢瑶的二哥。

大哥、二哥都来了,谢瑶自然也不错过了。

谢长老的子孙后辈都来齐了,他怎么可能放心呢?既然不放心,那么肯定有点小动作的。

于是,他的徒弟也来了两个,分别是范伟才,炼气期十层和孔海,炼气期十一层。

剩下的最后一人高诚,炼气期六层,纯属路人甲、小透明一个。到了宣春镇,他简直就震惊了!

宗门有发布到宣春镇支援的任务的,最低要求是炼气期五层,只要最后能活着回去的,最差也能领到五十枚灵石。

往年都是一些资质较差的,才会领任务来宣春镇,生死线上赚点灵石花花。

今年高诚看不懂了,先不说他炼气期六层竟然成了拖后腿的,就是其他人的身份一个个拿出来也是能震住一大波人的。谢长老的孙子孙女!掌门的亲传弟子!郁长老新收的天才弟子!每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至于章立和田晶晶,嗯,已经被他忽略不计了。

人都到齐之后,便由谢腾和陈镇一起召开了一次会议。

“整个作战时间,长则两个月短则半个月,都有可能。我们需要负责整个宣春镇的安全,往年都是被动作战。今年的话,我们的实力空前的强大,我认为可以主动出击。”谢腾言简意赅的表达了他的想法。

话一出口,立马就获得了谢长老一派的一致赞同。

“既然大家都觉得可行,那么接下来分成两组行动,一组为支援,有陈镇师弟,谢瑶、谢栋、高诚和章立。还有一组为出击小组,有我带队,其余成员为何蒙蒙、田晶晶、孔海和范伟才。”

“谢师兄,不如由我带队主动出击。”陈镇提议道。

“陈师弟,你比较稳妥,更适合负责大后方的安全。我们在前方厮杀,肯定会有漏网之鱼,这些妖魔就要靠你们了。”谢腾委婉但不容拒绝的回绝了陈镇的提议。

陈镇看了看一脸无所谓的何蒙蒙,无知者无畏啊!也罢,左右这次是让何蒙蒙受罚的,总要吃点苦的。谢腾虽然冷了点,但做事还是知道分寸的。

“那就辛苦你们了。”

田晶晶茫然的看着陈镇和谢腾,就这样算商量好了?她这小胳膊小腿的,竟然还要主动去找妖魔杀?找死去吧?

她使劲的朝何蒙蒙眨眼睛,但无奈后者大眼无神,完全视而不见。这很明显是对方针对何蒙蒙的计划之一嘛,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必须要反击,要抗议才行啊!

何蒙蒙这没反应,田晶晶就使劲瞪陈镇,那可是几十年难遇的极品灵根啊,而且还有着超高的炼丹天赋,怎么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但陈师叔竟然也被说服了,田晶晶简直生无可恋啊!

“今天都好好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出击小组随我一同出发。”谢腾结束了会议,率先离开了。

“走了。”田晶晶看着还在愣神的何蒙蒙,推了推她,简直不想说话。

“好。”何蒙蒙起身跟着离去了。

章立也紧随其后。

陈镇目送着何蒙蒙离开,没有上去说一句话。

自从上次出事后,他总觉得何蒙蒙对谁都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他不知道,所以只是被动的观望着。

“陈师叔,我还第一次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还请多关照。”谢瑶一本正经的走到陈镇面前说道。

其实,他并不想来这里的,这里这么危险,哪怕有很多人保护着,还是不安全。就像何蒙蒙脸上那丑陋的疤痕,虽然活着,但有些伤痕对她老说比死了还难受。但大哥要她来,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