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好!”姚瑞也是没有任何的废话,一瞬之间,就是手指微微的一咬之后,滴出来了一滴奇异无比的血液,这一滴滴血液出现之后,就是一瞬之间,蔓延了开来,化作了一道道的火花,姚瑞神色庄重,刹那之间,就是在虚空之中,画出来了一道奇异无比的文符,这一道符文,微微的出现之后,一下子就是燃烧了起来。

轰轰轰轰!刹那之间,姚瑞的混沌识海震动开了起来,一下子就是那一座强大无比的血浮屠,化作了十二层高的宝塔,一瞬之间,出现在了姚瑞的手中,展示开来,化作了一道强大无比的浮屠,一道道的佛音,以及佛气,从这一方血浮屠之中,席卷而来,让姚瑞受益不少?

一下子那一座宝塔出现了之后,就是向着虚空之中,不停的吞吐了起来,转眼之间,就是将大量的封印了巫妖之人,一下子就是活生生的抽取了出来,连同他们身上的那一种种时间沙铠,一下子被吞噬在了这一方血浮屠之上了!

刹那之间,那十二层的血浮屠化作了一座高塔,镇压下来,演化在了姚瑞的身体之下,演变成看来一种奇异无比的存在,在这一个时候,淬炼起来诸多的力量来了!

所有的妖族之人的尸体,以及巫族之人的尸体,一瞬之间,就是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一下子就是在那一座浮屠之上,演变成为了一种种祭品的样子,这一种种的祭品就是姚瑞祭祀之物?

而又是在此时,那一道中央大祭坛的虚影出现之后,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也是不由地从入定之中,惊醒了过来:“不!不!不!哪、、、那是、、、那是、、、”、

刹那之间,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看着虚空之中的那一道强大无比的影子之后,不由地闪过了一丝丝的惊讶之色:“是中央大祭坛?是中央大祭坛啊!”

“不错!这就是族中最为强大的中央大祭坛,就是十二巫祖也是没有动用过多少次的,我等根本就是没有见过,只在自己的血脉之中,拥有感应之物,真的而是出现在了这里?”刹那之间,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都是不由地在此时,闪过了一丝丝的郑重之色。

“不!不对!不对!要知道中央大祭坛,在上古洪荒之中,十二巫祖之后,这一方中央大祭坛就是消失无影无踪了,怎么会现在又出现了?”刹那之间,后稷对于这一方大祭坛不由地闪过了一丝丝疑惑之色。

“不!不是中央大祭坛出现了,而是他的投影!是有人施展了血色献祭之术,强行的召唤出来了中央大祭坛了!”巫簇淡淡的说道。

“不是中央大祭坛的真实之象,只不过是他的一尊强大无比的分身,也是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刹那之间,一旁的金翅鸢为之一怔。

“什么?你说的是血色献祭?”刹那之间,醒悟过来了巫簇的话之后的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不由地为之一愣:“是血色献祭?”

想到了这一点的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一下子面色都是白了:“血色献祭,他献祭的是谁?他怎么会血色献祭这一招的?”

“他不会,可是有人会!”刹那之间,帝柳江闪过了一丝智慧火花:“是吴刀,是吴刀!吴刀之灵,自然是会血色献祭!”

“不过他连血色献祭都是施展出来了!想来是他在大阵之中,举步维艰,以至于是根本就不能够动弹,又是没有了元气之下,方才是记住那些妖族之人的尸体,以及我族先辈的骸骨,以及众多的域外魔神,施展出来了献祭的手段了不成?”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刹那之间,都是不由地闪过了一丝丝的惊讶之色!

“刹那芳华阵之中,拥有传承血池之力,不知道又是演变成为了什么样子?”刹那之间,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都是会闪过了一丝丝的疑惑之色。

而就是走出了巫族之中的封印之地的古魔,刚刚想要前去巫族斩杀一点不识趣之人,发泄自己的心头怒火之时,突然之间,感受到了那一种中央大祭坛的气息之后,不由地古魔发出了一阵尖叫之声:“中央大祭坛?是中央大祭坛?没有想到这玩意真的是在巫族之中?亏得自己没有与那些小畜生,硬拼,不然的话、、、”

一想到这里的时候,响起了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面的之时的有恃无恐?那么定然是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早就是拥有了中央大祭坛的存在了吧?

古魔不由地流出来了一滴冷汗,也是没有丝毫的停留,一下子就是化作了一道流光,也是没有了任何的报复心,一下子消失在了虚空之中了!

所有的妖族之人的尸体,以及巫族之人的尸体,一瞬之间,就是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一下子就是在那一座浮屠之上,演变成为了一种种祭品的样子。

就是在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感受到了那中央大祭坛之力,以及感受到了中央大祭坛之力,被活生生的吓走的古魔之时,姚瑞最后一篇祭文念动完成了之后,一瞬之间,浑身之间,那一种种的念头越发的纯净,像是一种种清静无垢的存在?

这一种种神奇的感觉之下,姚瑞尚未来得及享受之时,就是发现了那一座中央大祭坛锁定在自己的虚影之中,对于自己掌握的这一方强大大祭坛之力,涌动了一股莫名的感悟?

这一股力量,虽然是强大却是不摄人,没有那一种种惊心动魄的震撼之感也是没有了那一种种翻江倒海的巨大能力!

反倒是涌动出来的是一股柔和,像是一尊慈母抚慰着自己的心灵?

姚瑞的心境,微微的一惊之后,刹那之间,就是在此时,凝聚出来了自己的气势,将那一种种感觉,一下子就是挡开了!

而就是在此时,姚瑞又是感受到了那一股中央大祭坛之中,透出来了一股无形的光文,光文微微的一闪之后,一瞬之间,就是降下来了一道神奇无比的力量,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之后,姚瑞的肉身之中,涌动出来了一股十分古怪的感觉?

这一种感觉,让姚瑞的心境之中,玄乎至极,难以想象!但是其中拥有一股慑人的心魄,像是一头苏醒的老虎!

“不好!”一瞬之间,姚瑞就是知道了是什么缘故,这一方中央大祭坛之中的投影,会变化成为这一个摸样的原因了!

血仙翁施展神通妙术探查那一方中央大祭坛之时,被发现了?还被反噬了?

轰轰轰轰!刹那之间,姚瑞就是感受到了自己的混沌识海之中,那一柄杀生刀微微的跳动了起来,发出了一阵阵强大无比的吼鸣之声。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中央大祭坛的力量,怎么会这样的厉害?怎么会这样的厉害?是谁动用过血色祭炼之术?是谁?”刹那之间,血仙翁也是知道了中央大祭坛并不是在十二巫祖的手中损毁的哪一样,反倒是被人动过手脚,像是这一方中央大祭坛之中,被人祭祀了不少神异之物进去,以至于是这一方中央大祭坛的威力之大,就是血仙翁在不提防之下,也是吃了一个暗亏?

“可恶!可恶!可恶!我的气息,根本就是锁定不了这一方中央大祭坛了?”血仙翁微微的一惊之后,就是大怒了起来:“太可惜了!太可惜了!这样的好机会,就是被白白的浪费了?要是我能够所动了他的话,我绝对是能够将这一方中央大祭坛收取到自己的手里!”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中央大祭坛,你的实力,根本就是没有恢复过来,你不仅是没有恢复过来,反倒是其中的伤害,更是厉害了,以至于是你的实力,根本就是不足以摆脱得了我的!哈哈哈!”血仙翁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不停的吼动了起来:“可恶!可恶!要不是我没有了先天建木晶壁体系的防御之下,我又岂会这样的被他击中了?”

“好!好!好!只要这一次之后,我进入了传承血池之后,汲取了那一道道的十二巫祖流传下来的力量,我恢复了自己的一小半实力,也是绝对能够将现在这一个状态的你,活生生的镇压了!”刹那之间,血仙翁就是吼叫了起来:“哼!中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存在吗?你也是窥视我的力量,我又何尝不是窥视你的力量了?”

“要不是我的力量,作为我的本源之力,你根本就是不能够将这一道道的力量,撼动得了的话,说不得你就是可以透过这一道道的祭祀之礼,将我的力量,强行的抢夺而去了吧?不过你一切都是妄想!妄想!你没有想到这一个臭小子的混沌识海之中,是这样的浩瀚,也是能够掩盖一定的天机,你根本就是难以窥视得了我的存在吧?哈哈哈!”

刹那之间,血仙翁说出来了一个令姚瑞十分震惊的消息来了!

中央大祭坛窥视血仙翁的力量?姚瑞微微的一惊,刹那之间,也是不知道施展出来了血色祭炼之术,以及血色献祭,都是是对还是错了?

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突然之间,感受到了一股心悸的力量:“恩?你们感受到了吗?那一股力量、、、那一股力量是、、、、”

“是隔空一击!传世之作!”后稷神色凝重的说道:“要知道在十二巫祖之中,乃是后土大尊看守住了中央大祭坛的,我看过这些记载,知道这乃是中央大祭坛,诛杀其他的人物,施展出来的强大手段,隔空一击,传世之作了!”

刹那之间,后稷的话,一下子就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传世之作?隔空一击?”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对于中央大祭坛的了解,都是差不多,自然是知道这样的绝招是多么的厉害,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招数,也是出现在了这一个地方了?

“不过、、、不过能够让中央大祭坛施展出来了这样的胜招?是那样的人物,是烛龙台还是别的?不会、、、不会是吴刀了吧?”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都是不由地闪过了一丝丝的震惊之色。

“吴刀?吴刀?还是烛龙台都是拥有这样的可能,不过可惜了!可惜了!我等根本就是没有学会血色献祭的手段,不然的话,我等也是可以沟通中央大祭坛,将将来侵犯我等的域外魔神,活生生的斩杀一干二净了!”

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都是不由地在此时,闪过了一丝丝的悔恨之色:“不错!不错!我等就是耗费再多的代价,也是要将这血色献祭这样的招数,学习到自己的手中,如此一来,我等又是可以增添一个有力的绝招了!”

刹那之间,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的眼睛,都是向着刹那芳华阵之中,那一座巨大的大祭坛的影子望去了!

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纵使是巫族之人,又是十二巫祖的血脉,也是难以看得清楚,那一方中央大祭坛的力量!

“我等的实力,还是太低了,根本就是看不透中央大祭坛的力量啊!”刹那之间,巫簇、厉不凡、凤九幽、后稷、帝柳江、强振霆、金翅鸢、青木、天风、碧余良等人都是发出了一道道震惊之色,可是也是没有任何的人将自己的目光转开,都是将自己的目光,向着虚空之中,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