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化仙鬼 > 第一二四章 帝王之策5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二四章 帝王之策5

洞穴中断灵铡起落的声音振聋发聩,少顷,桓瑞在二蛇女的带领下步进了蛇洞。

大略扫了一眼几人,心下稍安,才道,“还好你们都在,方才我到幻邹山找你们,发现那里遍地尸块,似乎历过一场恶战。”

药蛮儿看向他,“鬼王的人来过。”

“桓瑞孩儿,可有将盘古墟的事禀告给天族?”紫绡急道。

“嗯,回天墟时,天门四派主事都在天机阁,无奈之下,桓瑞只好擅闯天机阁将此事上呈给了天帝。”

紫绡不等桓瑞把话说完,急忙追问,“天族准备何时出兵?出兵多少?”

“这个,桓瑞就不清楚了。鹊青告诉我,天帝已遣天门四派主事出使灵族,商量出兵一事。想必现在师哥以及其他三派主事,已经到了四合墟。”

“那便好,鬼王秘术不堪多耽,天灵两族的上层人物定能考虑到这一点。”药蛮儿长舒一口气,看向苍决,“如雪姑娘,时机快要到了。”

如雪姑娘?桓瑞的视线在药蛮儿和苍决之间来回游移,真真一头雾水,正自纳罕着,便见苍决一边点头,一边翘着兰花指理了理耳旁的鬓发。

“墨魁今夜识破了如雪的形藏,定会留一部分人来对付我。两军交战时,我需要几位为我护法。”墨如雪说完,见桓瑞正惑惑盯着自己,冲他微微点了个头。

紫绡坚定道:“好,我们在场的这些人,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墨魁伤你分毫!”

“唉,如雪也没有十足把握,战胜墨魁,我死不足惜,几位见机行事便是。”墨如雪垂下眼帘,不知心怀何如隐痛。末了,踱到石壮一旁,蹲下身说道,“石壮,我现在驭气,让九儿出来同你见一面。”

石壮怔怔地看着眼前人的脸,虽说是苍决的模样,他却轻而易举地识别出了那种小女子特有的凄哀神色,他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苍决的双眼忽然清澈起来,是那种五六岁的小童儿特有的清澈,带着天真、无辜以及一无所知的神色。他先是望了一眼石壮怀里九儿的躯壳,转而将视线移到石壮的脸上。

“石壮哥哥!可想死九儿了!”苍决一把揽住石壮的脖子,亲昵地撒着娇,“石壮哥哥!九儿好像做了一场噩梦怎么也醒不来!”

石壮泪盈眼眶,胸膛里哽咽地剧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轻轻地一下下地拍着九儿的后背。

“石壮哥哥!你怎么哭了?”九儿捏着袖角,笨拙地给石壮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见石壮哭着哭着倏然一咧嘴笑了起来,又道,“石壮哥哥可是想九儿想的难过?以前爹爹去北地行医时,也说想起九儿就要掉眼泪呢!”

石壮忙不迭地点头,胡乱抹了把脸,呜呜咽咽回应着,“瞧我这、瞧我这个哥哥当的,我这次没有给小九儿买糖人儿呢!”

九儿似乎有些失望,撅着嘴惆怅了片刻,“唔,那石壮哥哥下次可以给九儿买吗?”

“嗯!一定买,哥哥把糖人儿李家的铺子,都给九儿包下来!”石壮定定看着九儿,欢喜和难过交织,他觉得九儿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啊,那样也好。石壮暗自想着。

“石壮哥哥!这个粉娃娃怎么跟九儿长的一模一样?”九儿好奇地看着石壮怀中的躯壳,不等石壮回答,鼻子一皱就哭了出来,“石壮哥哥,嘤嘤,你是不是不疼九儿了?”

石壮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道,“怎么会呢,哥哥最是疼爱九儿,刚才哥哥出去玩,碰到了这个娃娃,还以为是九儿呢,就给领回来了。过会儿,等这个小妹妹醒了,哥哥就把她送回去!”

九儿双手捂住眼睛,透过指缝偷偷看着石壮,奶声奶气委屈地说道,“好,石壮哥哥答应了,就要做到。”

石壮拼命点头,心里止不住的难过。

九儿见石壮应了,才稍稍安心,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四周,“石壮哥哥,这是哪儿?我家哥哥哪儿去了?我爹娘在哪儿?这些人九儿都不认识,九儿想回家。”

“好,好,回家……”石壮心如刀搅,哪儿还有家,整个宿安城的人都死光了……想到这里,石壮抽抽鼻子,生生咽下哽咽,对药蛮儿道,“前辈,想个法子,让九儿,睡吧。”他实在不想让九儿失望。

不等石壮说完,苍决陡打个机灵醒了过来,面色严峻地对药蛮儿道,“药祖前辈,九儿身上那女子,叫墨如雪,我猜他可能跟墨魁有些渊源。”

药蛮儿对苍决的表现有些诧异,苍决的修为不低,墨如雪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借着他的身体现了身,可见这位如雪姑娘的能耐实在不小。“辛苦你了,我们都知道了。”

那边九儿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依然如往常那样空洞。石壮定定心神,走上前牵住了九儿的手。

虽然九儿的身体里还住着墨如雪,可九儿毕竟在,带着对自己记忆。

白茹不知是何时出去的,此时提着裙袂步了进来,“我安排了几只蛇精去四合墟守着了,灵族一旦出兵,我们立刻行动。”

药蛮儿和紫绡点了点头,昌空达将方才发生的事跟苍决讲了一遍。

逐流道:“大战在即,逐流不想袖手旁观,可我额上这封印……”

紫绡走上前,“来,我来给你解了。”说着,拉起逐流的袖子踱到了一旁。

石壮往地上一跪,沉声道,“石壮虽然憨笨,可也清楚这次大战意味着什么,九儿或者说墨如雪,既然一定要赶赴疆场,求求你们,务必护住她!”

“石壮孩儿,你放心。”药蛮儿拉起石壮,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场所有人也都沉沉点了头。

白茹见洞中的气氛压抑极了,故作轻松地笑道,“深夜视物不明,天灵两族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与傀儡兵作战。

白茹估摸着,既然要发兵怎么也得日出之后。咱们闲着无事,着急也无甚用处,不如欢宴一场,为大战壮行!几位看,如何?”

“好!”药蛮儿一甩袖子,爽朗笑道,“小白茹!上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