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现言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1298章 南有风铃,北有衡木(56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98章 南有风铃,北有衡木(561)

“厉……唔……厉南衡……”

封凌挣不开,最后只能去咬他。

男人却像是被她的哪一句话给真的激怒了,手牢牢的握着她的腰,含在她的唇上哑声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从来都没有尊重过你是么?老子这辈子惟独对你的一切才小心翼翼,结果你说一切都是我带动着你的情绪,我不尊重你?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欢就一定要将你捆在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我在主导,你不情愿,你不乐意,你不喜欢?”

“我……唔……”

厉南衡拿出手,骤然直接一把抽出他自己的腰带,反手便将封凌的手腕捆在了她身后,在封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时,皮带狠狠一拉,便直接拉到了最底,将她的手腕顷刻间捆住。

后边的车门还没有关上,男人一手握着她的腰一手去扯她的衣服,在封凌被气到浑身发颤不停的要反咬他时,直接将人按进了车里,这一吻里没有温柔缠绵,没有许久没有再碰到她亲到她的眷恋和小心,而是夹带着热气与怒火,啃食着她的嘴唇,吞下她所有的呼叫。

男人鼻间喷拂出来的热气都落在她的脸上,封凌挣扎不开,几次想要骂却都被他狠狠的堵住了唇舌,她因为用力挣动却毫无办法而鼻间都出了血,密密麻麻的汗珠在鼻子上。

他的吻也越来越强势,力度越来越大,好像要把她吸入旋涡之中。

吻了足足有十分钟了,她身上的衣服被除尽,随着外面的烈日高照,车内的温度都跟着沸腾。

封凌的脸色绯红,氧气都要被耗尽,大脑里嗡嗡的响。

厉南衡的吻愈加深入,仿佛在诱.惑着她让她一起疯狂和不顾一切。

封凌被气到理智尽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停,再吻下去她真的要断气了,尤其手腕被腰带捆上的这件事,更是让她胸间有无数的怨气迸发出来,她不停的去反咬他,顷刻之间两人个的唇上互相皆是伤口,当然他的最多,她唇上最多是被亲出来的红肿。

“厉南衡……你给我停下来……唔……”

男人轻而易举的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她能够在这样的姿势下感受到他强健的肌理,即使多日不再基地里,即使不再那样每天习惯性的训练,可这男人的身材还是结实的让人震目。

“你别太过份……”借着这样忽然坐起来的姿势,封凌喘息着,有些艰难的说了一句。

厉南衡却是握着她的腰,眸光深冷发暗的看着他:“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不尊重?你怕是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强取豪夺是什么样。”

封凌听的眼皮一跳,眼神直直的盯着他:“你要干什么?”

“我警告你,你别……”

话还没说完,厉南衡已然握住她的腰,往他的身前一拉。

她身上的衣服几乎被除尽,只剩下里面薄的可怜的内.衣底.裤。

就这样摩擦过他的裤子。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裤子上的质感,刺激的她浑身一颤,整个身体都紧绷。

男人眼神毫不怜惜且没有温度,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凑到他的面前,深邃的眸光看着她已经被吻到有些红肿的唇瓣:“不让你真正感受一次,我这罪名也吃的实在是太冤枉。”

看见男人眼底的坚决,封凌的心口狠狠一跳,下意识的觉得他像是要对自己发狠了似的,赶紧要从他身上起来,但两只手被捆着,两人只腿也这样分开坐在他身上,她急的要用腿上的力气这样起身,却是无论怎样都敌不过他的力气,男人牢牢的按住她,让她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贴着他的腿。

车窗外是山顶是悬崖峭壁,四周荒芜人烟,仿佛又回到了在马里布海滩丛林里的那半年时光,无人打扰,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至少那时候的厉南衡是耐心的是温柔的是每天晚上洗过澡后都性.感的抱着她亲来亲去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眼底里的温度凉的让封凌都有些无力招架。

越被他向他的大腿上按,封凌越想要躲,最后因为被他那里给……硌到了……

她更是连脚尖都蜷缩了起来,眼尾被被逼到有些泛红的看着眼前这个邪佞到有些陌生的男人,以前的厉南衡……再怎么霸道……起码……不是这样的……

封凌这时后悔了,想解释一下关于尊重与不尊重的话题,男人却是不给她机会,直接单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解开了他自己的裤子。

听见男人裤子拉链的动静,封凌一个激灵,蜷缩着的脚趾一下子松开,赶紧就要起身,却被男人扣着腰骤然一个翻身直接压在了车后的座椅上。

这越野车后边的空间很大,封凌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车上被他……

他蓦地腰下一沉,毫不留情。

封凌:“……”脑子里一片空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痛的她连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下意识的偏过头就死死的咬住他的手臂。

厉南衡亦是在这顷刻间俯首咬住了她的耳朵,没等她适应便直接开始了动作。

他同时暧昧沙哑的在她耳边说道:“想知道什么是不尊重吗?我一样一样的都让你好好感受感受,什么才是,不,尊,重。”

……

明明开车上山的时候还是早上,旭日东升。

待到一切疯狂与激情,哭喊与撕打全部停息下来,日头已经偏西。

封凌浑身狼狈,长发缠绕在汗湿的脖颈间,身上各处的痕迹比起往日的每一次都要重,看一眼就足够让人脸红心跳,她腿软的连坐都坐不稳,无力的靠在车座上,身上只有一件男人的外套盖着,她手死死的抓着那件外套来遮蔽自己的身体,泛红的眼睛里满是茫然,抓在衣服上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指间的骨节泛着青白。

车里没有任何清洗措施,衣服被撕扯的车里车外一片凌乱,厉南衡身上的衬衫亦是被她捏拽的凌乱,就这么简单的套上衣裤下了车,知道车里的小女人此刻的内心有多恐惧凌乱,他自己这会儿脑子里的那点理智终于归位,有点无法面对被自己捧在手心里那么多年,最后却被自己一怒之下给按在车里实实在在欺负的不轻的封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