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历史 > 大唐贞观一书生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各方关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各方关注

看着河间郡王怒火三千丈的离开,李治从后屋步步走出,“啧啧啧,我到听到了,顾青你看看你,都把人家给气成什么模样了,你就不会好好话吗?人家至少想要帮你的。”

“这个世界哪里来这么多的好意。”顾青用扇子轻轻敲打李治的头,“晋王殿下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除了兄弟和手足从来没有那么多无缘无故的好人,在你还没看清这个世界的之前,面对陌生人你最好先把他当作一个坏人,不要有太多的希望,不然难免会有更多的失落。”

李治若有所思的看着顾青。

“你要记住,当你奋勇向前的时候,回头看看你会发现他们之中有绝大多数都会把你当作对手,用尽手段把你打压下去,世界永远不是只有善良还有险恶。”顾青低声着。

“我觉得你的话有些偏颇了。”李治再次强调,“孔圣人过……”

“打住!”顾青打断李治的话,“很多年前我一直相信着一个道理,世界是充满真善美的,可是往往我坚信的东西会给我当头一棒。”

“老头子虽然是个治病的,但是他和我过有些东西你经历多了不学你也会了,等你经历过之后你就会知道这个世间充满了五味杂陈,柴米油盐就是人间的味道,那种味道让人抗拒不得,只能默默承受,我们在想着美好的同时,还要体会艰难与挫折。”

李治接着道,“所以你就拒绝了河间郡王的好意。”

“呵!”顾青一声冷笑摇开扇子,“我为什么要让别人敲我的竹杠。”

“敲……敲什么?”李治语窒,“顾青,你就是把人家想的太坏了。”

“晋王殿下,你今日不去书院吗?”顾青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就是想要支开我!”李治委屈道,“顾青,你和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河间郡王。”

“我只能把他当作一个坏人。”顾青长叹一口气,“晋王殿下,我不能有太多的朋友,相反的,我的敌人越多我能活的时间就越长久。”

“为什么。”李治追问。

“因为我想做个好人。”顾青一脸的悲怆。

“哼!”李治扭过头,等着顾青离开之后,坐在屋前又陷入了沉思,重新开始思考人生。

河间郡王在顾青的家中吃瘪了,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顾家那个不长眼的伙计传出去的,一时间长安不少喜欢八卦的家伙都知道了。

“哇哈哈哈!”程咬金看着李孝恭大笑,“我就吧,那子的骨子人就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

李孝恭闷声喝下一口酒,“程咬金,你能别笑了吗?”

“好好好,老夫不笑。”程咬金也喝下一口酒,安静许久之后深吸一口气,“哇哈哈哈哈!堂堂河间郡王,当今陛下的宗亲竟然……哈哈哈哈!”

李孝恭,“……”

“对不住!”程咬金摆手,“老夫的就是忍不住,我你没事去招惹人家顾青干嘛。”

“没事闲的!”李孝恭又灌下一口酒。

“哈哈哈……”程咬金憋不住,“让老夫再笑一会儿……”

“……”

李二也听到这个消息,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这个河间郡王和顾青之间有过节吗?”

“回陛下,没有过节。”王钦解释着道,“而且这个河间郡王和顾青之间还定下了生意往来呢,在过去的手中买下了不少生意的份子。”

点着头,李二写下一幅字欣赏着道,“这个顾青还是在防备朕。”

王钦站在一边听出了意思。

“不论这个顾青是不是想要对付关陇门阀,他在动之前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的意图。”李二微笑着,“这就是顾青这只狐狸聪明的地方,这些年他也学会了谋定而后动,不管他是不是想要动关陇,这些日子你要盯着关陇的分吹草动。”

“老奴明白。”

李二接着道,“这些日子也盯住,许敬宗,李义府,狄仁杰。”

“是!”王钦点头离开。

独自一人坐在甘露殿中,李二收起眼前自己的写的字随意放在一边,关陇的门阀和赵郡的李家对峙上了,这个倒是一个好戏,在这个局面最好的做法就是谁也不帮,不能拉偏架,如果赵郡李家能够都斗赢关陇,让这个赵郡李家成为中原第一世家又如何。

要是赵郡李家真的败了,又能支持关陇,乐得坐山观虎斗,心里思索着这个顾青到底是想要凑热闹还是看热闹。

李二也明白河间郡王和关陇之间的交集很密切,这也包括了自己的很多宗亲一直和关陇有来往,有好几次想要和关陇划清界限,朝堂是下饶朝堂也是自己的这个可汗的朝堂,更不想关陇的门阀会和五姓七望一样,在朝中控制局势。

不希望赵郡李家输的太难看,又不想关陇拿下赵郡李家,一切开端都是因为顾青,两方之间谁也绕不开顾青,想到这里李二笑着,“顾青啊顾青,你福祸自招,下事都是两难的,朕很想看看你下一步要怎么走,这盘棋要怎么下。”

很多人都在长安开始猜测顾青要怎么做,此刻的顾青正在家中和李泰,房遗直打着牌。

“顾青,处默这家伙也真是的,自从他媳妇有了孩子之后也不出来和我们走动了。”李泰打出一对三。

“人都是会变的,我倒是感觉处默成熟了许多。”顾青打出一对六。

“顾青,你到底要怎么办。”房遗直看着他,打出牌接着道,“关陇的事情让你很棘手吧,朝中不少人都在看着你怎么做呢。”

李泰打出一对二,“我看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我不是不敢,我也不是想着要避开,要怎么做其实很简单,仰长笑出门去,大炮开兮轰他娘!”顾青打出一副炸弹,“我出完了,给钱!”

“我都输了这么多了。”李泰很不情愿的掏出几文钱,“今是什么日子,真是邪了门了,连输十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