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奇幻 > 舌尖上的异世 > 第332章 满汉全席(十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32章 满汉全席(十一)

稍微早一些时间,龙落城,陆家大院。

原本每天上午,待所有员工都从大院中出发上工了以后、就会归为平静的陆家院子,今天,情况则稍微有点不太一样。

以往即便员工都离开了院落,依旧会有员工们的小孩子们在宽广的院子里跑来跑去,隔壁原本陆霖住的地方、现在已经盖起了层层小楼,成为了大一点儿的孩子们上课地方,此时也应该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

然而,现在此时,往常这些伴着蝉鸣的热闹景象,现在却丝毫都没有一点。孩子们被剩下的身体有残疾、或是比较年长的人集中在一起,每个人身上都背上了小包,仔细听着大人的叮嘱,脸上流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点着头答应着;大人们则沉默地,跟着将大包小包的东西装进院子里的马车上,使劲用绳子捆扎起来,再系上死结。又有人将成捆的刀剑挨个发到了院子中的每个成年人手中,哪怕是小孩子,也每人手里都递上了一把匕首;往常活泼的笑容以及爽朗的笑声,此时一丝都没有,就连树上的夏蝉,都像是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劲,安静地不发一声。

任谁,都能感觉到院子里的肃杀之气。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艾伦焦急地推着轮椅,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望向郝云。郝云摇摇头,看着再次将自己打扮成女装的艾伦,心里也知晓现在每到紧张时候、自己这个兄弟的癖好或者说是习惯,也没有多在意,只是皱起眉头:“从陆家到城外的路,已经基本畅通无阻,还剩城门口,现在正在打点关系。其他小组也都正在赶进度,都在按计划推行——”

“先别说这些。最重要的是,保证从皇城里向城外撤离的道路打通了没有?”

“……还没有。问题就在这里,负责这条道路的小组,一直没有消息……我亲自去看一下好了。”

郝云烦躁地摆摆手,抬脚就准备向院外走去,却被艾伦操纵着金属臂一把拉住:“等一下。你带着石头去。”

“谁叫俺?”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院落里唯一一个身材如同小山一般的男子,扔下手中的货物,缓缓站起身来,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了两人身边,两把将手中的炊饼都塞进嘴里,提起水袋,就着水一口吞下,抹了一把嘴。

“石头。你跟着郝云去皇城,一路上保护他的安危。有什么事都听他的,必要时候,该下杀手就下杀手——”

“绝对不行!”

郝云一把将石头推了回去:“石头是要保护这一家人的!现在屋子里还有几百人,还有这么多孩子!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这里被攻打的话……绝对不行!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皇城里有小雨……”

“有小雨也不可能从皇城出来帮你!小雨还要负责陆霖的安危呢!你还是把石头带上,今天外面出事的可能性,肯定比家里要大很多!”

“我说不用就不用。我之前也是和陆霖一起,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险境了,我比你经验丰富得多!而且今天龙落城里,李治东不都答应过,要将禁卫军散布全城、对全城进行戒严的!而且光天化日之下,不会出什么大事情的,你放心。”

两人互相推让了两个来回,究竟还是艾伦的机械臂先撤了力,低下头:“……那你早去早回。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上第二套、第三套方案,把我们的人撤回来。千万不要逞强。你……路上小心。”

“明白。别婆婆妈妈的,我这就出门了。”

郝云再不多话,翻身上马,策马扬鞭,从大门中冲了出去。

“……你们所有人!动作快一点,必须在正午十二点前全部忙完!另外,你们两个,跟在郝云后面,小心保护他,遇到事情先救人。”

“明白。”

两个精瘦但是目光明亮的男子一抱拳,跟着骑上了马,出了门。艾伦望着大门,深深叹息了一声,旋即又推着轮椅,来到了大院正中央。

正中央的桌子上,俨然是一张,天凡帝国龙落城的地图!

地图上有着星星点点,各种颜色笔的标记,还有几颗棋子,放在地图上,却不知道是代表什么的了。艾伦拿起笔,在地图上的几个位置做了标注,然后又烦躁地扔下了笔,笔尖在地图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真的是,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

“都小心点儿!今天是大皇子的大婚之日,每个人眼睛都放亮点!遇到什么可疑的人,立刻上报!”

龙落城皇城外,一处不起眼侧门门前。

“陈头儿,你说大皇子结婚,我们这些小兵蛋子会不会有红包啊?我记得以往都有,听老冯说,他以前当值时候正是现在的皇帝结婚,每个士兵都分到了一个金币的红包呢!你说现在,天凡帝国发展得这么好,会不会我们每个人有两个金币?”

“胡说什么呢!别乱想,把你们的心都放在你们婆娘的肚脐眼里!就算发了红包,我老陈,是那种会贪你们钱的人么?上次,小张,你家里老娘生病是不是我垫的?还有老李,上次你家小子上学,是不是我帮你买的束修——”

被称为“老陈”,穿着显然要稍微高档一点儿军服的男子气不过地,一人屁股上踹了一脚,顿时一群老兵油子便嘻嘻哈哈地散开了:“我们也就是说一下……知道老陈你不是做这种事情的人,我们只不过还想问一下,今天我们有没有机会进城,尝一下陆公子的‘满汉全席’?听说陆公子准备了四百道菜呐!皇城里面那些人,能吃完四百道菜么?我们应该也能跟着享一下口福吧。那可是陆公子准备的菜!如果能吃到陆公子亲手做的菜,我就觉得啊,我能在我家街坊邻居面前吹整整一个月——”

“做梦吧!就你们还能吃上陆公子亲手做的菜?你还真以为,全部三四百道菜,都是陆公子一个人做出来的?他即使有分身术也做不出来!肯定多半都是他雇来的人……”

“就算如此,我也想吃嘛!”

“好好好,等会儿我回头帮你们这些混蛋问一下……”

老陈摇摇头:“我现在要出去街道上转一下,再巡逻一圈。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我们这班是十二点半换班,换班以后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点儿办法带你们进皇城!前提是,你们现在,都给我好好的,哪里都不要乱跑!听明白了么?把这个门给我守好了!一步都不能离!出了事立刻放信号!”

“知道知道——您就放心吧!肯定不会出事!而且今天大清早,禁卫军里那些兄弟,不都被李治东小王爷全部都派出散到城里面去了么?陈头儿,放你的心,不会有事的,不用再检查啦!”

“嗯。我也就检查这么一趟就回来。毕竟算是吃皇粮的,既然吃了天凡帝国李家这口粮,我还是稍微尽责一点儿……”

姓陈的小队长使劲伸了个懒腰,将腰间代表身份的挂坠以及腰刀晃了晃,自顾自地哼着从天香楼学来的小曲,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走向了街道。

皇城周围,是整个龙落城最繁华的地段之一了。今天是大皇子的大婚之日,早在前两天,商户们就自觉地将店面外的装饰,都换上了逢年过节才会挂起来的喜庆装潢;看上去红红绿绿一片,煞是热闹。气氛是会传染的,虽然还没有到最为热闹的下午和晚上,但已经临近中午,街道上的人已然摩肩接踵,所有的商店酒楼,也都开了门,小厮站在门口,看见这边自己走了出来,冲着这边招着手:“陈头儿,又出来巡逻哇?不来喝口热茶或者喝口酒,吃点儿肉休息一下?”

“不必了。公务在身,等今天忙完以后,晚上我带兄弟们过来捧场!”

笑着拱了拱手,又寒暄了两句生意后,陈姓队长继续向前走着,目光不断扫视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过人确实太多了一些,望了半天,暂时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要么,今天就到这里?反正应该没有自己太多事情,再过一个小时就交班了,何必这么累呢?

看着街道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禁卫军士兵,姓陈的小队长无聊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以及脸上长年累月值班站岗、在太阳下晒出来的粗糙皮肤。

是不是也应该学着其他门的队长,稍微轻松一些?印象里另外一边侧门的谢队长,就是一天到晚都不当值、只是在点卯的时候出来应个到,其他时间要么在家里睡大觉,要么在后巷赌场里面赌钱,仗着自己身份、输了有时候还耍赖不给钱,日子过得倒也舒坦……

一边想着,陈队长一边又扫了一眼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站在原地、如同旗杆一般的禁卫军,突然发现,这条街道上的禁卫军,看上去好像都是新面孔。

是不是好久没和其他营的人一起喝酒了,都不认得新人了?不过印象里,新人进营都会被老人带着一起喝个酒互相认识一下的,难不成是上次自己肚子疼在家里蹲了好几天、自己手下的那些混账们,又没有叫自己……

“嘿,哥们儿,前阵子新来的?”

抬头望了望,时间还早,自己也不过溜达了两圈,这么就回去的话,又要被老李那几个自己不巡逻还说别人的混蛋说自己不尽忠职守,陈队长干脆走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禁卫军士兵身边,拍了拍肩膀。

“……嗯。”

不知怎么地,陈队长好像感觉到,自己面前的这个新兵,身体好像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

是太紧张了么?

“哎呀,不必紧张,新人都这样,一开始都特别认真,等再过两个月,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不会站得这么直——你们是哪个营的?哪个小队?队长是谁?”

“……丙字队第三小队,队长是陆人甲。”

“陆人甲……”陈姓小队长仔细品着这个名字,但在脑海中怎么搜索都想不起来,挠挠头,只能陪着笑:“是陆队长啊!我和他不太熟,今天晚上你们当值不当值?要不要我做东,请你们小队一起喝个酒,互相认识一下?”

“……今晚上,我们,当值。估计,是没什么机会了。”

“那可真是太惨了,中午巡逻,晚上也要值班……我还说趁着这些日子,大皇子忙着婚礼,对禁卫军抓的不够足,所有权利都交给了李治东,他又管得不严、可以有机会好好喝两顿的,但既然值班巡逻的话,那就只能等明天了。说定了啊,回去你和陆队长说一下,明天我做东,天香楼是去不了太贵,我们就去陆家在朱雀大街上那家的觅香园分店去吃一顿!不知道你尝过没有,陆家的酒,虽然味道辣,但绝对够劲!”

“……嗯,好。”

一个孩童吹着口哨,手里举着风车,带着一群扎着羊角辫的小孩子,从旁边街道上跑过。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负责这边侧门的队长,我姓陈,跟着我的人一起叫我老陈就行!”

“……你就是,负责这边的,陈队长?”

站在原地的士兵终于转过身,看了一眼陈队长,目光在陈队长的腰牌上扫过,点点头。

“对,我就是。”

“那刚好,我们这边准备换班了,我带现在这里的兄弟们,去认识一下你的小队的人——”

“也好。”

看着一队队不知从哪里走出来、换上了原来禁卫军所站位置的,新的一批人,陈队长点点头:“这边走。他们都在侧门城门前,不过你们别见怪就是,我不太会管人,手下都是兵油子,站没站样坐没坐样的,不像你们……”

“嗯。这些,就是我们小队的人了。”

身着禁卫军服的士兵点点头,沿着陈队长指的方向,率先走在了前面。

“兄弟,你的衣服好像有点短了啊,露出了一大截脚踝——”

走在后面的陈队长,嘟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