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那不算。”

没有拜堂,没有洞房,哪里算得上成亲。

听他这么说,子歌也反应过来,可还是忍不住逗他,“那这么长时间,我住在王府,在府里当家做主,岂不是名不正言不顺?”

假意错愕,仿佛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那你还想住在哪里?”

他的眼神微眯,变得危险起来。

“当然是你住哪里,我就住在哪里喽。”

她就是这么怂,在“强权”面前,选择妥协。

一夜好梦,醒来的时候,嘴角还是弯着的。

“殿下,奴婢可以进来吗?”

子歌掀开被子下了床,“进来吧。”

半夏捧着一大大的盒子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世子爷派人送过来的。”半夏摇摇头,她也好奇里面装了什么,萧铭一脸神秘的笑,勾得她这心里痒痒的。

“殿下,你快打开来看看吧。”

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好东西。

子歌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听她的打开盒盖。

凤冠霞帔,真的是嫁衣。

她长大了嘴巴,喜庆的红色映入眼帘,嫁衣上缀满了珍珠宝石,绚丽夺目。

“哇,好漂亮的嫁衣,凤冠也好看!”

半夏忍耐不住,喊出了声,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生之年,能够见到这么美的嫁衣。

“殿下,你快穿上试试。”

子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过了好久才轻轻点头。

半夏小心翼翼将嫁衣拿出来,生怕自己笨手笨脚,会把这嫁衣弄坏了。

“半夏,怎么样?”

穿上嫁衣的子歌,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

“美,太美了。”

半夏的眼睛都直了,看着子歌两眼放光,“世子爷瞧见了,定会移不开眼的。”

她一个女的都心动了,世子爷如何能把持得住。

“贫嘴。”

子歌嗔一声,回到内室换衣服去了。

半夏跟进去的时候,就见嫁衣整齐地躺在床上,主子坐在旁边,修长的手指从上面轻轻地抚过,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

这狗粮,吃得是心甘情愿啊。

愿两位主子幸福恩爱,长长久久。

看着嫁衣,子歌的心里又甜又满足。

嫁衣上的珍珠宝石,件件都是珍品,随便拿出一颗买了,都能够这一辈子衣食无忧。

她在那儿发愣,连子昱进来了也不知道。

“世……”

半夏抬头看到他,连忙上前行礼,却被他止住了,到嘴的话重新回到了肚子里,轻手轻脚地离开,将空间留给两位主子。

见她还没有发现自己,子昱的唇角多了几分笑意,抬脚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喜欢吗?”

看着交叠在身前的那双手,子歌如梦初醒。

“喜欢。”

她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就是太华丽了些。”

这样的嫁衣传出去,定是要收获一众嫉妒眼神的。

“你喜欢就好。”

他唇角的笑意更大了,若是天上的彩霞没法摘得,他一定会将其摘下,为她做身霞衣,只为她这一声喜欢。

子歌脑袋后仰,靠在他的肩上,“怎么这会回来了?”

“为夫要成亲,怎么能没婚假呢,陛下体恤,放了为夫七日假,这七日,为夫可以每天陪你用餐,陪你散步……”

滚烫的呼吸喷洒在脸上,子歌的耳朵变得滚烫。

“谁要你陪了。”

“是我需要你陪。”

他轻笑着开口,下巴搭在她的肩头,舍不得离开。

“婚期定在三日后,你可要好好准备。”

“准备什么?”

时间是有些仓促了些,但是,作为新娘,她需要准备什么吗?

“当然是……”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歌儿忘了,你还欠着为夫的洞房花烛夜呢。”

“轰”地一声,烟花在脑海中炸开,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一把将人推开,看都不敢看他了。

“我突然想起来,薇薇让我去她那儿,我先走了。”

因为太紧张,左脚拌了右脚,身子晃了晃,索性是稳住了,跌跌撞撞往外跑,仿佛后面有狼跟着似的。

看着她慌乱的背影,他的舌尖顶了顶下颌。

洞房花烛夜,他真的很期待啊。

一口气跑出去好远,子歌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他没有追上来,才松了口气。

想到方才自己的反应,伸手拍拍脸蛋,真是太没出息了,竟然一句话也没说,就临阵脱逃了。

洞房花烛夜,她也期待过啊。

红烛帐暖,锦被翻飞,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样令人遐想的场景,话本里有不少的描述呢,当时她虽面红耳赤,可自然耐着性子看完了,罢了还说了句,不就那么回事么。

不就那么回事么,羞什么羞,都老夫老妻了。

虽然这样说,可她还是没有勇气回去面对他了。

罢了,既然都说去薇薇那了,那便去采薇阁玩玩吧。

“见过殿下。”

采薇阁的丫鬟们,比之前更恭敬了,子歌摆摆手让她们起来。

“你们小姐呢?”

“小姐在阁楼呢。”

得了幼薇的行踪,子歌提着裙子上了楼,只见幼薇手里拿着一顶盖头,在窗前认真地绣呢。

突然想到曾经听人说过,新娘子的嫁人不必自己亲自绣,但是总要动动针线的,吉利,她的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也该绣顶盖头,也算是自己动手绣了。

不过三天的时间,赶得及吗?

幼薇抬头,见子歌站在门口,连忙站起身来。

“嫂子,你来啦,快坐。”

“白芷,给嫂子倒茶。”幼薇的脸上挂着笑容,“嫂子,你快帮我看看,我绣得怎么样?”

子歌从她手里接过已经绣了一半的盖头,不得不说,勤学苦练还是有效果的,看这针脚,多细密。

她自己虽不会绣,可还是会看的,她这刺绣水平,也算是中上了。

“不错。”

得到肯定的答案,她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听说你跟我哥的婚礼,在三天后举办,嫂子,嫁衣可准备好了?”

她嘻嘻笑着,“让我猜猜,我哥肯定已经准备好了嫁衣,是不是?”

“被你猜中了。”

子歌的脸上挂着笑,在幼薇跟前,她不会像在他跟前那么害羞,神色坦然。

“啧啧,是不是特别好看,我哥这人吧,冷是冷了点,眼光还是不错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