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玄幻 > 震痛随笔 > 第458章 【打下手】 谁带累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58章 【打下手】 谁带累谁

尽管很累,因心里存着解不开的疑惑,韩霆怎么睡都睡不踏实,不时被自己的梦惊醒。

手机响的时候,他看了下时间,睡了还不到一个小时,可他觉得像过了几天那么长。

“韩霆,听说你回来了,这会儿忙吗?”给他打电话的是姚副院长。

“不忙,老师您有什么事?”韩霆回复。

“不忙就过来吧,有台手术需要你做,小雷走了,这种手术就只有你能做了。”

“嘿嘿,老师,您这话说的,不是还有您在吗,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少给我戴高帽子,我真后悔当这个破副院长,俗事缠身,净他妈是屁事。”

韩霆哈哈大笑:“老师,注意形象,注意形象,您老人家别生气,我这就过去。”

路过沃琳的宿舍,韩霆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静悄悄的,沃琳应该是睡着了。

韩霆心里叹口气,他这一上手术台,就不知到什么时候去了,想好的要好好陪沃琳的,看来不得不食言了。

姚副院长见面就调侃韩霆:“听李磊说你在过二人世界,我强行把你叫了来,你心里不会在骂我老不死的吧?”

韩霆很严肃地纠正姚副院长的说法:“老师您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您说自己老,我们可不承认。”

说完,自己先嬉皮笑脸起来:“您想多了,受到您的召唤时,我正在睡觉呢。”

“那就好,你小子好不容易春心萌动,我还怕你小子因为我搅了你的好事,以后都没有好脸色给我瞧了呢。”

师徒俩又开了几句玩笑,姚副院长让人拿来病例本给韩霆看,他自己详细给韩霆介绍过病人的状况之后,去忙自己的事,韩霆准备手术事宜。

这一台手术,从下午一直做到半夜,手术结束,别人都先吃饭,韩霆因心里挂念沃琳,拿了自己的哪一份盒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宿舍。

离老远,他从走廊窗户看到,沃琳宿舍的灯还亮着,他加快脚步赶往宿舍楼。

“你怎么还没睡,吃晚饭没有,喝了药没有?”韩霆一屁股坐在就近的椅子上,饭盒随手放在桌子上。

他还记得中午忘了给沃琳热药的事,而他自己太累,也饿过火了,没有胃口。

沃琳正在练字,随口应道:“晚饭吃了,药喝了,我下午睡得多,这会儿睡不着,也很久没练字了。”

没有听到韩霆的回应,她扭过头去看,见韩霆迷迷瞪瞪看着她,那模样,明显已经困得不行,可还是硬撑着。

她看到了韩霆身边的饭盒:“韩医生,你还没吃饭?”

“刚做完手术,站了七八个小时,累,不想吃。”韩霆累得闭上了眼睛。

沃琳站起,探身过去摇韩霆:“韩医生,你先别睡,你手术那么久不吃饭怎么行,会低血糖的,我给你泡一杯奶粉,你喝了再睡。”

“嗯。”韩霆哼了一声,但实在懒得睁眼。

听到沃琳一瘸一拐走路的声音,韩霆脑子里一个激灵,使劲睁开眼睛,强迫自己站起:“你腿不方便,我自己泡。”

沃琳一把将韩霆摁得又坐了回去:“我腿已经好多了,这样走路腿感觉轻松些而已,不碍事的。”

被沃琳这么一用力,韩霆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些,他惊讶:“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大!”

他近一米九的大高个,竟然被一米六多一点儿的小丫头摁得站不住,小丫头看起来好像没有二两力气。

“不是我力气大,是你做手术太累,又没吃饭,虚脱了。”沃琳加快速度泡奶粉,泡好后用两个杯子互相倒腾,争取让奶粉凉得快些。

等沃琳把奶粉倒腾得可以入口,韩霆又开始犯迷糊,双眼无神,没有焦距。

看这样子,让韩霆自己端着杯子喝奶粉,估计也端不稳,而让沃琳喂韩霆,沃琳想想都觉得不自在。

沃琳找了根吸管插进杯子,用吸管另一头碰了碰韩霆的嘴:“韩医生,奶粉可以喝了。”

“嗯。”韩霆张嘴含住吸管,慢慢往嘴里吸奶粉。

他心里得意,虽然多了一根吸管,这也应该算是沃琳喂他喝吧,他闭上眼睛享受。

然而,吸管似乎在动,离他越来越远,他的嘴追着吸管走,腰越来越弯。

听到轻轻一下放东西的声音,吸管不再动,韩霆勉力睁开酸涩的双眼,发现杯子已经搁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他扭头,沃琳正弯腰摁住她的双腿膝盖。

“腿还很难受吗?”韩霆边喝奶粉边含糊地问。

“比早上强多了。”沃琳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她担心韩霆喝着喝着睡着了,为免奶粉呛着韩霆,她要守着韩霆喝完。

韩霆站起来扶沃琳:“那你赶紧坐下歇着,不用管我,我早习惯了长时间做手术,今天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这会儿他确实很累,身上也没什么力气,可也不至于马上就睡着,连续站着做十多个小时手术的时候他也有过,他的迷瞪虽然不完全是装得,却有夸张的成分,主要是他想享受沃琳照顾他的感觉。

见沃琳这样,他哪还夸张得下去,心疼还来不及呢。

沃琳坚持:“你先把奶粉喝完,我坐了一下午,站一下也算活动活动身体。”

“好。”韩霆回身,抽出杯子里的吸管,不歇气得几口喝完奶粉。

他给沃琳看杯子底:“这下你放心了吧?”

说完,扶着沃琳坐下。

“你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要睡了。”看韩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沃琳催韩霆。

韩霆好笑:“你不用怕我赖着不走,你腿不方便,不好用力,我给你提两桶水,然后绝对回去睡觉。”

说完,也不管沃琳什么反应,提着桶就去了水槽。

他扶沃琳坐下的时候,闻到了沃琳身上的汗味,虽说沃琳已经换过衣服,可沃琳不能长时间站着,估计只是就着宿舍里现有的水随便擦了一下身子,谈不上洗澡。

沃琳脸皮薄,天又热,他还是给沃琳多备些水。

提了两桶水回沃琳的宿舍,韩霆这次走得干脆,他心里明白,他的表白,导致沃琳反倒对他有了心防,他不走,沃琳不会好意思准备洗澡。

韩霆走后,沃琳再没心思练字,她坐了很久,久到上晚班的护士已经和夜班护士交完班回来,从她的门前走过,好奇问她怎么还不睡,她才起身烧热水,找衣服。

从她认识韩霆,她就觉得韩霆是个嘴坏心细的人,她还曾经想过,不知哪个女生能得到韩霆的心,得到韩霆心的那个女生肯定很幸福。

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女生会是自己。

韩霆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是很多优秀的女生眼里的白马王子,而她只是个刚毕业什么都不懂的人,她和韩霆比起来,就是丑小鸭和白天鹅的差别。

算了,不想了,兴许韩霆睡一觉起来,会发现他自己的脑子进水了,竟然会对自己这只丑小鸭不一般,然后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呢。

说是不想,可当沃琳躺在床上,又由不得自己不想,由韩霆联想到了简慷、简燧、常桦、肖刚,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事,脑子里错乱纷杂。

迷迷糊糊间,她已分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是在做梦还是根本没睡着。

相比于沃琳的神思不宁,韩霆这一夜睡得非常踏实,一夜无梦,早上被水槽边嘻嘻哈哈的逗乐声吵醒时,他没有丝毫的犯迷糊,神清气爽。

他以最快的速度打理好自己,然后去了沃琳的宿舍。

沃琳已经起床,有些无精打采。

“你怎么了?”韩霆条件反射地去摸沃琳的额头。

还好,没发烧。

沃琳半眯着眼睛摇头:“没事,做了一晚上梦,有点缓不过劲。”

她几乎是快天亮才睡着,外面走廊开始热闹的时候,她又醒了过来,再也睡不着。

韩霆责怪沃琳:“没睡好你干嘛起这么早,一点都不知爱惜自己。”

沃琳晕晕乎乎站起:“我昨天就没有去上班,今天要是再不去,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你的腿行吗?”韩霆扶沃琳坐下,挽起沃琳的裤腿看,膝盖已经没有昨天那么肿了。

“你别动,我再给敷一敷。”韩霆起身去冰箱里拿冰块。

“不用敷了,我还要做饭呢。”沃琳又要站起来。

韩霆利索地拐回头摁住沃琳:“今天就别做饭了,你想吃什么,我等下出去买。”

沃琳摇头:“韩医生,你休假是为了休息,却被我带累得跑来跑去,这样不对。”

韩霆从沃琳身后固定住她的脑袋,苦笑:“求求你别摇头了,你这头一摇,我的心就跟着乱跳,真不知你这脑瓜子怎么长的,要真说起带累,不是你带累我,是我带累了你才对。”

“好了,我不摇了。”沃琳抬手扒拉韩霆的手。

她本来就因没睡好而头有些晕,刚才摇那几下,感觉在腾云驾一样,脑袋被韩霆的手这一束缚,腾云驾雾的感觉猛然停顿,她有种从高处摔在地上的爆裂感,极度难受。

“那我松开了啊,你可千万别再摇了。”韩霆慢慢拿开自己的手。

沃琳哪还敢摇头呀,她把头靠在椅背上,等着爆裂感过去。

把冰块从冰箱里拿出来,韩霆没有立即给沃琳的腿做冷敷,而是缓缓抱起沃琳放在床上。

吸取前两天的教训,他会和沃琳说:“你这样坐着我不好给你敷,还是腿放平好一些。”

宿舍门是打开的,外面人声热闹,他不怕吓着沃琳。

本就有些晕乎的沃琳,被他这样抱起又放下,又有了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如此反复,沃琳不敢乱动,躺在床上由着韩霆给她敷腿。

韩霆的动作很轻,还给沃琳说起了他做实习生时的趣事,在他的絮絮叨叨中,沃琳的眼皮越来越重,呼吸也越来越均匀。

十五分钟的敷腿时间到,沃琳已经睡得很熟。

盯着沃琳安静的睡颜,韩霆的心里满是从未有过的柔软,他很想摸一摸,甚至亲一亲这张睡颜,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此时的沃琳看似毫无防备,他却是已经体会过了,沃琳有着难以想象的克制力和警醒力,如果他真由着自己的性子轻举妄动,恐怕沃琳连亲近的机会都再不给他了。

将沃琳的宿舍收拾清爽,将两桶水加满,韩霆让梁颖先帮他守着沃琳,他自己快速去外面买了早餐回来。

梁颖拿起韩霆买给她的小笼包,嘻嘻哈哈调侃:“嗨哟,韩医生,难得看到你对女孩子这么贴心呀,怎么,是不是打算追沃琳呀。”

“嘘!”韩霆示意梁颖说话声音小一点,“梁护士长,请爱护你的邻居加晚辈。”

“嘁!”梁颖感觉很没意思,提溜着小笼包回了自己宿舍。

她曾是神经外科的护士,对于韩霆的作风很是了解,别看韩霆前一秒钟还哥哥妹妹地和你说得亲热,一旦你触了他的逆鳞,下一秒他就能和你翻脸,且没人能说得过他那张嘴。

韩霆称呼她梁护士长,明显是因她嗓门太大,韩霆心里已经动了气,只是怕吵醒沃琳,韩霆才强忍着没有发脾气,她要是再不识趣地和韩霆斗气的话,吃亏的绝对是她自己。

她现在还没有实职,在真正担任护士长之前,不能出任何有损于声誉的差错。

韩霆给沃琳和他自己买的是大包子和稀饭,沃琳的是蔬菜肉包,以清淡为主,他的是盐菜肉包,馅里有辣椒。

沃琳喜欢吃包子,他想着既然决定和沃琳在一起,就要提前锻炼适应沃琳的饮食习惯。

可太清淡的食物对于他来说,实在是难以下咽,想来想去,他取了个折中的办法,他吃盐菜包,既是包子,又不至于太清淡。

嘿嘿,我太聪明了,佩服佩服,韩霆自得其乐。

吃过早餐,韩霆给沃琳留了个字条压在饭盒下面:吃之前记得热一下,饭后记得喝药。

沃琳这一睡,还不知要睡到什么时候,他要赶早上的火车,只能这样做了。

去火车站之前,韩霆先去计算机室给秀才打招呼:“沃琳腿还没好,刚睡着,你估摸着时间给她打传呼吵醒她,省得她睡太久,记得提醒她,明天她的腿换成热敷,擦些药酒。”

摔伤是因受伤后皮下毛细血管出血,以及炎症渗出未及时吸收完全,积聚在皮下形成的肿胀和瘀血。

受伤48小时内给予冰敷,能让局部乃至身体温度降低,逐渐使血管收缩,避免出血、淤青、肿胀,并能降低代谢率,延缓神经传导,达到消炎止痛麻痹的效果。

冷敷的前提是没有伤口,如果已经破皮甚至出血,那还是要先处理伤口。

受伤48小时之后热敷,热敷的作用正相反,能使体温上升,扩张血管,促进局部血液循环,增加身体代谢速率,达到促进炎症吸收,消除组织水肿,起到活血化瘀的作用。

秀才看了一眼韩霆,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就这一眼,韩霆知道秀才听进去了,他放心去了火车站。

七月份,是大学生放假的月份,火车的拥挤程度,只亚于春运,韩霆费劲挤上座位车厢的同时,寿卫国从同一列车的卧铺车厢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