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游戏 > 英雄联盟之神河系统 > 变异得飞升者(恕瑞玛复苏篇)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变异得飞升者(恕瑞玛复苏篇)

泽拉斯将一枚又一枚闪电箭投向皇后的寝宫,将寝宫化为冒着火的碎石,同时也杀死了王后和新生的皇子。皇帝冲进了皇后的寝宫,但却正面遭遇了泽拉斯,他的双手因奥术能量而发出火光。

皇帝的卫兵发动了进攻,但泽拉斯将他们和皇帝一起化为灰烬骨架。泽拉斯将这些血债都嫁祸给了一个俯首称臣的地区的法师群体,阿兹尔登上王位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率兵针对该地区的人民进行了血腥的报复行动。

阿兹尔加冕为恕瑞玛皇帝,泽拉斯,那个曾经无名无姓的奴隶男孩依然伴他左右。泽拉斯一直以来都梦想着这一刻,他希望阿兹尔废除恕瑞玛的奴隶制度,并如约将他认定为自己的兄弟。

阿兹尔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继续扩张帝国的领土,三番五次地回绝泽拉斯关于废除奴隶制的提议。对于泽拉斯来说,这更加证明了恕瑞玛的道德沦丧,阿兹尔无视自己的承诺让他怒火中烧。

有一天,阿兹尔面目狰狞地提醒泽拉斯,他不过是一名奴隶,他应该记住自己的位置。

那一天,泽拉斯心中仅存的一丝高尚彻底消亡了,但他还是毕恭毕敬地俯首鞠躬,表面上接受了阿兹尔的决定。

后来阿兹尔继续着自己的征服大业,而泽拉斯也一直都伴其左右,不过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谨小慎微,逐步增加自己在一个地区的影响力,现在的他密谋着将这片土地据为己有。

要盗取一个帝国绝不是一件小事,泽拉斯知道自己还需要更多力量。着名的雷克顿飞升的传奇故事向世人透露,一位凡人并不一定要由太阳祭司选中,任何人都可以崛起。

所以泽拉斯开始密谋偷取飞升者的力量。奴隶永远都没有机会站在太阳圆盘上,所以泽拉斯开始向皇帝灌输虚荣,让皇帝自我膨胀,将统一全世界的帝国愿景植入到阿兹尔的脑海中。

但这样的梦想不可能达到,除非阿兹尔能够和恕瑞玛史上最伟大的英雄们一样实现飞升。久而久之,泽拉斯的坚持换来了回报,阿兹尔宣布他将要进行飞升仪式,他宣称自己已经获得了资格,可以成为比肩内瑟斯和雷克顿的飞升者。

太阳祭司们对此表示反对,但阿兹尔的傲慢已经无法控制,在饱受痛苦、折磨至死的威胁之下,太阳祭司们不得不屈从于阿兹尔的命令。

飞升之日来临了,阿兹尔大步走向飞升神坛,泽拉斯依然跟在身边。内瑟斯和雷克顿都没有出席,因为泽拉斯为已经事先安排好将他们支开。

他削弱了一具魔法石棺的封印,让里面封印的火焰灵兽成为定时炸弹,当它最终打破禁锢的时候,只有雷克顿和内瑟斯有能力击败它。这样一来,阿兹尔就丧失了唯有的两个能够保护他的人物。

阿兹尔站在太阳圆盘下方,就在祭司们开始仪式的前一刻,事件向泽拉斯意料之外的方向峰回路转。

这位皇帝转身走向泽拉斯,告诉他,他已经自由了。他和恕瑞玛所有的奴隶都已经从枷锁之中解放了。他拥抱了泽拉斯,认定他为自己永世不忘的兄弟。

泽拉斯呆住了。他被赐予了曾经想要的一切,但是泽拉斯的计划必将导致阿兹尔的死亡,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泽拉斯继续下去。

太多的环节已经开始运转,太多的牺牲已经奉上,泽拉斯已经无法回头了–无论他心中多么想停下来。皇帝这番话刺穿了泽拉斯心灵周围的苦痛枷锁,但这番话迟到了数十年。

阿兹尔对于自己即将面临的毁灭毫不知情,毅然转身回去。牧师们开始了仪式,将太阳的强大能量召唤降世。

随着一声掺杂了愤怒和悲伤的吼叫,泽拉斯将阿兹尔推下神坛,含着泪看着自己曾经的朋友被烧成灰烬。

泽拉斯顶替了阿兹尔的位置,太阳的光芒灌注了他,将他的血肉重新塑造成飞升者的身躯。

但是这次仪式的能量并不属于他,而他的背叛之举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被释放的太阳之力摧毁了恕瑞玛,神庙崩塌断裂、城市夷为平地。

阿兹尔的子民也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所吞噬,沙漠咆哮着吞噬了整座城市。太阳圆盘陨落了,几代帝王建立的帝国在一天之内化为乌有。

即使城市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泽拉斯也依然用魔法力量掌控着太阳祭司们,让他们无法终止仪式。

巨大的能量灌注到他体内,与他自身的黑暗巫术融合凝固,着称了一种强大的能量体。

他不断地吸取着太阳的力量,与此同时他的肉身被彻底吞噬,随即重塑为闪闪发亮的奥术能量漩涡。

泽拉斯的阴谋显露了,这时雷克顿和内瑟斯迅速赶到魔法风暴的中心。他们带来了那具封印着永恒火焰灵兽的魔法石棺。

两位飞升者艰难地来到飞升神坛,这个时候泽拉斯刚好从致命的强光中跌落出来。刚刚诞生的飞升巫灵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兄弟二人扔进了石棺,然后再次使用附魔的锁链和强大的禁锢符咒施加了封印。

但这还不够。泽拉斯还是凡人时的力量就很强大,再结合飞升者的神赐–他几乎所向无敌。他打碎了石棺,只剩下一些碎片和锁链依然禁锢着他。

雷克顿和内瑟斯冲向泽拉斯,但凭借他新得到的强大力量,他以一敌二打成了僵局。

他们周围的城市还在崩塌着,尚未被黄沙掩埋的城市遭受着这场战斗的蹂躏。兄弟二人勉强将泽拉斯拖行到了帝王之墓,这是恕瑞玛最伟大的陵墓,这座密室的锁和守卫坚不可摧,只听命于皇帝的血。

雷克顿将泽拉斯擒拿摔进陵墓,然后向内瑟斯疾呼,封上密室的门。内瑟斯怀着沉重的心情照做了,因为他知道这是阻止泽拉斯逃跑的唯一方法。

雷克顿和泽拉斯堕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他们在里面僵持着,禁锢在永无止境的斗争之中。而在外面,曾经伟大的恕瑞玛文明倒下了。

无数个世纪过去了,在时间的作用下,即使是雷克顿的伟大力量也开始衰弱,他开始变得软弱,使得泽拉斯侵入了他的思想。

他用恶毒的谎言和幻象扭曲了雷克顿的心智,将针对内瑟斯的憎恨灌注到他的脑海中,在泽拉斯编织的故事中,背信弃义的内瑟斯抛弃了自己的兄弟,抛弃了很久很久。

终于有一天,沙漠之下的帝王之墓被希维尔和卡西奥佩娅发现并打破了,泽拉斯和雷克顿全都在沙石的爆炸中重获自由。

雷克顿感知到了自己兄弟的存在,冲出了废墟,他的心智已被扭曲,几乎等同于一头野兽。经过无数个岁月,恕瑞玛重获新生,魔法般地从沙漠之下升回地面,泽拉斯感知到了另一个灵魂也从黄沙之下回归尘世,一个他以为早已陨灭的灵魂。

阿兹尔也刚刚重获新生,并成为了飞升者的意愿,泽拉斯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没有和平可言,除非其中一方彻底消散。

泽拉斯找到了沙漠的中心,重新获取的力量,同时还了解了这个世界所发生的改变,自从他被囚禁以来,已经过去了数千年。

他窃取的力量每一刻都在增长,他看到了一个等待征服与收割的世界,一个充满了各色凡人的世界,而这些凡人都将对他们新的可怕的神只顶礼膜拜。

虽然找到了自己的力量,虽然早已不再是那个无名的奴隶男孩,但是泽拉斯心里清楚,他依然被铁链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