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现言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353章 墨景深,你给我出来,快出来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53章 墨景深,你给我出来,快出来啊

季暖浑身疼到发抖,心更是像是空了一大块,望着那辆车,两手徒劳的在地上用力的爬,却怎么也爬不动,腹部尖锐的抽痛一下一下刺激着她的神经。

“景深……”

远处,一声轰然的爆炸巨响,不用猜也知道是苏雪意所乘的那辆车自燃爆炸,冲天的火光和浓重黑烟将天蒙上了一层雾『色』。

高速公路上一瞬间就安静的窒息,死寂的味道慢慢渗透季暖的皮肤。

她紧绷而紊『乱』的神经一点点的冷却了下来,却是冰冷刺骨。

季暖从来都没有觉得天是这样的灰暗过。

黑『色』宾利一动不动的停在那里,蔓延到车身下方的汽油蹿起了一小片火光,季暖盯着那火光,忙咬牙拼命的要爬过去把火扑灭,却是努力了半天也只向前移动了几厘米。

“墨太太!”封凌的声音紧随其后,在巨型货车后方已经聚集了不少停下车的司机,她迅速推开人群跑进去,红着眼睛看见趴在地上的季暖,忙快步冲了过去。

封凌蹲下身要去扶季暖,季暖却是双眼死死的一直盯着那辆黑『色』宾利,哑声说:“车里的人……是谁……”

“我先扶你起来。”封凌几乎从未哭过,现在看见季暖这样茫然空洞的眼神,又看见她下身渗出的那些血迹,几乎也红了眼睛,上前用力将她扶起身,然而季暖却是连站都站不稳,只是双眼一直看着那辆车。

“告诉我……车里的人是谁……”

封凌咬着牙根,没说话。

季暖缓缓转过眼,看向封凌:“是墨景深吗?”

封凌抓着她的手臂免得她摔下去,握在她手臂上的手却是微微有些颤抖的,努力的要去安抚她,却根本没能压抑得住情绪,只能垂下眼低声说:“我们和墨先生已经追踪到了你们所在的位置,全程开车追过来,本来已经落下了半个小时的距离,以着尽可能最快的速度终于追到了,但是刚才看见你忽然被人从车窗推出半个身子,墨先生的车就突然加速到了极限……”

季暖的脑子里瞬间恍惚了下。

车里的人是……墨景深……

意识停留在这里的一瞬间,季暖骤然用力推开封凌,转身踉跄着就往那辆车的方向扑去。

封凌没料到她还能有力气推开自己,向后退了个措手不及,再忙伸过手要去扶时,季暖已经扑到了黑『色』宾利边,她忙上前将险些跪倒在地上的季暖拉住,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墨太太,你别这样……”

季暖的双眼只盯着眼前一动不动的宾利,耳边仿佛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几乎与封凌同时冲进人群的南衡一句废话都没多说,直接叫阿k等人把巨型货车的司机逮下来,同时一群人正脸『色』肃然的准备救援。

周围那些司机一个个对着这个方向指指点点——

“前面那辆车是不是爆炸了?怎么会忽然爆炸?太可怕了?”

“这辆车被撞的这么严重,宾利的这款车的车身很坚固,都能被撞成这样,可见撞击力究竟有多大……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高速路谋杀吧……”

“这车已经漏油了,快看,油上已经着火了!”

“这辆会不会也爆炸啊……”

一群人的窃窃私语都灌不进季暖的耳朵里,她强忍着眼泪,双眼腥红的盯着已经碎裂的车窗,用力的要挥开封凌,封凌却仍是用力的抓着她的胳膊,最后干脆两手去抱住季暖:“墨太太,你别冲动!”

“放开我!”

“墨太太!”

“封凌,你放开我!”季暖撕声喊着:“放开——”

“现在这辆车随时可能会发生大面积自燃的状况!墨先生不顾『性』命将车冲过来横挡在这里,就是为了保住你的命!无论墨先生怎么样,如果你现在还不退开,墨先生不是白白牺牲了吗?”

“牺牲什么?怎么可能会牺牲?他不会的——”季暖疯了一样的在她怀里挣扎,最后实在挣扎不动,听见南衡他们正在试图翘开车门板的声音,眼泪再也止不住,整个人无力的向地面上跪了下去。

“季暖……”封凌忍不住叫她的名字,低下头看见季暖不停颤抖抽动的肩膀,手握在她的肩膀上,努力平静着声音说:“你下身都是血,你先上车,季暖,你别这样……”

眼见着车下汽油上的火苗越来越大,季暖想要上前去扑灭,南衡骤然抬起眼看向季暖的方向,沉声道:“封凌,立刻把季暖带走!”

带走季暖是必然的,有了南衡的命令,封凌更是强行将季暖从地上扶了起来,搂着她的肩,拉着她的手:“走!”

季暖没说话,也不动,只一直盯着黑『色』宾利,看着顺着车门蔓延出越来越多的一大片的血泊,只觉得天昏地暗。

“墨景深,你给我出来,快出来啊。”季暖脑袋发空的,无意识一般的要向车门走去,却被封凌按住。

她怔怔的看着已经变了形的车门:“宾利车的安全气囊比很多车的都要好,他不会有事,对不对……”

季暖像是在与封凌说话,又像是在与车里的人说话,更仿佛像是在自言自语。

封凌没吭声。

再怎么好的车,刚刚是直接以着极限的速度冲上来的,这种速度之下如果是普通的车,估计一瞬间就会撞散了,那种巨大的冲击力就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承受得住的,何况刚刚墨先生是把车横挡了过去,被撞的部位是车侧身,侧身的防御『性』本身就没有前后的车身那么牢固,车内的情况显然不会比车外更好,只会比她们看见的更糟。

在季暖几乎要被巨型货车活活碾压至死的一瞬间,墨先生是拿他自己的命来换季暖的命。

刚才他忽然将车开到极限的一瞬间,没有人能料到这一幕。

即使封凌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早已经见惯了生死,可刚才那一幕,她仍然永生难忘。

封凌握着季暖的手,用力扳过她的身子就要带她走。

季暖其实的确没有多少力气,下身的腥红与粘腻更是让她明白在这一刻她究竟都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忽然间就变成了这样?

在被强行带着转身的瞬间,季暖的眼神空洞发直的望着地面,耳边仍然能听清宾利车上滴着汽油的声音,一滴,两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