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家闹闹哄哄,谢翰文运上内力,声如洪钟,村里人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陈辰这才笑了笑,然后安抚大家的情绪:“大家先别急,咱们现在去找村长,看看村长能不能协商,毕竟,这么热也不想打上去是不是?”

热是真的热,陈辰已经汗如雨下,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差不多要有四十度了,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偏偏还有风,热风呼在身上,黏糊糊的难受。

村里人也大多数是这样的情况,陈辰还算好的,能够每天都冲个澡,在家里还有冰块可以用,不会那么炎热。

但是现在大喇喇的站在太阳底下,被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陈辰都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蜕皮了。

这边又没有防晒霜太阳伞之类的,陈辰已经快要中暑了。

“村长,村长,你在家吗?”一行人闹闹腾腾这才到了村长家中,村长的小孙子一把拉开门,奶声奶气道:

“我爷爷不在家,他去看水去了,你们去村头找他吧。”

他们这才又过去村头,看见村长正围着那口井,脑门子一脑门的汗,旁边还有里正站在那边,两人正嘀嘀咕咕的说着啥。

村长注意到这么多人都在往这边过来,大吃一惊,又看见谢老实满身都是土,他大惊失色,连忙问道:“这是咋了?”

陈辰热的不想开口说话,谢翰文走到她身边帮她挡着太阳,开口道:“小溪的水位又低了,我们怀疑是上流的人将小溪堵上了。”

村长看了看里正,眼中晦暗不明,里正点点头,村长才皱着眉头道:“你们是咋知道的?”

村里人大嗓门的嚷嚷:“还真是呀,不是我们看出来的,是谢老实,他天天在那边转悠,最近的水位下降太厉害,他才怀疑的。”

村长沉吟了一下,现在也瞒不住了:“上流的村子将唯一的通水口堵上了,他们用的石头,倒是不能完全堵上。”

和陈辰预料的一样,既然村长已经知道了,又和里正站在这边,肯定是已经和上流交涉过了。

那结果嘛,肯定就是不如人意了,陈辰大概明白了什么,现在村里人正群情激奋,要是现在说出来,肯定是会打上去的。

打群架就不是什么好事了,他们人多势众,可是山民更加强壮一些,打起来定是会有伤亡。

她挣扎着开口,声音不大,却像是敲响了一个警钟:“打架咱们不怕,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村长叹了一口气:“我们也是顾虑着这个,而且这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他们还不是临近的村子,是在山里,要是往山里一躲,咱们也找不到。”

村民沉默了,还真是,他们现在去把石头搬过来,打一架,一到晚上山民再从山里钻出来,堵上水源,那他们总不能再去打一架。

一天天的,就算是人受得了,地里的庄稼也受不了了,看着这天气,明年的收成也不会太好,他们不能放弃一点粮食。

村民都陷入了沉默,陈辰愈发热的受不了,手臂已经开始火辣辣的疼,她拉了拉谢翰文,谢翰文立马会意。

“我觉得咱们都先回去想想,最好能不两败俱伤,真要是到了那时候,咱们也不怕他们。”

村长要的就是谢翰文这句话,而里正则是开始头疼,谢翰文的实力他也多少有点了解,不说别的,就是县城的关系他们就受不了。

罢了罢了,他就当没听见,看着村里面怎么处理吧,他还是要好好跟上边那个村子说一下,让他们妥协算了。

等到了归园田居,谢翰文要将陈辰往冰窖那边抱,陈辰躺在谢翰文的怀中,虚弱道:“别,现在不能去,去找吴大夫。”

自从上回遇袭之后,吴大夫也就住在他们家中,生怕楚清秋出了什么意外来不及医治。

陈辰只知道中暑了不能直接往冰块那边去,可是她是只懂得喝藿香正气水的人,还真不知道中暑怎么办。

不过她现在头晕眼花,也不住的想吐,难受的不想睁开眼睛。

谢翰文只能先带着她到屋子里,远离冰块,吴大夫这才不慌不忙的赶来,给陈辰扎了两针,陈辰才舒服一些。

吴大夫一推手:“行了,就是中暑了,我给她开点药,你们找人煎了,屋子里的温度不能太高,但是也不能太低,好好休息休息就好了。”

谢翰文一直跟在吴大夫后边,高大的身影将吴大夫压得喘不过气来:“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让她多喝点水就行了。”

谢翰文的声音有些许的嘶哑:“有没有那种吃了就舒服的药丸,煎药起码要一个时辰,她等不了那么久。”

吴大夫哭笑不得:“她也不会有那么脆弱,你要是有时间,还不如去把水抢回来,天天围着媳妇转算什么本事。”

“关你什么事?”谢翰文冷冷的扫过去。

吴大夫一个激灵,只能叹了口气道:“不如你点她的昏睡穴,睡过去就会好受点,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你别再跟着我了。”

谢翰文冷冷道:“明天你的冰减半。”他目光认真,丝毫不像是看玩笑的。

吴大夫看了他半晌,都看不出反悔的痕迹,只能无奈道:“算了算了,你跟我来吧,我有一颗药丸,吃了应该能好受点。”

“那你刚刚为何不拿出来。”谢翰文还没说话,楚清秋就迫不及待的问,一副药责问的感觉。

吴大夫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都说不出,一下子惹上两个煞神,她真觉得自己有些郁卒。

“是药三分毒,最好还是别吃,点了昏睡穴也不会睡太久,还没什么副作用,多好。”

话音未落,谢翰文就直接跑了,陈辰才抬起头,就见谢翰文笑了笑:“没事,你别怕,我让你睡一会儿,会舒服许多。”

陈辰点点头:“好的,我相信你,好神奇呀,点一下就能睡着。”

她还虚弱着,却仍是笑嘻嘻的,眼睛足以让日月星辰都暗淡无光,谢翰文点点头,陈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谢翰文才点了她一下。

陈辰呼呼的沉睡过去,谢翰文才走出屋子,看着今日的天气,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上一世,应该是没有这么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