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帝心不在 > 第157章 本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傅明奕往旁边看了一眼萧倾,觉得她那眼神里已经有些羡慕崇拜之感了。

小孩子就是喜欢看热闹。

他心里轻轻笑了一下,目光缓缓收了回来。

赵子苑一声令下,果然有士兵赶着车马来了。

赵勇毫无惧色,大马金刀地往前一站,找了快宽敞的地方,摆出姿势大喝一声,拔开上衣缠在腰间,顺势就躺下了。

“来吧!”

哇!萧倾期待地紧紧盯着赵勇的胸膛,见他胸膛鼓起,皮肤粗糙,看着不像是皮肉,像是石头。

全场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盯着赵勇,等待着他的展示。

这让他内心觉得享受。

咕噜咕噜咕噜……士兵赶着马车缓缓驶来。

“吓!”

赵子苑的身体微微前倾,眼睛有些许眯起来。

驾车的士兵小心地驱马往前,一只马蹄缓缓扬起,然后踏在了赵勇的胸膛上。

赵勇纹丝不动地躺在那里,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然后,是另一只马蹄,第三只,第四只。

萧倾的心逐渐提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车轮要碾过去了。

这种马车自身就很重,方才是一只马的重量踏过去,现在是由铁质零件和木头组成的车厢和双轮压过去……

“吓!”赵勇再次大喝一声,在感觉到车轮上来的时候,整个注意力全放在了胸膛上。

萧倾一瞬不瞬地看着车轮一点点地压过去,见赵勇仍然镇定地躺在那里,除了肌肉紧绷,眼珠突出,并没有别的反应,心里也不禁叹服。

这本事,一般人真不行。

待马车完全过去,赵子苑也不禁抚掌大笑,喊了一声:“好!”

赵勇笑着弹跳起身,目光环视一周,已有得色。

周围响起一片掌声,哗啦哗啦哗啦。

赵勇习惯性地抱拳走了一圈,“谢啦各位!”然后放纵自己享受掌声。

就在大家齐声喝彩,对他赞叹有加的时候,傅明奕突然不合时宜地轻轻笑了一声。

赵勇这时候正看着这边,傅明奕一笑他就发现了。

傅明奕的笑声自然并不大,但是赵勇一眼就看出他笑容里的,与当前气氛格格不入的意味。

他对这种神态十分敏感。

他慢慢收敛了笑容,定定看着傅明奕,周围也渐渐静下来。

许多人都发现了这一幕,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来。

萧倾听到傅明奕笑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会儿更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李青河则是竖起耳朵,极力隐藏着眼中的兴奋之光。

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安分的。

“某的本事,这位兄弟似乎不太认同啊。”

要是别人,赵子苑说不定还会饶有兴致地鼓励他们切磋一番。

但是一看是……他翻了翻名册,这个是傅晴染的哥哥,叫做傅瑾言。

一听就是文人的名字。

赵子苑心里有些嫌弃地想着。

总之,如果是这位傅瑾言去和赵勇比试的话,那基本就算是自取其辱了吧?

他正打算给年轻人解解围,没想到他有心救助的年轻人竟然道:“是不太认同。”

萧倾知道,这就是要开始搞事情的信号了。

她挺胸抬头,时刻做好准备了。

“哦?愿闻其详。”赵勇抱起了手臂。

傅明奕笑了一下,把战火引到了赵子苑处。

“敢问都督,我等投军之人今后是打算做什么的?”

赵子苑拧眉正色道:“自然是沙场裹尸,驱尽蛮夷,报效国家的!”

萧倾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沙场驱敌,可是杀的敌人越多越好?”

“那是自然!”

傅明奕悠哉悠哉地背着手,“这便是我不认同的地方。”

他神色平静地看向赵勇,“这位赵兄弟的本事自然是大的,可是,这些本事与杀敌有关吗?”

萧倾就知道,傅明奕的一张嘴,有时候能把死的说活了,活的说死了。

“这……”赵子苑一时也有些语结。

他隐隐觉得这个逻辑似乎哪里有点问题,但是听起来又极有道理,一时嘴笨,便也不知如何反驳。

赵勇沉下脸来。

他正要说话,傅明奕又道:“相比之下,我这位弟弟的本事就实用得多了。”他伸出手来往旁边坐了个姿势,将萧倾给推了出来。

萧倾不慌不忙地微微抬着头,这个角度虽然不够谦虚,但是也及不上傲慢无礼的程度,大概只会让人觉得年幼天真,涉世未深。

许多人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来。

赵子苑心中一动,“你有什么本事?”

萧倾老老实实地说:“本事谈不上,只是在山中时有些小爱好。”她往四周看了看。

这里应该是赵子苑平日操练的大营,除了帐篷之外就是校场,地方宽敞,且还摆放着许多兵器,可谓种类齐全,应有尽有。

萧倾远远望去,又用手指指了指,道:“那边的,我都可以玩吗?”

赵子苑挑眉,心想好大的口气。

赵勇也嗤笑出声来。

“小兄弟,那边的兵器重得很,你莫要勉强,免得伤着自己。”他这话是对萧倾说的,可是说的时候却一直看着傅明奕。

萧倾点头,“看起来时挺重的。那么,赵大哥陪我玩玩可好?”

赵子苑来了兴趣。

“怎么玩?”赵勇有些轻蔑地道。

“有些我没碰过,也不知道如何玩。不如你挑一样,我挑一样,马上马下都来一遍,如何?”

赵勇心里开始琢磨了。

他的骑射功夫并不好,因为他从小练的也不是这个。

不过单说骑马,他也不是不会。

这些年四处奔波,他的马上功夫即便比不上长期练习的骑兵,但应付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该是绰绰有余的。

况且他还可以自己挑选兵器。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他接触的最多的是长剑长矛大刀之类的,便在这些里面挑一样就好了。

这么一想,他很爽快地道:“好,便马上马下地来一遍。”

说着,二人便往校场走去。

众人看着傅明奕和李青河跟着萧倾走过去,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看着瘦瘦弱弱的,怎么那么大的口气。”

“说不定有真本事呢。”

“再怎么也是个少年,哪里比得过力大无穷的赵勇?”

“希望赵大兄弟手下留情啊。”

“那三个人真是奇怪,一个孩子,一个书生模样,还有一个是个瘸子……”

“这样的人也能投军?”

“开玩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