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妖女乱国 > 二百七十七、无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檀道济自然不会以为自己女儿敢造个假的玉玺,只叹息道,“她这两年也算走南闯北,估计也是无意间寻获的。只是她怎么如此沉不住气,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拿出来了。她应该清楚,多少人对这玉玺虎视眈眈,甚至不惜血洗北凉国,也要将此物据为己有。”

田叔闻言担心道,“将军是说女郎有危险?那可要传令给孟师,让他带人去保护女郎?”

檀道济突然气得用拳头猛砸了一下案桌,“这个臭丫头!她就不知道害怕吗!非要把天捅个窟窿才算完吗!”

田叔最偏心邀雨,忍不住道,“女郎这脾气,可是随了将军您的……”

檀道济瞪了田叔一眼,“你别捧我,我可没她那么胆大包天!”

檀道济虽然生气,可他是真心疼爱邀雨,不可能放任此事不管,他思索片刻吩咐道,“孟师的人不善打斗,去了怕只会碍手碍脚。让他潜伏在四周,如遇紧要时刻,再出手保护雨儿撤离。”

田叔点头,“将军英明,如此却为最佳了。那,您可要按女郎建议的,回去青州暂避?朝廷那边,怕是再有几日,也能收到消息了。”

檀道济摇头,“我不能走。我若走了,肯定会被人叩上意图谋反的帽子。送大郎和二郎去青州吧,若真有万一,也算是保全了我檀家一条血脉。记得一定要瞒住他们两人,否则这两个愣小子,肯定会冲过去添乱!”

田叔有些为难,“怕也只能瞒住一时,此时实在太大了。”

檀道济叹息,“瞒得一时是一时……实在不行,就给我捆起来,总之不许他们离开湖陆军营。”

田叔点头,“喏。老奴这就去安排。”

檀道济抬手制止,“不忙。”他想了想,“还是先趁人没有察觉之时,往巴陵清音观多加派些人手吧……我们府中还算安全,她却是只身一人在外。”

田叔闻言叹息,“将军,您看您,无论何时都想着夫人。您跟夫人也冷了这么多年了。您明明心里在意夫人,何不同她低个头,请夫人回来。到时不仅夫人不用再受苦,便是女郎和两位郎君也不会再同您有隔阂了。”

檀道济望向窗外,目光悠远,似乎透过那窗纱,就能看见当年谢氏同她提及巴陵时的模样。还有他上次偷偷去巴陵,看到的一身道袍的谢氏,站在巴陵城楼上,衣袖临风的背影。

檀道济淡淡道,“她已经从这樊笼里跳出去了。何苦再将她拉回来?就让她轻松自在地留在她最喜欢的地方吧。”

田叔惋惜地叹了一声,多好的一对儿璧人啊……

檀道济忽然站起身,“今夜就送大郎和二郎离开。告诉门房,我明早要提前入宫拜见皇上。”

田叔惊讶地看向檀道济,“将军,您难道要将此事告知皇上?!”

檀道济的身板笔直,“我从未有过专权自重的心思,又有何不可对皇上说的。与其让皇上从别人那里添油加醋地知道此事,不如我亲自去禀明。”

田叔想了想,觉得也的确如此。于是他立刻转身出去,安排车马送檀植和檀粲去青州避祸。

翌日一早,天还未亮,檀道济就已经坐车向宫门而去。

路上遇到巡逻的官兵,一看是檀道济的车架,都不敢阻拦,直接放行。

到了宫门口,檀道济将自己的令牌递给守门的羽林军,“请禀告皇上,臣檀道济有紧急军情上奏。”

羽林军一看是檀道济,立刻将令牌向内宫传递。不一会儿就到了刘义隆的面前。

此时刘义隆刚刚起床,正要梳洗更衣准备上朝,便得知檀道济来了。

刘义隆深知檀道济不是莽撞之人,便吩咐,“速请檀将军入宫。”

檀道济一见到刘义隆,就二话不说地跪了下去,先是猛磕了三个头,随后伏首在地,“臣,有罪!”

刘义隆被檀道济这一气呵成的请罪弄得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义隆虚扶了檀道济一下道,“大将军何出此言啊?你劳苦功高,又是朕的辅国之臣,朕对将军是一百个放心的。有什么话,将军先起来再说。”

檀道济当然知道这是刘义隆的客套话。他依旧跪伏在地道,“请皇上摒退左右,罪臣有要事上奏。”

刘义隆不知道檀道济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只好摆摆手,让寝殿中的人都退出去。

檀道济此时依旧以头触地道,“罪臣的女儿于少帝在位时,被判流放,驱逐出宋。这两年来,她一直在北地游荡。谁曾想她在无意间,竟然寻得了失踪已久的传国玉玺。如今这玉玺同小女皆被扣押在北凉,臣得知此事后,不敢善专,故而清晨打扰皇上休息,想请皇上定夺。”

刘义隆听到“传国玉玺”四个字后,就已经有种血脉逆流的感觉了。

在檀邀雨眼中是真是假都无所谓的玉玺,乃是中原皇室正统的最高象征。只有它在刘宋的手中,文人国士才会甘心归附,南边的朝廷才能毫不迟疑地以正统自居。

刘义隆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他拼命地握紧拳头,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将军是何时知晓此事的?”

檀道济答,“昨日夜间。臣不敢怠慢,几经核实,确认消息无误后,就立刻进宫来禀报皇上了。臣教女无方,导致她不知轻重。还请皇上念在臣为朝廷效力多年,臣女尚且年幼的份上,饶她一命。臣愿解甲归田,以赎其罪。”

刘义隆心里清楚,檀道济这是以退为进。且不说檀道济三朝重臣,便是檀邀雨发现传国玉玺这一件功绩,刘义隆作为南宋的皇帝都只能感激涕零,绝没有再惩罚她和檀家的可能。

但刘义隆隐隐也觉得,檀道济说的并非全是虚言。他是真的愿意用自己的官职,来换女儿的性命。

刘义隆从小就不受他的父皇刘裕喜爱,所以他对这种孺慕之情既渴望,又有些不解。

“檀将军应该知道,你的女儿即便是再出色,也终究是女儿身。有朝一日,嫁作他人妇,她甚至都不能再算是你檀家的人。你真的愿意为她放下一身功名利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