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重生柯南当侦探 > 第707章 露西亚人偶杀人事件8 破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707章 露西亚人偶杀人事件8 破案

露西亚馆第二晚过去,非常意外的,当晚并没有出什么事,或者说凶手因为什么缘故临时取消了行动。

最大可能是察觉到了高成和高远遥一这边的动静。

不过可以想见的是,凶手恐怕已经相当急切,毕竟距离比赛期限已经没有几天。

在解开暗号谜题后,高成对凶手的猜测有两种,一种是5名候选人其中之一,一种则是管家田代或者女佣桐江。

和高远遥一挑开后,高成将怀疑放在后面两人身上,这也是从山之内恒圣的目的考虑。

如果5名候选人都是祭品,凶手只能另有其人,而且是山之内恒圣一开始就安排好的。

首先是田代管家,考虑到管家对没有资格继承遗产的不满,动机倒也有,但老管家不一定会杀害候选者们,除非山之内临死前就让管家知道了这次暗号的意思,并且进行了某种承诺性暗示。

另外就是女佣桐江想子。

“咚——!”

上午10点钟声敲响前,高成从钟楼接待室窗户沿着梯子下到大钟前,等钟声响起后,立马便在大钟边缘发现了一处暗格,里面只放了一封信,上面写着山之内恒圣遗书字样。

高成没有急着拆开,先是仔细查看了一番信封状况,封口处盖着山之内恒圣印章,隐约有被拆开过的痕迹。

“解开我山之内恒圣所出谜题,得知这第二封遗书的所在之处者,便是继承我的遗产之人,拥有继承权继承权饿得仅限以下5人,神明忠志、梅园薰、幽月来梦、宝田光二、犬饲高志……

“不过,当解读暗号的期限已到,而这5人拥有继承权的人已全部不在场时,遗产将赠予解开密码之人,不再局限于候选人。”

看完所有内容,高成又重新封好放回暗格。

山之内恒圣用来控制凶手杀人的方式算是找到了,问题是山之内恒圣怎么就确定凶手一定会在几名候选者之前知道第二封遗书内容。

肯定不会在律师播放录像带前知道,那样会有更好的办法而不是仓促杀人。

另外就是山之内恒圣怎么就肯定凶手一定会选择杀人,虽说遗产很有吸引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下得了手,而且还是他这位名侦探在场的情况下。

高成脑海里闪过女佣桐江想子身影。

从播放录像带到现在,10点的钟声一共敲响了4次,凶手到大钟这里找第二封遗书只能是第1次,也就是神明忠志遇害前那次。

当时众人都在餐厅准备看晚餐前的录像带,连管家田代也在场,唯一不在的只有桐江想子一人。

尽管桐江想子看着最不像是杀人凶手,高成怀疑起来一点也没有犹豫。

本身作为一位花季少女会愿意来这种深山当女佣就不太正常,对山之内恒圣崇拜或者想要学习这种理由也未必就是真的。

比较欠缺的就是桐江想子的完整动机,能够促使少女杀人的动机,应该比田代管家要复杂得多。

另外,不管凶手是谁,最关键的决定性证据都找不到,在这座与外界隔离的湖心岛上,很多调查都没法展开,不管是指纹取样还是对整座别墅的大范围搜寻都办不到,连几具尸体都还留在房里,好在现在气温不高,暂时还不至于担心发臭。

也就是说留给他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给凶手设置陷阱,让凶手自己跳出来,这点成功的几率很高,只是肯定会花费不少时间,另一边的高远遥一不见得就能给他时间。

那家伙可不一定就会讲究什么证据,一旦开始怀疑,很有可能会立即动手。

第二个选择就是逼凶手自己认罪,是最困难的选择,以目前的条件几乎很难实现,但凡一个聪明的侦探都不会这么处理……

午餐时间,众人再次聚集在别墅餐厅,高成还在尽最大努力整理所有有用的线索,依然想进行第二个选择。

或许是因为昨晚没有出什么事的缘故,原本还很惶恐的梅园薰脸色好了很多,有种大松一口气的感觉,不过也因此更加在意还没解开的谜题,对宝田光二和犬饲高志,特别是对高成,明显更加敌视起来,暗自抱怨凶手怎么不先解决这种名侦探。

当然,凶手跳过宝田光二杀害幽月来梦这点也很让她怀疑。

在巨额遗产面前,名侦探也不值得信任……

午餐在相当安静的气氛中度过,接着依旧是饭后咖啡的时间,因为不是晚餐,梅园薰也没有想太多,习惯性往咖啡里加了砂糖,只是在要喝时才停了下来,奇怪看向没有动咖啡的高成还有始终神神秘秘的面具男。

“怎、怎么了?”

没有人回应梅园薰,只有小哀抬起手打了个哈欠,余光看向保持平静的高成还有另一边的面具男。

昨晚的事情她其实都听到了,装哭装睡对她来说都很简单,但也因为这样,跟着高成又是几乎整晚没睡。

“喂喂,”梅园薰放下咖啡杯,笑容僵硬道,“现在不是才中午吗?难道有人在咖啡里下了安眠药?”

犬饲高志无语看向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凶手晚上要是不能行凶的话,也只有其他时候了,而且白天大家说不定还会放松警惕,可能比晚上还要危险……”

说着犬饲高志视线落在高成和面具男身上。

“昨天用餐的时候我特别留意过,可能有问题的就是餐后的咖啡,需要自己加砂糖后再喝,田代先生拿了砂糖过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当时的情况,唯一没有加糖的只有城户侦探和罗塞斯先生,城户侦探甚至都没有喝咖啡,是这样没错吧?”

看到高成和面具男没有回应,犬饲高志目光愈发火热。

“如果咖啡或者砂糖里加了安眠药,凶手当然不可能去喝,要是自己也睡着了,还怎么杀人呢?”

“可是昨晚凶手的确没有杀人……”梅园薰神色迟疑。

高成、小哀还有面具男3人的确可能没有被下药,但这也可能是凶手故意的,同样作为候选者,犬饲高志的话并不足以让她相信。

“是没有杀人,”犬饲高志笑道,“不过这有可能是突然发生了什么变故也说不定,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被下了安眠药,被发现的话就麻烦大了,特别对方还是位名侦探……”

梅园薰诧异看向面具男:“难道你觉得罗塞斯先生是凶手?!”

“我也只是这样猜测而已,”犬饲高志推理道,“大家想一想,如果按照计划进行,凶手会用什么办法杀人?大家房里都没有暗道,房门还有窗户也都上了锁,只有拿走了锁架钥匙的罗塞斯才能够轻易用备用钥匙打开大家的房门……”

“可、可是他的房间从外面堵死了,而且也没有暗道……”

“那是他自己说的不是吗?谁都没有确认过。”

高远遥一沉默抱着手臂,直到犬饲高志推理完才瞥了一眼,既没有否认也不承认。

其实他也很好奇,锁架钥匙在他手上,凶手要怎么杀人。

既然昨晚没有动静,就只能说明一点,凶手或许就是原本保管钥匙的田代管家……

“凶手只有一个,”高成思考一会,突然开口道,“不用再怀疑了罗塞斯先生了。”

“嗯?”高远遥一面具下眼皮微跳,目光直直看向高成,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