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江丝楠的手机被厉聿深没收以后,也就不能够再熬夜了,最近几天都是这样,某人为了可以保证她的睡眠,总是在某一个时刻对江丝楠命令,然后收缴她的手机,让她就算想要再熬夜也找不到任何可以玩的。

江丝楠还想要为此辩驳,说什么如果有工作临时找她呢。

某人直接道:“既然你担心晚上休息以后有工作临时找你,那我就吩咐周昀,让他从今天开始十二点以后就不准来找你汇报任何工作除非是江氏立马就要倒闭这样的大事情,其余的所有事情一律由他来解决......他解决不了的,比如江氏要倒闭了,那也直接找我。”

江丝楠顿时败下阵来,某人都这样说了,她还找到任何的借口吗?显然是没有这个可能性了。

“我的宝贝手机就交给你好好保管了啊。”江丝楠小声卖乖,“你可要好好对待它,我就睡觉了。”

“我还能够半夜把它肢解了不成?”

“那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会觊觎我的宝贝手机里某些重要的东西呢!”

厉聿深眯着眼俯下身,眼睛盯着江丝楠:“比如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值得我来觊觎?”

“就,就比如......我的美照啊!”

江丝楠大言不惭道:“别人想要都没有可能看到的,我的私人照片!”

“哦,这样么?那我就不看你的照片了,有你在我面前,照片看着有什么意义?”

江丝楠嘚瑟道:“那是,我的照片肯定没有我本人好看嘛,这个我知道的。”

厉聿深又笑了笑说:“是,你的宝贝手机,也没有你宝贝。”

男人一句话,江丝楠的脸又唰的红了起来。

犯规,太犯规了!

江丝楠根本就猜不到这个男人的套路,他实在是太不按常理出牌,江丝楠就算想要防止被男人撩拨到,也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好了,乖乖睡觉吧。”

厉聿深低声说着,摸了摸江丝楠的脸。

能够有男人陪在身旁......江丝楠的每一个晚上都比过去要好梦。

......

江丝楠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寻找自己的手机,就放在她的枕头边上,显然男人并没有多少兴趣,只是为了逼着她早些睡觉保持良好作息不要熬夜罢了。

“哼,我的手机里可是真的有好东西!”

要是厉聿深去打开江丝楠的手机看,便会看见她的手机里面的确珍藏了许多的宝贝照片,不过那些美照,都是厉聿深的。

她总是趁着厉聿深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拍下他的照片,然后存在手机里面。

不过厉聿深这个人足够的敏感,有时候江丝楠只是刚刚拿出手机对准了他,他就会感受到镜头然后看过来。

每到这个时候江丝楠就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像自己在玩手机似的。

经常这么做,江丝楠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拍下了厉聿深的许多照片,厉九爷的五官没有任何缺陷,整张脸实在是太过完美,不管江丝楠怎么拍他,都像是一幅画一样足够令人感到赏心悦目。

江丝楠打开锁屏对着手机屏幕上的厉聿深亲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的洗漱去吃早饭。

“今天沈妄是要出手了是吧,他后来还有说过详细的计划吗?我怕他到时候会一不小心玩的太过,影响到曼曼怎么办?”

“不仅不会影响到秦曼,这对于她来说......反倒可以因祸得福。”

江丝楠有些不理解:“怎么说?”

“虽然到时候会给秦曼造成一些困扰,但是沈妄的身份......他的公司高层不会不知道。”

虽然是金融公司,但肯定是和沈家有许多来往的,沈妄再怎么做也掌管了一部分沈家的产业,就算身份相对来说不是沈家既定好的继承人,但如今谁看不出来,谁才是沈家真正做主的那一个人?

至少在沈家的生意上,沈妄现在的地位,可比其他所谓更有资格的继承人要强上很多。

终究,只有真正能够掌握了沈家生意命脉,带领着沈家走到更高处的人,可以让沈家的船只在大海上平稳航行的舵手,才是真正能够有资格继承沈家的存在。

其他那些,就算是出身比沈妄要好上许多,也有着比他更好的背景支撑,但输赢到底在谁的手上控制......明眼人不会看不出来,只不过就是有些人还不会愿意这么轻易的就承认自己的失败,仍然要抵死挣扎一番罢了。

厉聿深简单解释以后,江丝楠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沈妄到时候的高调追求,虽然可能秦曼会遇到一些非议,这是对她最大的影响,但一来秦曼的性格就不会是在意这些非议的人,她从小到大都习惯了活在自我的世界里,只朝着她设定好的一个目标前进,只有这样的生活方式才是适合她的,她也成为了自己想要成为的这种人,因此不管谁在对她议论什么,她都可以无视之。

二来,可能公司里会认为秦曼这样影响工作,被一个男人高调追求,还追到公司来了,这对于其他员工来说并不是好事情。

但,沈妄的身份非同小可,只要公司的高层知道沈妄是谁,只会巴不得秦曼和沈妄多接触。

因为如果和沈家牵扯上了关系,秦曼在公司里待下去,将可以在许多地方给公司带来好处。

就算这本来是一家外企,但已经在国内扎根了,很多东西都会不自觉的被影响。

江丝楠又问:“九爷你说,曼曼知道这些吗?”

“她知道与否现在并不重要,因为这在她看来,就是在报答你。”

“我也知道啦......我就是不想要她觉得,因为我们帮了她,所以她感到亏欠,才答应沈妄那么做的。”

不然,江丝楠也不会轻易让沈妄去利用秦曼来做自己的事情。

“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沈妄办事会有分寸,秦曼也不是小孩子。”

江丝楠点点头:“明白啦。”

虽然有一些不自觉的操心,但厉聿深开解之后,她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而在同一时刻,秦曼正准备出发去上班。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到了公司没多久就收到一大束玫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淡定的就像是这一束花送错了人。

送花的小哥将花送到了她的手里面,还附赠上了一张卡片。

卡片上的字也很简单:我看到花,就看到了你。

啧......秦曼对于沈妄这一套追人的方法其实毫无波动,但既然答应了要配合一下,便也装作惊讶了那么一小会儿。

“你知道是谁送的么?”

“不好意思啊秦小姐,送花的先生并没有留下姓名,但他说,您会知道他是谁的。”

送花的小哥一走,办公室的其他人就都围了上来,开始议论秦曼手里捧着的玫瑰。

“哇,这是有人在追求你么?好浪漫!”

“好新鲜的玫瑰啊......这么多,太漂亮了,不是你的男朋友呀秦曼?”

“这个追求者很有心的样子诶,谁要这么追我,我肯定动心了。”

秦曼解释:“我不知道这是谁送的,应该也不是什么追求者......这些花,大家每个人都分一点吧,装饰一下。”

一点都不心痛的将几十朵玫瑰分了出去,秦曼没有在意那些偶尔投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淡定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工作。

旁边的那个同样新来的同事也忍不住凑过来问:“秦曼,这是你男朋友送的还是追求者送的?你已经准备答应这个人的追求了?”

“我不知道这是谁。”

“那你还接了这个人的花,这在人家看来就是答应了嘛。”

“......刚才送花的人说,如果我不签收的话,他的这一笔订单就没有办法完成,我只是为了帮助他而已。”

“哦......”

秦曼再迟钝也能从对方的语气听出嫉妒来,她没有搭理,依旧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毕竟她知道今天......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

到了下午,公司里又有人送东西来了。

这回送来的直接是全公司每个人都有份的下午茶,署名的人是秦曼。

大家来感谢秦曼的时候,秦曼很不好意思的说:“真不是我请大家喝的。”

就这送来的东西,总共加起来五位数往上了,她怎么请得起?

这下所有人的讨论又跑到了那个神秘的,正在追求秦曼的男士身上了。

“秦曼你好好想想,到底是谁在追你,总是你认识的人吧,要是不认识的话好像还有点恐怖......”

“出手这么大方,证明他对你很舍得,这样的男人啊,至少比那些连第一次约会都不怎么愿意请客的人好多了。”

“所以你们觉得这是什么人”

秦曼面对大家的各种讨论,无奈道:“我毫无头绪。”

“我看说不定就是知道呢,只是......在咱们面前没有说罢了,是吧?”

讨人厌的同事又来了,这回又是阴阳怪气的语调。

秦曼直接冷淡回应:“你说我知道,怎么证明?如果不能够证明的话,就不要说一些很明显是在散播谣言的话。”

“......秦曼我说的哪里不对了,莫非这还是个对你一见钟情的人不成?你身边有哪些人可以这么有钱,你难道想不出来?”

这个问题还真的有可能,大家看着秦曼的眼神也有了些微的变化。

秦曼冷静回答:“可是,我身边的有钱人多了,我怎么知道是哪一个?”

她的话,让周围响起了吸冷气的声音。

这可是豪言了,让人不禁去想,秦曼到底是什么身份,身边的有钱人多到她自己都猜不到是哪一个?

秦曼知道这个人最不想要听到自己说什么,便故意在她的面前说:“我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将目标定在谁的身边比较好,要不然你来回答告诉我?”

“......啧,没想到你的朋友们都那么有钱啊?是我们小看了你呀!”

“运气好而已。”

秦曼很少这样讥讽别人,但新同事对她的处处针对她也能看出来,知道对方是将她当做了竞争对手,觉得到时候她们两人之间只会留下一个,所以总是想要来挑拨别人对她的看法。

只是这个人聪明反被聪明误,每次说的话一点都不高明,很明显也是初出茅庐,并没有多少经验的,全都是些自作聪明的小手段而已,根本放不上台面,拙劣的计谋,只要是稍微有阅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所以秦曼一开始就没有担心这个问题,只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可惜对方总是针对她,也没有退让的打算,秦曼只能够在这里让对方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很好欺负的人。

秦曼忽然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她在学校里被调皮的孩子欺负,回家也不敢告诉家人,因为母亲没有办法为她出头,父亲和哥哥更是如此,他们才不会管她在学校里面遇到了什么。

要是她在家里诉苦了,他们说不定会直接让她不要去学校,断绝她读书的念头。

秦曼能够怎么办?她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拯救自己。

某天上学的时候,秦曼往自己的书包里塞了一块砖头,在那个男生又想要欺负她的时候,把砖头拿出来,用力砸在了课桌上。

“你以后要是再敢惹我,我就把它往你的脑袋上砸!一次砸不到你,我就砸两次!”

文静内敛的女孩子突然爆发出那样的凶狠来,即便是调皮的男孩儿也被她吓到了,从此后再也不敢找她的麻烦,看到她都绕道走。

从那之后秦曼就非常明白,只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面对所有的威胁,她能够做的就只有毫无退缩的正面向前。

这下,对方也不敢再说什么了,看着秦曼的脸色也显然软了下去,没有胆子再与她争锋相对。

终于可以相爱无事的到了下班时间,有先下班的同事很快就来了消息:“楼下有一个不知道哪家的小开,靠着一辆红色法拉利,那辆车我初步估计在五百万以上,不过应该是经过改装的,所以最后的价格......天文数字,而小开手里还抱着一捧玫瑰,我想你们大部分人可能没有什么希望了。”

这种事情往往传的最快,所以很快公司里便传遍了,不过到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多少人联系到秦曼的身上,尽管下午的时候他们才见识到了秦曼那位追求者的豪气程度。

秦曼慢悠悠的收拾好东西下楼,还没有出大楼,就看到了依靠着车子站立的男人,在玫瑰的映衬下,他的脸庞更加俊美。

也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他,这样的一个男人,有几个人可以真的做到无动于衷?

等到秦曼走出去,沈妄的唇边就挂上了一贯的笑意,桃花眼闪耀,迷人而危险。

“曼曼。”

沈妄将玫瑰递到了秦曼的面前,顺便挡住了他的去路。

秦曼看着他,在心里说着这人还真的挺会演戏,这样的神情目光,要不是她知道真相,或许真的会认为沈妄对她有意思。

“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你。”

“我不需要你的花,以后也不要送什么东西到公司里去。”

秦曼的声音刻意放大了一些,确保能够有人听见他们的对话。

沈妄歪歪脑袋:“不喜欢吗?那明天换一种怎么样?不喜欢玫瑰的话,就换成......”

“够了沈妄,不是花的问题,是你的问题,我不需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对你没兴趣。”

这么严厉的拒绝,让某人的笑容有些绷不住。

“你说真的?你确定?”

“当然,我不想重复自己的话,你走吧。”

“可是我不想走怎么办,曼曼......我准备追求你,你的拒绝我会当做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