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想要驯服风暴龙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秦平暗暗观察了许久。不过,不容易不代表没有机会。

秦平意识到,自己迫切需要提升实力。

为了防备海龙啸一行人离开龙渊岛,秦平抓准最后的机会,命令麾下战兽发起了一波猛烈的进攻。

这一波进攻,传达的是一种恶意,是为打消他们妄想离开的念头。

随后,秦平铤而走险,又连续在海龙啸一行营地的附近驯服八头古蛮兽王种,勒令它们代为监守,一旦发现那些人类四处活动,立刻发起进攻。

留下这些后手之后,秦平利用天虎殿传送离开龙渊岛,第一时间回到秦天学府。

陈霆儿、海灵儿一干秦天学府的高层,以及秦天研究院的一干兽师已经在这段时间里积攒了数量相当惊人的问题,全部通过传承兽骨归纳总结起来,随时准备请教府主大人。

秦平回来的第一时间,居然并不是修炼,而是立刻陷入繁杂的工作之中,一一对那些传承兽骨进行,然后给予那些问题解答。

通过这些各种各样,角度刁钻的问题,秦平基本上已经了解到他们的学习进度,总体上还算满意。保守估计,不出一年,他们就能基本学成,可以开战实践应用方面的研究。

这就是头脑风暴的妙处。

像这种成规模成组织,有明确目的的学习研究行为,效率之高,效果之好,绝对是闭门造车所不能比拟的。思想的交换,只是备份的交换,带来的结果就是双赢。众人的智慧集合起来,虽然比不上秦平这个先行者,但是速度同样非常不错。

不得不说,秦平在那些角度刁钻的问题之中,同样也深受启发,注意到许多以前不曾领悟到位的点和面。

在解答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他同样得到进步和提高。

他很期待传承改革开始开花结果那天,也很期待驯兽之法完成全新变革的那天。

当解决掉这些问题之后,秦平对秦天学府的发展现状,山海王国目前的形势等等,做了一番了解,前后大概是两天时间,随后就开始进入天幕山山腹之内修炼。

他本次修炼,主要目的是提升兽元。

这是他如今提升速度最快,效果最好的方法。

如今他已身兼逆衍返古之道两千七百,然而兽元一直没有得到提升。

兽精石这类资源,他现在并不缺乏,就算不够,赤玄鬼界中的兽墓也休想拦住他的猛兽大军,随之可以去开采。

地脉之内,海量的兽精石已经准备就绪。

秦平已然来到天石的内部空间之中。

万道归元阵由一块块的兽精石布置完成,海量的天地能量自地脉之中源源不断的涌入。

秦平沉淀心神,浑身兽元运转,野性之火跳耀之间,各种各样的兽影浮现而出,宛若跨入时光隧道,从现在朝着古老的过去不断衍变。

大阵开始运转起来。

秦平的心神开始分化,一心数百用。

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心魂强大,理性发达,就算不用感应小秦天,借助界域之心的辅助,分心数百用也不是问题。

万道归元阵全面开启,不断燃烧起来,须臾之间,秦平已然被淹没在一团充斥着生命精气、野性气息与天地能量的神秘谜团之中。

大量的兽精石源源不断的补充着万道归元阵的消耗,秦平身在其中,全神贯注的修炼,强大的理性掌控着一切,不断提升着兽元的品质。

兽元运转之间,一道道的兽影在其中浮现,就好像那兽元成为一道时光的长河,演绎着一个过往的时代,重现那些已经逝去的野性年代。

每三条古道为一轮,兽元正在有条不紊的提升,速度之快,绝非以前修炼可比。

只不过,兽元的提升越到后面越是艰难,消耗也越大,对于心神的要求也越高。

一个月后,秦平终于感到已经到达一个极限,心神分开一千三百用,再也难以提升。

呜、呜呜、呜呜噑……

这个时候,神秘的科技之角吹响。

秦平心神大振,才缓慢下来的修炼速度再度提升。

眨眼间,又是一个月,秦平的心神分开整整两千用。这一次是真正到达极限,依靠他自身,再也不可能有所突破。

不过,秦平没打算就此放弃。

他的野性熔炉呼啸律动,韵律悄然发生变化。冥冥之中,悄然感应大千世界之外的小秦天,整个人的野性与此界产生契合,野性熔炉也随之化成界域之心的韵律。

霎时之间,秦平感受到自己的心魂得到巨大提升,理性运转之下,修炼速度再度提升,水涨船高。

短短二十天内,居然成功利用完最后七百道古意,将一身兽元提升到极致。

在这样过程之中,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在秦天学府之内发生。

因为秦平长时间的感应秦天学府,野性之心与界域之心契合,野性与之遥相呼应,冥冥之中,起到了定位的作用。

小秦天持续感应之下,世界的布局开始发挥效果,终于与秦天学府的阵势产生联系。

由天石设计的整个阵势,在这一刻,天、地、人三才终于齐备。

阵势就此激活,秦天学府的格局瞬间变得不同。

这种变化,普通人第一时间或许感应不出,但是秦天学府一众高层,高品级的驭兽师感觉非常清晰。

可是,他们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他们只是觉得,冥冥之中,好像秦天学府生成了某种气场。这个气场覆盖之下,令得学府内外开始产生明显差异。

气场之内,人气汇集,构成一种独特的氛围。这氛围不断的吸收聚集着天地野性,在此间酝酿发酵,与此同时,天地能量也开始悄无声息的从地脉之中弥漫,最终似乎让这虚无缥缈的气场变得具有某种真实。

那种真实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可思议,就好像深吸一口气,仔细感受,心灵运转之间,就能明悟一丝秦天学府的智慧。

秦平修炼一结束,出得天虎殿,感受更为的敏锐。一时之间颇感惊喜与意外,心神振奋。

这样的变化,不单单是阵势的效果得以发挥,同时也从一个侧面证明,秦天学府如今气候已经初成。

“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虽然我秦天学府没有仙,只有普通人,但是众人理念统一,思潮汇集,有人有山,未尝不可称之为仙!”

天幕山巅,秦平俯瞰而下,偌大学府尽收眼底。“此地已成灵山宝地,天地野性,万众思潮,诸般能量汇集,化学风为灵气。从今以后,秦天学府之崛起,将势不可挡。我秦天学府,终于掀开全新篇章!”

一番修炼,秦平再临龙渊岛。

沟通兽群,一番了解之下,秦平对于岛上情况已经颇为了解。

在这段时间里,根据兽群提供的情报,秦平得知海龙啸、薛仪一行曾试图离开,有过几次尝试,不过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风暴龙鹰曾经光顾过他们的营地,前后共有三次,不是为驱赶这些人类,而是单纯的觅食。

对于那些人类兽魂师食物,风暴龙鹰似乎颇为满意,一直没有驱赶,也没有前来骚扰,显然是想留着慢慢吃。

最近这段时间,海龙啸的心情非常不错,因为他终于得到心心念念的日月光华诀,正式开始修炼。

虽然说他们目前的处境已经非常艰难,被困在岛上,随时面临着那头恐怖的风暴龙鹰的猎食,但也不算是全无好消息。

在之前几次妄图逃离的行动中,虽然他们大部队全部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已经有两位特别擅长隐匿潜行的兽魂师成功逃离。

如果没有出错的话,目前已经身在龙渊岛之外,在风暴海域附近的航线上。只要宝龙堂后续人马一到来,那两位兽魂师就能在第一时间搬来救兵。

按照薛仪的估算,援军抵达的时间,就在最近这段时间了。或许就在今天,或许就在明天,他们就能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大家都很期待这次的援军,因为这次援军的意义非常重大。

搭救他们离开龙渊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能通过航船捎回消息,告知山海王国发生的一切。兽师堂如今蒙受如此重大的损失,岂会善罢甘休?

届时,消息传回,宝龙堂必然震怒,派遣大军扑灭秦天学府不在话下!

“秦平,好你个该死的秦平,纵然你可嚣张一时,那又怎样?终究免不了惨死结局!”

修炼之间,海龙啸一阵走神,想着如今的狼狈处境,想着这一身的恶臭,想着山海王国那片土地,想着坐拥秦天学府的秦平,心下忍不住生出一阵恶毒之念。

今天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有些心烦意燥,无法集中精神修炼。

这样的日子,他实在受够了。他真的害怕,下次那恐怖的风暴龙鹰来袭,薛仪他们会把他推出来,让那风暴龙鹰吃掉。他相信他们肯定会这么做的。

不过上次风暴龙鹰来袭的时候,他好像就发现了一个事实,因为他实在太臭,浑身猪粪的气味,那风暴龙鹰似乎根本对他没兴趣。

有的时候,他心下都忍不住感谢薛仪为他安排了一个好差事。当猪倌铲屎果然也不是全无好处,臭固然是臭了一些,但是如果能熏走风暴龙鹰,保住小命,自己恶心一些也是值得的。

他有几次都忍不住想建议薛仪他们也涂一些黑鬃蛮猪王的粪便在自己身上,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他只是偷偷在自己身上涂了一些。

不过,猪粪到底能不能保住他的小命,终究是不能确定。万一风暴龙鹰再度袭来时,薛仪等人真把自己绑了出去献祭。会不会被吃掉,真的是未知数!

所以,他还是巴望着援军赶紧到来。对于援军的渴望,他甚至要比薛仪他们要强烈得多。

“待我逃出此地……秦平?秦天学府?我定要将你们的一切都毁去。秦天学府的学员,全部屠杀,一个不留。任何与你秦平相关的人,全部清洗,斩草除根!”

海龙啸心中想着,眼中怨毒之色浮现出来,情绪也随之变得激动,身体都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他舔了舔嘴唇,感觉秦围说不出的安静。

他们的营地建在一座高高的山脊上,秦围的树木比较稀疏,但是几里之外就是茂森的原始森林,视野还算不错,进可攻退可守。各种各样的兽器,组成不错的防御,也能有效掩藏他们的行踪,为他们提供了基本的生存环境和安全保障。

平常时候,无论白昼黑夜,每时每刻都有专门的兽魂师负责了望观察,警惕一切危险。

最近这段时间里,只要那风暴龙鹰不来袭,他们几乎不曾遇到什么危险。

海龙啸实在心烦意乱的厉害,忍不住站起身来,从一件椭圆形的兽器之中走出来。

山风裹挟着浓烈的野性气息吹过山脊,地上的野草唰唰的晃动着。

居然连一道兽吼之声都没有,到处实在太安静了。

海龙啸生出一种警觉,下意识的看向岗哨所在的几个位置,瞳孔不禁一缩,因为那里根本没人。

这是怎么回事?

他很清楚此间的规矩,无论如何,岗哨位置都必须有人,除非站岗的兽魂师死了。

可是那好歹也是兽魂师,怎么可能悄无声息被杀死呢?

即便对手太强大,发出一声警报总是来得及吧?

可是他确信之前他们什么响动都没听到。

那么,那几个负责了望警戒的兽魂师去了哪里?

心中念头闪过,海龙啸心下不禁生出几许寒意。

安静!

营地里实在太安静了!

他缓缓的转动身躯,整个人已经进入高度警戒状态,目光徐徐扫过整个营地。

可是回应他的除了如死亡一般的寂静,什么也没有。

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场可怕的噩梦之中,就在他修炼之间,整个营地中的其他人全部消失了。

没错,整个营地的人全部消失了!

“这帮该死的混蛋!”

他的面色在瞬间变得苍白,眼神慌乱之中又充满怨毒。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想不明白呢?!

——薛仪他们抛弃了他,将他一个人留在这里,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难怪那该死的老东西会忽然把日月光华诀传授给我,老匹夫,原来是为了麻痹我……”

在这一刻,海潮龙的内心是崩溃的。日月光华诀虽然得到手,可是这条小命能保得住吗?

孤身一人,能够逃离这恐怖的龙渊岛吗?

慌乱与怨恨之后,涌上心头的只有无尽的绝望与无力。

“海龙啸……!”

“海龙啸……!”

“海龙啸……!”

……

忽然之间,海龙啸听到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有人正在呼唤他的名字。

“谁?”

他心神狂震,警觉的惊呼出声。

“你想回故土山海王国吗?”

那道虚无缥缈的声音问道。

“你到底是谁?”

海龙啸总感觉那声音有一种熟悉之感,内心的不安变得愈发强烈,只可惜他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锁定那声音的源头。

“我是……缉拿你回去赎罪之人!”

秦平的话声响起,奇迹一般在海龙啸面前浮现而出,皱起眉头道:“你现在当真是臭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