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空间之弃妇也悠闲 > 第293章 引以为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还是宋嫂子过来,看见大敞开的前门,在瞧着小少爷的样子,说道两句:“我的小祖宗,您可不能这样待着,这么冷的天气,风都灌到屋子里,冻着了,可怎么得了。”

乖宝伸出小胖爪,煞有其事的,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宋妈妈好像说的对!

“宋妈妈,关门。”

“哎!好嘞!”

待宋嫂子关上门,乖宝才想起来,他站在门口看了半天的雪,身上一定很冷。好吧!先回西间再说。

平安见乖宝弟弟终于肯进屋了,才跟在后面也进来。宋嫂子帮他们脱掉外面的大袄和鞋子,把他们塞到被子里。

也许是玩累了,不大一会儿,小哥俩都睡着了。

隔天,石氏带着玲儿来沈家做客。瞧着石氏眼角眉梢的笑意,微凉打趣的说道:“石姐姐这么高兴,难道是捡了金子?”

“我的好妹妹,在姐姐心里,比捡了金子还欢喜呢!”

石氏也没有避讳微凉,就把这些日子家里发生的事,和微凉说了一遍。

年前,一次次的鼓动婆婆,让人给我家相公带话,要来营州过年。相公想着,上次的事情过了这么久了,她应该死心了,就应了下来。

刚过来那几天还好,躲在屋子里没出来。初一那天,知道我们一家来这里,就开始蠢蠢欲动。

说什么也要跟着过来见见世面,我婆婆也跟着起哄。

我当时就说了,营州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会来,我可不想周家的脸面因为她,被人踩在地上。

我相公也坚决不答应,沈家早已经今非昔比,让她别自取其辱。

那天相公帮着妹夫招呼客人,就多喝了两杯,我们回去的时候,天色也晚了。

周正那天可是真喝多了,高兴的。他一个七品小吏,以前哪有机会见到成王殿下。

这次有机会见到成王殿下,还没想到,成王殿下是个亲民的,与他们这些小吏商贾并没有端架子,还喝了他敬的酒。把周正欢喜的,好像飞在云端里。

回到家里,嘴里依然念念不忘成王殿下的好。就这样念叨了一个晚上,包括沈家未来的锦绣前景。

结果,某人并没有冬眠的春心,不仅迅速的破土发芽,还长势旺盛。

“妹妹让人给玲儿送料子那天,那不要脸皮的,居然当着我们大家伙的面儿,就说:她稀罕这匹料子。言外之意就是,这匹料子得给她。当时就把我们玲儿气哭了,谁家见过这样的姑姑,抢侄女儿的东西,还不觉脸红,真是丢人。”

“我让人送去给玲儿的料子,那颜色只能是小姑娘穿的。”

微凉也没想到,周云还没死心。不过,自己送给玲儿的料子,那颜色只能是小姑娘穿。就自己这(妙龄)少妇都不敢碰的颜色,周云竟然敢肖想,微凉也是醉了。

“我们家的那个小姑子,也不知道那想法随了谁。哪明白哪个颜色适合她,只要是鲜亮的颜色,她都敢往身上比量。”

“呃。”

微凉无语了,她是见过周云的,她可以想象的出来,周云要是穿上那颜色的裙子,绝对会成为营州街头,最劲爆的风景之一。

西间里,玲儿兴致勃勃的,带着乖宝和平安两个弟弟,玩的正高兴。

两个可爱的小弟弟,也都喜欢漂亮的玲儿姐姐。尤其是乖宝,把他们的玩具都拿出来,给玲儿姐姐玩。

平安看见了,有些着急,乖宝弟弟把他们共同的玩具,都给漂亮的大姐姐玩。他却没有东西拿给大姐姐,这可怎么办!

没有办法的平安,只好跑过来找娘帮忙。“娘,姐,弟…。”

微凉这满级的婴儿语翻译,综合一下,平安紧皱着的小眉头。把桌子上的那盘苹果拿出来三个,让他用小围兜兜住。

“去吧!跟玲儿姐姐和乖宝弟弟一起吃。”

“嗯嗯。”平安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喜气洋洋的兜着苹果,去找玲儿姐姐和乖宝弟弟。

看着养的极好的平安,石氏禁不住说道:“能把庶子养的这么好的,这营州城里你可是头一份。”

微凉知道,这营州城里,有好多人都在议论,她对待平安的态度。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也纠结这个问题。第一次看见平安,他还没有猫崽儿大。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他有自己的姨娘。”

沈家的事情,石氏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沉默了一会儿,微凉继续说道:“他姨娘去了之后,是我公公在养他。后来,乖宝出生了,每次把乖宝抱去松院,公公都喜欢把两个孩子放在他面前。瞧着两个孩子折腾,他老人家就特别的开心。”

“叶妹妹,你就不怕这个孩子将来,跟你不一条心?”

“怕什么?娶了媳妇忘了娘,这是人之常情。儿子,就应该跟媳妇好。咱们只需要抓住自个儿相公的心就好了。儿子,还是留给儿媳妇吧!我可不想操一辈子心。”

微凉的话,说的很是通透,石氏也听的明白,可是真正能做到的能有几个。

吃晚饭的时候,谢氏与微凉悄悄的说起。

“刘文龙回到清河县的当天,就把余氏给休了,这一回他老娘也没有拦着。余氏闯下这么大的祸端,这可是要命的事儿,她也怕死。”

“能和余氏那种奇葩,过了这么些年,刘文龙的忍功也是了得。”

“噗哧。”听出来微凉的话外音,谢氏一时也没忍住,笑出声来。

“我才知道,我们微凉的小嘴儿,也是不饶人的。”

“……”

听见谢氏的话,微凉只是笑笑没有在接话,听谢氏继续说道:

“刘文龙把自家多余的银钱,都拿出来,又把余氏的两个爪牙抄家,才对着账本,堪堪堵上这么个大窟窿。”

“能堵上固然好,否则迟早都是祸患。”

余氏这种人,被休是迟早的事,微凉一点都不为她可惜。她只是怜惜小昭那个小姑娘,那么乖巧懂事的孩子,却要经历这遭磨难。

以刘文龙的年纪,是不可能不再娶的。想到小姑娘的年纪,微凉有点担心。

见微凉低头不语,谢氏就猜到微凉在想什么!

“想那刘文龙也不是真糊涂,余氏之前的事情,只是碍于老娘。想来以后,不会再做糊涂事儿。”

“希望他引以为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