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现言 > 当娶则撩 > 第501章 将功赎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车上,似是因为谈槿在的缘故,几名警察都没有说话。

到了警局,几人同谈槿一同进入警局,没再理谈槿。

谈槿四处寻着与她交谈最多的那警察小哥,不过看了一圈,也没见到那小哥。但转念一想,上了一天一夜的班,这时候也是该下班休息了。

如此,谈槿只好直接去找警局的相关负责人了。

才走两步,就见到了一人打开门,从房间中走出。

“谈槿?”

警察小哥虽换上了日常的衣服,但谈槿还是一眼认出来了,三两步走到那小哥身边。

“我想知道,负责戚白芷这案子的人是谁?是你么?”谈槿先开口问道。

“我?我只是初入警局不过一年的人,做做笔录什么的还行,怎么可能是案件的负责人呢。”

小哥那略为害羞、有些可爱的表情,再次浮现于脸上。

“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小哥问道。

“有些事。”

这三个字,在小哥听来,却有些隐晦的含义。小哥渐渐有些不自在,同谈槿说话也开始有了敷衍。

前后的反差,谈槿很快听了出来。可这变化来得莫名其妙,再加上谈槿与这人连熟人都算不上,谈槿就没去深究。

“所以,我可以去找谁呢?”谈槿再次问道。

“我们领导在,你要不问问他吧。”

小哥很明显是不想与谈槿说话了,告诉谈槿这领导的名字,说完之后就远离了谈槿身旁。

“多谢。”然而谈槿道的这句谢,小哥并没有听到。

随后,谈槿寻了别人,问出了这领导的办公室在哪里。

但这些人听见她找这位领导时的模样,让谈槿有些奇怪。

走到楼上,谈槿发现这楼道里全是人,大多都是上了岁数的白发老人。

谈槿向前走了两步,立刻被坐在一旁的老人拽住。

“哎哎哎哎,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排队?上后面等着去。”

“是啊,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不讲道德,说插队就插队。”

“可不是,我跟你说,前几天……”

旁边的老人附议的附议,说话的说话,嘴中满是对谈槿的不满,唯独在最后面的两个老人,默默和谈槿打了招呼,让谈槿坐在他们后面。

谈槿略带疑惑走到两位老人身后,轻声问道:“爷爷奶奶,这是在做什么啊?你们都是要找这个领导的人么?”

“丫头,你不是这儿的人吧。”老奶奶道。

“嗯,我不在这里住的。”

“整个二楼,都是这副局的办公室,我们都是有没解决问题,才回来的。”

老奶奶的解释,让谈槿更疑惑了。

如果是主要处理这些的话,那这人就不可能会有其他时间处理其他事情。

“是这样啊。”谈槿看了在前面等着的这么多人,不禁咽了口水。

这么多人,别说一上午,就一天他也是见不完的啊。

“对了小姑娘,你领没领号啊?”

“啊?还要领号?”谈槿说着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

“别看了,在你后面那个小屋领。”

老奶奶的提醒,让谈槿这才注意到身后的那小屋。

小屋上面有个窗口,谈槿走过去的时候,里面的人看了她一眼,随后什么都没问,直接递给了谈槿一张卡片。

坐回到原位上,谈槿随口寻了个理由,讲明白刚刚之所以会直接走过去的原因,随后很快的和一群爷爷奶奶打成一片。

“噢噢噢,原来这个人这么清廉的。”谈槿在爷爷奶奶们的话语中,渐渐了解了这副局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副局长,不为恶势力低头,正直无私甚至连爱子犯错都毫不手软。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在这种事上退缩的吧,谈槿脑中如此想着。

不知不觉间,前面的人渐渐走了进去。这分局地方不大,二楼的面积也并不大,几个人进去之后,外面就空旷了不少。

谈槿看着前面的人越来越少,即便是中午该休息的时候,这办公室也没缺过人。

轮到谈槿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

谈槿进到办公室中,就见到那副局眉头紧锁,手中的文件不停地翻动着。

这副局听说已有四十几岁,但无论是从肉眼可见的体型还是面孔来说,都一点不像四十多岁的人。

听见关门的声音,这人放下手中的文件,严肃的表情瞬间缓和不少。

见到谈槿,副局很是惊讶,似是没想到这进来的人年纪这么小。

“甘副局,最近有一个案件,是一个叫戚白芷的吸毒案件,您应该知道吧。”

“你这是,想来找我疏通关系?”甘副局似笑非笑地看着谈槿。

这人的直白爽利,让谈槿内心确定了刚刚听见的那些话。

“我是戚白芷的朋友,这次来只是想给找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哦?”

与年轻人之间的对话,让甘副局心态也年轻了些,语气不自觉的轻松许多,但都只是表象。

谈槿所说之事,是与老人们的事不同的。

“我是一名军人,参与过扫毒行动,自然知道这些东西的危害。接下来要说的,算是私心,也算是为了其他受害者。”

“你说,我听。”

“可能您有些细节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就多说一些。戚白芷对于毒品的了解远超于普通人,说她主动会使用这些东西,我是不信的。”

甘副局听着这熟悉的开场白,嘴角微扬道:“每个吸毒患者的家属,都是这么说的。”

“前些日子,我和她在一起待过几天,几乎是形影不离,从没发现她有任何异常举动。或许一些事可能会影响到她,但她肯定不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排解心中烦闷。”

谈槿尽可能的让戚白芷在甘副局心中的形象不至于那么差,然而她的话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甘副局的判断。

“可吸毒就是吸毒,你说什么都无法为她开脱。”甘副局道。

“我不为她开脱,这一次来,我就是想以戚白芷为饵,将这一条线都拎出来。于您、于我,这都是一个双赢的提议。”

听过谈槿的话,甘副局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敲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