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现言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478章 睡过不知道多少次,露条腿还怕看?(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78章 睡过不知道多少次,露条腿还怕看?(2)

季暖伤的确实只有左侧的小手手臂和左侧的小腿,被香槟酒淋了一身倒是没什么,酒杯都倒在身上也没什么,主要就要摔在地上的时候手臂在那些玻璃碎片上被刺伤的地方太多,她不知道究竟伤的是深是浅,反正现在胳膊和腿上都传来时轻时重的痛。

即使她现在清楚的知道究竟是谁抱着自己离开了宴会厅,她也没法拒绝或者逞能,伤成这样的确需要马上去医院处理包扎,万一有什么太深的疮口又浸了香槟酒还有地上的细菌,很容易感染。

但是她真的没想到墨景深之前离自己那么远,宴会厅里又那么大,他居然在一片黑暗中和人流慌『乱』的涌动中准确的找到了她的位置,短短两分钟的时间就能忽然近到她身边来,主要是当时那一片黑,她连站的最近的人都看不清,更别说是在人群中朝那个准确的方向走了。

季暖全程被男人抱着,他没说话,她也没说话,但是能从自己紧靠着的怀抱里感受到他在抱着自己这样迅速走向游轮的停车场时依然这样的毫不费力,明明她也有九十斤的体重,可每一次这男人都像在抱着一团棉花似的。

她有那么轻吗?

……

直到距离滨海湾路最近的医院,墨景深直接送她进去到外创科消毒包扎。

坐在诊室里,一位中年女医生拉起她的胳膊一边消毒一边“啧啧啧”的说:“现在的小姑娘啊,看起来都细皮嫩肉的,但是明显比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抗造啊,被玻璃碎片扎成这样了居然还这么镇定,真的不疼啊?你看看,这还有点玻璃渣沾在伤口里……”

季暖看着自己的胳膊,将血擦干净后,看见只是一些划伤的小伤口,有两个稍微深一些的流血较多的伤口,虽然的确很疼,但她一直在忍着,结果被这医生啧啧有声的说了几句,只觉得更疼了。

她忍着没说话,见医生还在不停的唠叨着,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医生,麻烦快点。”

“哟,伤成这样还让我快点,我不得一个一个的消毒啊?这腿上的伤口还没处理,你急什么急?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还是你老公?听说在医院门前抱你下车的时候连车都没锁就直接把你送进来了,伤成这样他得怪心疼的吧?以后小心点,什么酒会啊聚会啊的,离这些危险的东西远点。”

季暖:“……”

医生阿姨您可真能唠叨。

“不过你男朋友可真帅,我在医院这么多年还没见哪个小伙子像他这么好看的,姑娘你也长的很不错啦,你们两个很般配呀……”

“医生,尽快好吗?”季暖尽量保持微笑。

医生又啧啧了两声,将她的胳膊放下,然后撩起她的裙子,将她的腿就这么横着放在诊室里的床上继续帮她处理腿上的伤。

这时诊室的门开了,墨景深拿了件黑『色』的男士衬衫进来,放到了床边。

这衬衫一看就是他的,能这么快去把衣服拿过来,估计他车上该是有些备用的衣服。

“伤口消毒后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我已经叫人去给你买衣服,海边这里离市区较远,大概要等一等,先穿这件。”

季暖看了他一眼,想说声谢谢,但是见男人的眉眼冷峻,显然现在她说什么估计都能点起火来,想了想也就没吭声,只在医生将她膝盖上边的一个深入皮肉里的玻璃碎片取出来时,疼的嘴上一时忍不住的“嘶”了一声。

墨景深直接走了过来,出口的话不是安慰也不是让医生轻点,而是看了眼她腿上的伤口,淡道:“只是点皮外伤就疼成这样,刚才砸下来的只是香槟塔,如果是宴会厅里重达几十斤的吊顶砸了下来,你还是傻站在那里不会躲?”

季暖眼也不抬:“我当时穿着高跟鞋,地上又滑又湿根本没法站稳,你以为我不想躲?而且四周人『乱』哄哄的跑,我被挤的根本没法挪开脚步好吗?”

“那这高跟鞋以后就不必再穿了。”

“怎么可能不穿?我又不是大家里被闲养着的阔太太,每天公司里的穿着,还有平时的各种场合,我要是穿个平底鞋配礼服裙,或者穿个平底鞋配平时的职业装,那也太不伦不类了。”

中年女医生这时正将她刚刚取出碎片的那处伤口消毒,季暖疼的浑身一抖,脸都跟着白了一下。

墨景深依旧没有任何要安慰人的意思,声线平静道:“多给她消毒几次,让她多疼一会儿。”

季暖:“……?!!”

男人将那件放在床边的衬衫扔到她手边,嘴上是冷冷的一句:“不疼就没记『性』。”

“好咧!”中年女医生特爽快的答应,然后将消毒棉在季暖的膝盖上又按了下。

季暖疼的又是浑身一抖,强行忍住才没爆发出尖叫声,她白着脸,抬起眼瞪向正站在床边淡定旁观的男人,气的骂道:“墨总,男女授受不亲,我这裙子都被掀起来了,腿就这么毫无遮掩的横在床上,你要是有点绅士风度和自觉的话,现在是不是应该转身出去?”

男人淡睨了她一眼:“睡都睡过不知道多少次,『露』一条腿还怕看?”

季暖:“……”

中年女医生这时拿着消毒棉和医用镊子在季暖旁边说:“哎呀,你们两个年轻人不要在我这里打情骂俏啦,知道你们打是亲骂是爱啦,医生阿姨我早年丧夫,孤孤单单的这么多年了,最怕看见你们这种恩恩爱爱的年轻人。”

季暖斥笑了下,没去看医生,而是眼神继续凉凉的看向墨景深,用着非常冷漠的语调说:“医生您别介意,我也是早年丧夫。”

中年女医生的手一抖,一脸诧异的看了看季暖,再又惊愕的转过眼看向脸『色』沉冷的墨景深。

“哦哟,我这种年纪的阿姨可能不懂你们年轻人,你忍着点哦,下边这里的伤口还是会有点痛,我尽量轻一点。”

不过这回医生阿姨的动作明显是放轻了,估计是因为季暖的那句“也是早年丧夫”而心疼她,就连动作都放温柔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