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现言 > 总裁宠上瘾:洛少,肆意宠 > 第497章 求人可不是这么求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97章 求人可不是这么求的

明明是她先挑起祸端的,先道歉的反而是薛宁。

有人越长大,越不敢承认错误,比如林嘉莹,有人却愿意率先释放自己的友善,比如薛宁。

林嘉莹摩挲着茶杯壁,自嘲地弯了弯唇,“我前晚本来就动机不纯,是我故意把记者引过去的。我的所为,我自己买单。”

“先吃饭吧!不在家里,没那么多规矩,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吧。”

在林嘉莹不解的注视下,薛宁叫来就在门外伺候的服务生点餐,末了还提醒人家,“来一盆米饭。”

林嘉莹:“……”在一个时刻需要保持体重的优秀女演员面前,你这样真的好吗。

这顿饭后,林嘉莹决定反抗父母兄长的决定,留下来出演《倾过女相》,因为她有了自己的独立看法:要知道自己比薛宁差在那里,那就该呆在她身边,看她是如何待人处事的。

薛宁回到公司,只做了一件事,让跟天娱有合作的、以嬉皮风格爆料最真猛料的微博大V挂出饶清清,为李曼曼澄清。

水军卖力工作、媒体运营、李曼曼的粉丝满血复活,本来吃饱撑的没事干的部分网友发现这饶清清更可恨啊,赶紧把把炮口对准饶妹子!毕竟被闺蜜坑,还是很能戳中一些人的爆发点的!

然而,这样的势头还不足以压下黑粉们对林嘉莹的攻击,以及阻止慕歌的粉丝纷纷跑去当林嘉莹的“人生导师”。

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时,一个神秘的微博大V挖出了饶清清的经纪人和李曼曼的经纪人,也就是沈姐,这两位女士之间不得不说的陈年旧事。

原来饶清清的经纪人嫁的是沈姐的前夫,这女人当时也是沈姐的好闺蜜,很多旧日合照为证,该博主用详实的证据证明对方是是以小三的身份插足别人感情。

社会舆论总是对男人宽容,女人一旦破坏人家感情,就会被骂得苦不堪言。

这下子,饶清清和她的经纪人是直接被卷到了风头浪尖上。

至此,薛宁让沈姐不要过度公关,看对方会怎么做,最好是让事态慢慢平息下去。

因为她对李曼曼怀有很大的信任和期待,并不希望她当话题女王,能以作品说话,真正地红起来。

在薛宁看来,这才是公司和艺人的双赢。

沈姐本来还以为薛宁会让她放出李曼曼即将出演国家台《红色长城》女二号,爆出男一号是薛燕青呢,趁此机会,一次把李曼曼捧出来了呢。

“沈姐,我们要给李曼曼一些余地。现在适可而止,是为明天又打起仗来,我们还可以这样公关,‘你看我们李曼曼当初有机会靠话题一炮而红,我们硬是要靠作品说话。对,我是花瓶,我是拿出了作品的花瓶。’”

是的,从李曼曼出道起,因为她的长相,哪怕演技很不错,还是被一大波黑粉睁着眼睛说她是花瓶。

沈姐莞尔,她相信,在薛宁领导下,她们的吃相会很好看。

如果饶清清那边不反扑,李曼曼的事件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这姑娘现在就好好磨练演技,接受沈姐制定的训练计划,等着好好出演《红色长城》,跟着国际大影帝征服星图大海。

然而,事情并没有照着公司为李曼曼制定的演绎生涯按部就班地走下去。

当然,这个暂且不表。

李曼曼的热度下去后,又有新的大头条霸占了实时热搜一、二、四、七:

#林嘉莹女相#

#应红录音#

#林嘉莹加盟天娱#

#贵圈真乱#

第一条话题来源是第五代导演廖鸿升亲自发微博:“我心中的女相@林嘉莹”

第二条话题则是有人爆料应红为了出演《倾国女相》,故意邀请林嘉莹去她的公寓做客,因为圈内人都知道林嘉莹对君莫华有好感,便利用也住在那边的君莫华,买通记者、制造假录音黑林嘉莹。

第三条话题则是林嘉莹自己发的:“听说天娱要挖角我?除非@柠檬不开花亲自邀请,否则免谈!”

林嘉莹目前还是自由身状态,她的经纪人是自己的小表妹,一个根本管不住她的小萌妹,要不然,林嘉莹之前也不可能发出那样一条毫无情商的含沙射影的微博,狠狠地自黑了一把。

薛宁则很高冷地转发加评论了一个:“【来】”。

这才有了第七条话题,“说好了要做彼此一辈子的小天使的都在互相伤害,一言不合就吵架的却是真爱?套路变得太快,臣妾跟不上节奏了啊!妈妈,我要回火星上去,地球太可怕了!手动大哭脸!”

也有人林嘉莹的黑粉在下面冷嘲热讽:“坐等林女神变成另一个饶清清、饶清清经纪人、应红@柠檬不开花薛总,且行且珍惜啊!”

几天后,应红被圈内人爆出合约到期,作为天娱旗下炙手可热的一姐,公司却没有和她续约,反而有记者拍到薛宁和林嘉莹同框逛街,这无疑更证实了一个微博大V的推测:‘林萌萌和薛柠柠这两位耿直的姑娘,一言不合就在公众平台吵架,分明是都被应红欺骗了。”

随后,本来已经确定由应红代言的顶级奢侈品,也成了林嘉莹的囊中之物。

应红真的没料到自己会栽在薛宁手里——偷鸡不成蚀把米,打落牙齿和血吞!

但应红常年稳坐超级一线,以前还跟君莫华闹过绯闻,就算如今落马,她还是把一姐架子端得稳稳的,愣是没有主动找薛宁,吸取了林嘉莹的教训,也没赶去堵俨然成了员工眼底“黏女朋友狂魔”的君莫华,而是去找她的初恋了。

“林嘉遇,你妹妹和薛宁这是要把我赶尽杀绝吗?”

包厢里,应红红着眼眶质问垂眉敛目、安静品茶的清俊男子。

“林嘉遇,我承认,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可你那么干脆地同意分手,其实也没那么爱我吧?看在我们旧情一场的份上,能不能帮我一把?”

“帮你?”

掀眸,淡淡看向红了眼眶,却姿态嚣张的女人,林嘉遇弯唇一笑,“应红,求人可不是这么求的。道歉也不是这么道歉的。何况,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妹妹。”

放下茶杯,林嘉遇摸了一下袖扣,站起身来,举步往外走。

应红心头一急,扯住林嘉遇的衣袖,目光狠绝地看牢他,“林嘉遇,我当年流掉的那个孩子其实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