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武侠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三方会战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三方会战3

苍无霜冷哼一声,道:“这还算话、,既然有人刻意阻止你,而此人显然是帮,自然就是敌人,我会帮你查一查,不过能不能查查出来我也不知道,所以你也别报太大的希望!”

无言道:“是,夫人愿意出手也就在再好不过了,那么告辞!”

说罢,无言也就离开了赵远两人的居住之地,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无论如何都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而且这个藏身点自己等人并没有通知锦衣卫,也没告知右教,当时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保存实力,免得泄了老底,可那个时候谁料到突然就冒出了一个什么倭寇来,惹得锦衣卫和东厂全城核查,估计在检查之中早就觉察到了异样,不过并为动手而已,而东厂便把这消息告诉了左教!

之前的左教的一个据点被查出来之后,大祭司和国师派人去剿灭了他们,现在估计他们也就是报着一箭之仇了!

……

等无言走后,苍无霜这才有些好奇道:“左教真的浇灭了大祭司的一个据点?”

赵远道:“我也是早上才知道,估计是东厂把据点的消息泄露给他们,他们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而已。”

苍无霜道:“如此一来左教加上大祭司的人马算起来已经被消灭了好几十人,而且诸如王必,司空错等人还都是江湖之中一等一的好手,当初在西山我们冒了那么大的险才消灭了我们几十人,结果这短短的几点,他们内战都死了如此的数量!”

赵远叹口气,道:“关键是我们都未出动一兵一卒,即便是我也不过在哪里随意动了动手而已,权谋还真是一个好东西,杀人不见血!”

苍无霜道:“可是我觉得有些害怕,这比起江湖之上的勾心斗角阴暗多了”。’

赵远伸手拿着苍无霜的手,道:“这些人本来就是江湖之中的一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之人,死了岂不是更好?”

苍无霜道:“可实际上,就司空错而言,他并不是什么那种大奸大恶之中!”

赵远疑惑道:“不是?”

旋即沉吟片刻,道:“无论是左教也好,还是大祭司也好,他们控制人的嘴主要的办法就是契约,难道说这司空错当初也有什么把柄被大祭司捏住,所以不得不履行契约?为大祭司卖命,甘愿成为他手里一柄杀人的刀?”

当初无言也说过,无论是大祭司也好,还是左教也好,他们控制那些江湖人物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契约,当初梵天教为了他们办一件事,然后事成之后他们就必须听从梵天教的命令,签订一份契约,契约里面也就规定了时间,只要在时间内就必须无条件的服从。

苍无霜道:“这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司空错可是也出自武林名门司空家族,这司空家论实力丝毫不逊色现在武林之中的四大武林世家,反而比起四家更强,只不过他们比较低调,江湖之中的名气不如四家而已,而这司空错他并非嫡系,而是庶出,当初并不待见,偷学了司空家的功夫之后行走江湖,结果创出了不小的名气,于是司空家族这才重新把他召回了司空家,给了他名分!”

赵远疑惑道:“有点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司空家听你说至少也算是江湖正派名门,为何那日王必和司空错见面之后,司空错说他也是双手沾满了血腥的恶人?”

苍无霜道:“实际上,司空错自己说得并没有错,他的确是江湖之中沾满了血腥的恶人,而他手上的血腥便是来源于他司空家!”

赵远身子一震,道:“夫人的意思是说他杀的就是他司空家的人?”

苍无霜道:“是啊,司空家这等江湖世家,非常重视血缘,即便司空家替司空错正名,然而庶出就是庶出,被很多嫡系根本就看不起,司空错性格不错,面对周围的那些冷嘲热讽也没太在意,而那些嫡系子弟还以为他好欺负,也就变本加厉!而就在这时候,司空错喜欢上了一个姑娘,这姑娘是司空家下面佃户的女儿,两人情投意合,已经准备成亲,然而万万没想到却是那些计划平日欺负他嫡系子弟得知此事之后居然把那个女子劫走,轮番羞辱,最后那姑娘不堪受辱,见了司空错最后一面之后,投河自尽。而司空家最后也就赔了一笔银子就了事,毕竟他们在当地家大势大,就连官府都要敬畏三分,而这佃户虽说失去了女儿,也不敢把事情闹到,最后也只有不了了之!而司空错自己则在女子坟前不吃不喝呆了三天三夜,就在第四天的时候,那几个嫡系子弟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居然没丝毫收敛,跑到姑娘的坟前羞辱司空错,不仅仅如此,还举得姑娘的坟修得太好了,她一个下人不配!”

“心爱的姑娘如此逝去,司空错心智早就大变,而现在这几个嫡系子弟居然没丝毫收敛,这让司空错顿时大怒,片刻的功夫,将这几人嫡系子弟一共四人中的三人当场斩杀,另外一人在手下的护送之下这才逃了回去,而司空家的人抵达之后才发现这被斩杀的三人都跪在地上死去,头的方向正是那姑娘的墓,而不仅仅如此,他们下身也全部给割掉。”

赵远细细听着,道:“难道这就完了?”

苍无霜道:“这怎么可能就完了,四人之中还有一人,司空错怎么可能就此作罢,于是他不惜一切代价终于将此人斩杀,而自己也被司空家的高手打下悬崖,原本还以为他死了,结果却并没有死。”

赵远道:“难道是梵天教救了司空错,所以他才甘心为他卖命?”

苍无霜道:“江湖之中也有另外一个传闻,当时前去刺杀的并不仅仅只有司空错一人,还有其他人,所以我觉得应该是他当初请求梵天教,梵天教在此事协助了他,所以才甘心为梵天教效力!”

赵远听完之后,有些感慨道:“原来这其中还有如此之事,不过我觉得那几个嫡系子弟死得并不冤,这司空错就是典型的老实人,当把老实人闭上了绝对,狸猫都可以是猛虎!”

苍无霜道:“若是你的话,你会怎么样?”

赵远询问看去,却发现苍无霜一双美目正看着自己,道:“什么会怎么样?”

苍无霜道:“若是有一天,我被人杀了,你会怎么样?”

赵远笑道:“什么人有胆量,敢伤你?”

苍无霜道:“人在江湖,谁也不知道最后的归属是什么,而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怎么敢托大?你倒是说说,若是你,你会怎么样?”

苍无霜现在年纪也才十九岁而已,还是少女心性,刚才自己说这个事情时候估计被司空错和哪位姑娘之间的感情所感染,因此才问出这句话来。

而她本来就出自阴月宗,比起其他所谓的正派而言,她的是非观念更加直接。

赵远脸色一正,伸出手握着他的手,道:“若有人如此,拼上我这条命,我也会提着他的脑袋,让他前来给你赔罪,管他名门正派还是魔教中人,和天下为敌又如何?”

接着,又道:“可我永远不希望有这一天,我可希望就是和你们一起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苍无霜眼中泪光闪烁,狠狠的点点头,伸出手来,道:“那就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赵远伸出了手来,道:“击掌为誓!”

“啪!”

两人双掌轻轻的击在了一起。

瞬间,两人双掌相交,四目相视,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两人一般。

“咳……咳……”

轻轻的咳嗽突然传来。

两人一惊,连忙分开,朝声音来源之地看去,发现段水全不知道怎么时候居然站在院子之中的树下,见两人朝自己看来,他才一举自己手里的酒葫芦,道:“坦白的说我实在不想打扰你们现在郎情妾意的,只不过实在站得有点久,腿哟独爱你发麻!”

苍无霜俏脸一红,倒是赵远脸皮比较厚,立刻起身,笑道:“原来是段大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段水全笑道:“是我请你们恕罪才是!”

说着自己也就迈步走了过来,坐在了赵远对面,道:“我今天刚来京城,可就听说了京城之中围剿上千人的倭寇,你可是出了大力!”

赵远道:“段大哥你可就见外了,说道出了大力,非你丐帮莫属,若非你丐帮弟子帮找到牛二,才能及时的赶到救下了他的性命,若是晚上一时半刻,牛二就已经死于别人之手,我也就不可能知道他们这段时间打造的兵器就是倭寇!说道功劳,丐帮弟子才是首功,所以明日在下便去找陆大人,替丐帮请功!”

段水全哈哈一笑,摆摆手,道:“这就免了,我们丐帮实在不适合和那人打交道。对了,这次如此多的倭寇悄悄的潜入京城,可查到了是什么人而为?”

赵远道:“锦衣卫和东厂都还在彻查此事,暂时尚未结果,这谋划此事的之人非常的谨慎,就连这些倭寇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谋划了这一切,他们也就奉命行事,而且每次的得到的命令都是用鸽子传来,上面的内容也并非汉字,而是倭寇的文字!”

这正是让锦衣卫和东厂最头大问题,即便抓到了那些倭寇,却依旧没办法查出任何的有人用东西,好像指挥他们的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然后凭空消失一般。

段水全道:“如此说来这群人隐藏得也很深,不过朝廷如此一来,即便这京城里面还隐藏着倭寇,他们也不敢贸然动手,对了,梵天教现在什么情况?”

说着拿起酒壶,朝自己嘴里灌了一口,然后用衣袖一抹。

赵远道:“梵天教的话……”

说道这里,赵远心里一动,轻轻的一吸气,这才道:“我们现在和右教教主以及大祭司开始活着,锦衣卫负责调查和摸清左教人马的位置,然后由他们出面来剿灭他们,然后我也跟着出出力,前几天锦衣卫找到了左教的一个据点,干掉了十多人,不过昨晚上安排在东厂那半边的眼线传来消息,说东厂又剿灭了一群倭寇,我悄悄的溜去看了看,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并不是什么倭寇,而且大祭司的人马,其中一人我认识,是司空错!然后又得知了他们遇袭的地方,并非在他们告知我们的地址,先前无言也过来,还以为是我们故意见死不救,那个藏身之处我们并不知晓,他们也并没有派人告知锦衣卫,否者的话岂能发生这种事情?如此一来,白白的折损了十多号高手,可惜了!”

段水全也有些惋惜道:“的确如此,罢了,今天来也就先给你们打个招呼,若是有什么动静了通知我!”

赵远起来拱手道:“那就恕不远送,段大哥,告辞!”

等段水全离开之后,苍无霜这才道:“这段大哥也来京城,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又多了一员猛将!”

赵远轻哼一声,道:“他根本就不是段水全,有人易容而已!”

苍无霜惊讶道:“你说他不是,为什么?”

赵远道:“段大哥酒壶里面的酒可是都装得烈酒,而这位段大哥酒壶里面酒却并非烈酒,除此之外,他的酒壶也有问题!”’

……

回到住处,大祭司立刻把无言叫了进来,问道:“情况如何?”

无言朝椅子上一坐,道:“你觉得应该如何?”

大祭司看他的表情,顿时明白,道:“没问出什么来?”

无言道:“即便问出什么来又如何?杨开此人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被问出什么来,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此事。现在我不得不猜测就是在东厂盘问的时候发现什么异常,把这情报交给了左教那帮人,我们前几天才灭了别人一个据点,现在别人就灭了我们的绝点,这报应来得还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