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公子风华落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大婚在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八十四章 大婚在即

外面风起云涌,诸番枯荣,朝堂上的格局在不知不觉间就悄然产生了变化。恭亲王的案子一拖再拖,赵锡梁不说查,也不说放,只是坚守拖字诀。可怜那恭亲王的灵柩已经进了王陵,众人却一直不敢封墓门,就怕赵锡梁哪天突然下旨,要把他拖出来鞭尸。

恭王妃闹了几天,那夜被桑明月一顿敲打,也不敢再放肆,只是终日在府里惴惴不安。她一次次地托人向桑明月问话,桑明月的问答却是一成不变——陛下要大婚了,此事容后再议。

这话倒也不错,一举收拾了两个顽蠹,赵锡梁自是十分高兴,于是放开手脚,开始专心操办他与宋远知的婚事。

“朕的这个四叔啊,有时候确实是糊涂了些,但总能说些令人醍醐灌顶的话,他说这桩案子,谁得利最多,谁就是凶手,这话就说的不错。”

赵锡梁如是说道,他看着手臂新添的一道伤口,摇头叹道:“一道伤疤,换得几年安稳日子,终究是值得的。”

婚期礼部择定在了三月初九,难得的黄道吉日,宜嫁娶,气温也刚好转暖,准备时间又充足,赵锡梁十分满意,日日亲自过去监工,从喜服的缝制、首饰的制作到礼乐队伍的择选排练,从大婚现场的布置到婚礼的规程,从宴请宾客的席面到安置客人的住处……

他无一不管,无一不操心,天天忙到夜深才回,却一点也不嫌累,第二天依旧兴致勃勃地再去。

尤其是诸国的座次安排、礼仪流程、饮食忌口,事关国政邦交,他不敢不用心。

出了元月,他便得了消息,诸国的君主都已经启程上路,朝着安郢来了,他下令沿途各地城守好生礼待,不得怠慢,直到他们平安到达安郢为止。

安郢城里的百姓都炸了锅,他们激动于不光能亲眼目睹陛下大婚,还能见到诸国君主往来相贺这样百年难遇的大场面,一时也欢欣鼓舞,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不过,这场盛大婚礼的另一个主人公,不光对龙袍案的事情一无所知,对她的婚礼任何的一切也是一无所知。

她也全然不知道,某个她以为此生再不可得见的人,已经在一点点地向她靠近了。

因为……她还在抄书……

本来只是让她抄抄女则、女诫之类的,学学女子的处世之道,后来老太师对她的字迹越看越不满,越看越不满……所以干脆,抄书成了她的每日必修课,抄不完,就不允许她出门,美其名曰:一是练字,二是收心。

当然,在那三位教习嬷嬷的严密监视下,她即便抄完了书,也是决计出不了门的。

老太师那夜过后就再没来过思过堂,府里兄妹叔嫂不让见,府外更是不用说,她每日能见到的活人,就是那三个教习嬷嬷和她的四个侍女。

如果把范围扩展到活物的话,其实还有一只猫。

那猫不过比她手掌稍大些,浑身毛色雪白,只头上一点墨色,蔚蓝色的眼珠总是直愣愣地看着她,但是安静也是真的安静,一点都没有她往日所见的猫那样,整日“喵喵”地叫唤着,一言不合还挠你。

到底是世家大族养出来的猫,就是同外面的猫不一样。她闲暇之余总是感叹。

“到底是世家小姐,学起东西来就是快,要不了多久,我们这几把老骨头就可以退休了。”一位嬷嬷夸赞道。

其时宋远知正一手抱着那只雪白的小猫,一手在和一堆五彩针线作斗争,绣绷子上绷着一块粉绢,绢面上安静地蛰伏着一只金凤凰。

小猫伏在她手臂上,时不时舔舔自己的皮毛,然后转头看看她那只凤凰,再毫无兴趣地转过头去。

宋远知算是明白了,这只猫根本不是性子沉稳安静,根本就是……懒!

她一面绣着凤凰宛如烈火一般燃烧着的羽翼,一面还不忘吐槽自己那只大懒猫,敢情老太师送它过来,纯粹也只是想磨磨她的性子。

想象了一番自己心如止水、举止端庄的画面,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又想象了一番她和赵锡梁相敬如宾互相谦让的模样,她便有些坐不住了。

“我腿麻,起身去走走。”她揉了揉自己的大腿,故作犹疑。

另一位嬷嬷立马不赞同地说道:“小姐,做事得有始有终。”

好吧,有始有终。她起身的姿势一僵,又坐了回去,下手快而敏捷,针针狠毒凌厉,好像那只凤凰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

在她看来,绣花虽然很没有意思,但是学起来确实也没有什么难度,假如她帮它当做一件兵器,与它混熟了心意相通,她便能操控自如,圆通回转,后世流行有一本武侠小说,里面就有一个用针高手,还当上了魔教教主呢!

因为用力过猛,那绢子上落针的地方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个细小的洞,原先夸赞她的那位嬷嬷看不下去了,柔声说道:“小姐若是累了,就起来走走吧。”

宋远知如蒙特赦,甫一站立,就忍不住想以指代剑来一套飘逸出尘的无双剑法,然而她的手刚刚微微抬起,手臂上的猫就“喵”了一声,吓得跳了下去。

她这才讪讪地收回手,回忆着嬷嬷教她的行止坐卧的规矩,慢慢地在堂里踱起步来。兜了一圈又一圈,她依然觉得前路黯淡无光。

赵锡梁这个骗子!

说什么大良不是囚笼,而她是展翅高飞的雄鹰!

都不用大良来做囚笼,因为她如今是被困在了太师府里的一座小小思过堂里!

下次她再见到她,非狠狠地揍他一顿不可,好出出这段时日受的窝囊气!

她闷闷地坐了回去,将那一只已经蔫了的凤凰绣完,凤凰蔫,她人更蔫,三位嬷嬷对视一眼,也不知她怎么就突然不高兴了:“小姐,您有心事吗?”

“无事,只是在想……女子要学的技艺,是否有木雕一项?”

“女子力弱,木雕是力气活,这原本是不用学的……”原先那位嬷嬷笑着说道,“不过小姐若是想学,老身倒是可以教授您一二。”

“您会?”宋远知蓦地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