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科幻 > 快穿之回到前世去逆袭 > 第481章 包子本包的报仇(25)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81章 包子本包的报仇(25)

女记者检查摄像机的动作非常快,在所有人都被杨崇山与摄像师的打斗吸引走了眼光的几秒钟时间里,她就已经将东西取出来,藏好了。

而就在她掏出手机开始录制的时候,她的目光转向了云裳方向,看到了云裳刚好看过来的眼神。

以为云裳是担心摄像机的问题,她冲着云裳安抚地点点头,示意对方安心。

云裳明白她的意思,也回着点点头。

其实,云裳会看向女记者,并不是因为担心。

今日会发生冲突的情况,她早就料想到了,也没完全指望女记者,她早就在校长的办公室装下了摄像头。

若是女记者没出问题,那之后她会销毁掉自己录的视频,但若是女记者的被毁掉了,她的这一份,就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

女记者再开始录制的时候,摄像师与杨崇山已经打在了一起。

原本摄像师只是想要制住杨崇山,防止他再继续破坏摄像机,但杨崇山心知今天这一幕,绝对不能被带出去,那是关于他整个一生的未来,他如何能作罢?自然是拼了命地想要去继续毁掉摄像机。

这人原本就有几分蛮劲,现在又是拼尽全力的状态,身体强壮于他的摄像师,竟几次都差点拦截不住他,好几次都差点被他冲到了摄像机面前。

“还看什么,还不赶紧去拉开他们!”高远达最初也被杨崇山的动作给惊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赶紧对身边的人说道。

校长的心一动,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但杨崇山虽然破罐子破摔,可若能成功,这不失为一条路。

事情只要还控制在学校内,他就有把握压下来,但若是闹出学校了,那便是牺牲了杨崇山,火还是有可能烧到他的身上去。

更何况,杨崇山是他的亲侄儿,他对他,也是不舍的。

“对对对,快拉开他们,快……”几乎是高远达话音刚落,校长也就跟着急急地对身边的人说,一边说的时候,他一边冲着那些人使了使眼神,目光尤其暗指向依旧还躺在地上的摄像机。

于是,办公室内,在高远达跟校长的招呼之下,黑压压的一群人,突然冲向到了还在扭打在一起的杨崇山与摄像师。

云裳看得出来,这一群人主要就是分成了两股势力,一股属于高远达,主要是认真地想要分开杨崇山跟摄影师;另外一股属于校长,他们则是在其中主要负责推搡。

“小心……”校长办公室已经算是学校里最大的办公室里,但人实在是有些多,最终还是无可避免地让人群接触到了摄像机,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之后,好几只脚,就同时踩在了摄像机上面。

踩上去还不算,有人伸出了黑手,恶意地推就在摄像机附近的人……

又是几声惊呼,人有人站立不稳,人挤人之下,摔了一片。

其中就有两三个人,都压在了那可怜的摄像机上面。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一声怒吼,是出自于神色愠怒的高远达。

他这一声声音实在是太大,场中的人都震了一下,刚好这时候,杨崇山跟摄影师也被人分开了,场面倒是突然之间就静了下来。

然后,所有人就看到了那已经被踩跟压得明显坏了的摄像机。

看着那差不多已经四分五裂的摄像机,高远达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而同样看到这样的情况,校长的脸色简直是称得上愉快。

就在这时,云裳敏锐地发现到一个站在杨崇山身边的中年男人,突然对着正在用手机摄影的女记者指了指,杨崇山一个激灵,陡然冲向了女记者。

“你干什么,你……”杨崇山的动作太快,女记者便是有了防备,也没能躲开,手机突然就被杨崇山给抓住了,她死抓着不想松手。但女人的劲再大,哪里能比得过男的?

几乎只用了两秒钟,女记者手上的手机就被杨崇山抢夺了,而这时,摄像师冲了过来,想要如法炮制,从杨崇山的手里将手机重新夺回来。

然而,女记者会死死抓住手机,那是为了保护手机,但对杨崇山来说,这手机就是个烫手的山芋,他恨不得将它大卸八块、粉身碎骨才好,所以在摄像师冲过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要将手机往地上扔。

他这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得摄像师的一只手也才刚碰到他而已,那手机就被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顿时跟还躺在地上的摄像仪一个下场。

看着摔在地上,成了两半的手机,女记者跟摄像师都愣住了。

而直到此时,杨崇山还不放心,他又弯腰去捡手机,摄像师见状,立马冲上前去,也抢着要捡手机。

但杨崇山站立的位置比他好,而且发现他也冲过来之后,他一横身,就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摄像师。

接二连三地被杨崇山坏事,摄像师心中火气横生,他攥着拳头,就是一拳头打在杨崇山的腰上,想要给这个人一个教训的同时,借着力量,推开杨崇山。

摄像师的力量是在杨崇山之上的,但手机里的东西,若是还在,对杨崇山来说,不堪设想,他承担不了那样的后果,与此相比,挨几下打,反而是无碍的。

所以他生生地忍下了摄像师的拳头,咬着牙,抓住了地上已经变成两半的手机。

摄像师没想到自己打了两拳,杨崇山竟然一动不动,心中一发狠,又是一拳,用力地打在了杨崇山的身上。

这一下杨崇山有些吃力不住,整个人一下趴着摔在了地上。

他摔在地上,摄像师这才看到了那被摔坏的手机,已经又被杨崇山抓在手里了。

这种时候了,杨崇山又抢了手机,他想要做什么,根本不需要再说。

摄像师真的是气急了,扑上去,一边对着杨崇山拳打脚踢,一边想要从他的手里将已经坏成两半的手机抢过来。

可,都这样了,杨崇山宁愿挨着打,不还手,都要狠狠地将那手机拍在地上。

这下,手机是彻底报废了。

而手机报废的那一刻,杨崇山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似乎这时候才感受到了身上的疼痛,他刚松口气,立马又倒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肌肉都抖了抖,他猛地转身就跟摄像师打在了一起。

“将他们拉开!”杨崇山毕竟是学校里的老师,这样跟人扭打在一起,简直有损学校的形象,高远达再一次出声。

校长这次却没说什么。

很快两人就被拉开了。

这一些事情,说起来慢,实际发生都是在极短暂的时间内,这时候,终于彻底安静下来,众人才发现,校长办公室简直一团乱。

但再怎么乱,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地上四分五裂的摄像机跟那几乎被毁坏成了零件的手机。

事到如今,云裳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了,她没在出面。

“杨老师,三个小时过去了,算出来了吗?”高远达难得地没了脸上的笑容,冷着脸问杨崇山。

杨崇山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高远达问的是什么——这么打了一架之后,他都快要将自己还在算奥数题的事给忘记了。

杨崇山能出手打人,先后毁了摄像机跟女记者的手机,本就存了破罐子破摔的心思,现在更是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光棍姿态,反问他早就看不顺眼的高远达:“没算出来,怎么了?”

“杨老师自己出的题,还是拿来考校学生的,结果连自己都不会做吗?”高远达问道。

这句话,若是先前拿来问杨崇山,他或许还会脸红,但现在,他不但毫无事情被揭穿的羞愧,反而冷笑了一声,指着云裳,反问道:“他不也做错了?”

看他那说话的逾期,好像云裳做错了,那他做错也是理所应当的,高远达差点都被他气笑了。

云裳也被杨崇山这理所应当的语气,给弄得无语了。

不过,更让她无语的是,她竟然发现在场好些人都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云裳:“……”

看来自己先前露的几手,给这些人留下了太深刻的影响,不知不觉让这些人竟然高看她到这样的地步。

既然如此……

本来已经决定不再出面的云裳,往前一步,在高远达出声之前,抢先问杨崇山:“杨老师这意思是,你作为我的数学老师,因为我这个学生做错了那道数学题,所以你解不开是正常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想知道,父母给我们交钱,让我们来学校,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这个世上,有些数学题,连科学家都解不开,偶尔遇到我解不开的题,这是正常的情况。”大概也觉得自己这样说太光棍了一些,于是,杨崇山又补充了一句,“这次的出题,确实是我的失误,那题超纲了,我都解不开,你算错也是正常的。”

说着说着,杨崇山反而有些宽慰起云裳来了。

云裳却不稀罕他的“好意”,淡淡一笑:“杨老师的逻辑,可真是太乱了,一会儿说我都算错了,你解不开也是正常的,现在怎么又说你解不开,我算错也是正常的?”

杨崇山以为自己最后释放的善意,云裳就该知情识趣了,没想到她还敢这样说话,这是想要让他承认不如她吗?他偏不!

“你没听懂我说的话吗?我的意思是我解不开,你做错也是正常的。”

“可是,”云裳似笑非笑地望着杨崇山,这让杨崇山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太妙的预感——他可还没忘记,就在这间办公室内,好几次云裳对着他做出这样表情的时候,都发生了对他来说不太好的事情,就在杨崇山皱眉的时间里,他听到云裳继续说道,“我明明算对了啊。”

高远达是在场第一个反应过来云裳这话的意思的人,他当即用震惊的目光看向浅浅淡淡笑着的云裳。

高远达有些激动,许多年,他已经许多年,没有这样震动的情绪了。

上一个让他体会这般惊才艳艳的人,已经是二三十年的事了。

他没想到此生还会再次遇到这样一个人才,而且对方的年纪,才十五岁啊。

“你……你说什么?”杨崇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连高登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云裳,跟着杨崇山,一起问道,“你、你说你没错?”

“对啊。”云裳点点头,再次肯定说道,“这么简单的题,我怎么会做错呢?”

杨崇山有些接受不了云裳这样的说法,他脱口而出::“你明明说你错了!”

“杨老师还明明说过你解不开我算错就是正常的呢。”结果现在她算对了,那他解不开怎么算?

先是听信了云裳说的做错了,现在又被对方告知没错,如此反复,让杨崇山再不敢轻易相信云裳的话,他大声质问:“你凭什么说你是正确的?”

云裳不咸不淡地反问:“杨老师的意思是,我做错了吗?”

杨崇山:“……”

“既如此,要不,杨老师你继续把正确答案算出来?”

杨崇山:“……”他要是能算出来,哪里还有现在的事情?

“好了。”事情再说下去,倒是越扯越远了,高远达再次出声,将事情拉回到主线上来,“现在是不是该继续讨论下,所谓的高登泄题、褚子言作弊事件了?”

“误会,都是误会。”这场鸿门宴的发起人,校长却在这个时候,一副和事佬的面目出现,“既然褚子言同学已经证明了,误会也就解开了,高登老师跟褚子言同学,都是清白的……”

“可是,校长先前不是一口咬定,你手里有铁证,能证明高登泄题,杨老师也是口口声声声称有人证,能证明此事?”高远达一边说,一边看了周围的人一眼,“现在趁着大家都到齐了,校长跟杨老师,是不是该把所谓的人证、物证还有铁证,展示出来给大家看了?”

“高书记,这都说了是误会……”

“误会?”高远达冷声反问,“你堂堂校长,亲自说的有铁证,一句误会,只怕不能服众吧?”

校长有些讪讪,以往这种时候,他只要稍微服软,高远达就会退步了,怎么这次如此斤斤计较:“高书记,这不是我们也没想到褚子言同学会这么厉害嘛,真的是误会,一切都是误会……”

“所以,堂堂的一校之长,就真的是听了某些人两三句话,毫无证据,只凭着猜测就断了高登跟褚子言的罪?”

话说到这样,校长如何还不明白高远达一定要追究到底的态度了,他看了一眼地上四分五裂的摄像机还有手机,再看看办公室内的人,双眼微微眯着,似乎决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