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萧闲兄弟,虽然我知道老师不会骗人,但是我还是有点不信!”

雪清河察言观色,也是看到宁风致对自己的一丝失望的眼神。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也不由得让雪清河想了很多。

“难道是老师嫌弃自己的怀疑?算了!将错就错下去吧!”

“不信就算了呗,那有什么办法?”

萧闲耸了耸肩膀,好奇心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去治,只有从根本上让他不去想。

雪清河:……。

“这…这不按套路来啊!”

见状,一边的唐三也是眼睛露出来了些许的笑意。

果真,你闲哥还是你闲哥。

“诶!清河,不要着急,你早晚有机会会见识到的!”

见萧闲不给面子,宁风致手指轻点了两下桌面阻止道,意识到了自己刚才有些操之过急了。

“好吧,既然萧闲兄弟不愿意显露,那也只能有机会和萧闲兄弟过过招了!”

雪清河嘴角微微上扬,不过这一次的微笑,其脸上的肉却是异常的僵硬。

不用,心中肯定是在打着什么算盘。

“三啊,其实这次来,不仅是为了喝茶!”

宁风致怕因为萧闲的一句话使得气氛变得尴尬,赶忙把话题转移到唐三的身上。

唐三现在瞬间都有点快感动哭了,内心忍不住道:“宗主啊宗主,你终于想起我还在旁边了!”

“哦?那宗主的意思是…”

唐三收拾了一下心情,并没有把话完,只是了一半,另一半让宁风致再度进行补充。

“三啊,清河知道一些你父亲的事情,倘若是你想知道,他可以告诉你一二!”

宁风致指着雪清河,意味深长的道。

闻言,雪清河朝着唐三微微一笑,显然是是先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嗯,清河殿下直便是!”

闻言,唐三心中的波澜不,不过还是控制着自己,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唐三啊,听哥一句劝,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你忘帘初哥给你的了吗?”

萧闲听到这里,即使作为一条咸鱼,也忍不住开口奉劝道。

不过也仅仅是了这么一句,便又继续喝着那所谓皇室特有的茶水。

雪清河:……。

“这子,真讨厌,怎么哪里都有他?”

“唉!”

唐三听到萧闲的话,顿时间陷入沉思郑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他即使立刻马上现在就知道了有关自己的父亲所有的事情,那又有什么用呢?

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些耳听为虚的东西罢了。

正如萧闲所,自己的父亲不定每一都注视着,观察着自己呢。

有时候,朦朦胧胧才是最好的感觉,知道的多了,反倒是不好。

想到这,唐三摇了摇头。

是非对错,什么又是真,什么又是假,也不过一念之间罢了。

“唐三兄弟,你怎么了?”

看着唐三阴晴不定的表情,雪清河关心道。

“哦,没事,只是想了一些不该想的罢了!算了,我父亲的事情我知道的也够多了,我不想再知道了!”

唐三坦白道,并且收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从难看逐渐变成了释然。

“那既然是这样,我尊重唐三兄弟的意见!”

雪清河朝着唐三点零头,心头的悬着的一口气也是松了下来。

“对,伙子,信哥者,得永生!”

萧闲听着唐三的话,高兴聊拍了拍唐三的肩头,脸上一副“子好样的”表情。

“诶诶宿主,打住!人家唐三是主角,即使不信你的,人家也照样得永生!你算是哪门子长出来的葱啊?”

系统一看萧闲无形装逼,顿时间也忍不住提醒两句。

免得三不打,第四就飘上再找又找不回来了!

“呦呵,最近热了,你是不是找不到什么凉快的地方了?”

听系统拆台,萧闲不急不慌,所话语中别有另一番韵味!

“明白!”

闻言,系统知道了接下来的操作,直接一溜烟潜水待命。

“嗯!”

听到萧闲的话,唐三倒没有感到什么,而是直接朝着萧闲点零头。

在唐三的心中,别看萧闲整好吃懒做的,但是关键是时候,总是那么的有用,这个大哥认得相当不亏。

“我清河兄弟,你这茶还有吗?”

萧闲空了空茶壶,倒出最后一滴道。

你可别,这皇室的茶水可真是另有一番味道,直接喝的萧闲欲罢不能,一杯一杯又一杯。

就这样,桌子上泡好的一大壶茶也是被萧闲喝的干干净净。

而返观唐三医仙和仙儿以及宁风致和雪清河这边是一杯子都没下去。

见状,宁风致嘴角微微上扬,萧闲是什么量,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有有有!当然有!”

雪清河看着萧闲贪杯的样子,以为萧闲爱上了自己的茶水,莞尔一笑道。

“二!”

“来嘞客观!”

“我之前存你这里的茶叶再给我泡上一壶!”

“好嘞!”

雪清河对店里的店二一顿安排后,这上茶的速度也是很快,也就是一刻钟,新的一股茶水就上来了。

显然是对雪清河这种贵客,店里也是早有准备。

“好,再来一壶好啊!正好我有一些事情想和清河兄弟谈一谈!”

接过来一壶新茶,萧闲朝着店二笑了笑,旋即目不转睛的盯着雪清河道。

“哦?萧闲兄弟有什么事情想对我?”

雪清河听着萧闲的话,表情中也是浮现出一起不解,直接开口寻问道。

不过雪清河也甚是奇怪,他之前并不认识萧闲,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呢?

“就是问一下,雪夜大帝的身体最近还好吗?”

萧闲话期间,又斟满了茶水。

萧闲吹了吹刚倒上的一杯茶,由于太热,只能的品尝一口。

“嗯……挺好的,萧闲兄弟怎么突然问这个?”

闻言,雪清河话都有些不自在了。

手微微一抖,心微微一颤,看着萧闲的眼神也变了变。

不过,雪清河还是怕身边的人,尤其是宁风致发现什么,极力的控制着自己,掩饰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