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让一切归于虚无,让一切迎来新生。

红蝶之泪自眼角流了下来滴落在了阎魔之手,阎魔『摸』了『摸』泪是热的,还带着一股悲伤的气息。阎魔心间一阵绞痛,他知道她忆起来了,忆起了那五千年前的曾经,忆起了那早已被她自己所摈弃了的过往。

或许这正是红蝶心之所向,她曾经是如此的痛苦,仿佛生机全无,将一切罪责全都归结于了自己,却不知道此乃上天注定的结局,无论她如何去改,如何去抗,都逃不了所谓命运的既定。

她对榆罔,对神农之爱,爱的是如此的深沉,如此的刻骨铭心,故而才因了阎魔的一句“无情无爱无怨无悔”而毅然决然地尘封了自己的情感,甘愿做了一具无心无情的木偶。这一做便是五千年的岁月。

期间阎魔不是没有尝试过以情去唤醒她,只是每每以失败而告终,穷其所有也难以换她一个笑颜,一个皱眉。

故而他想到了复活社,那些集了厌灵的地方怨气之深爱恨之强,皆是冥界最盛。那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为此他不惜派了地敷子前去相助兵行险招,却不料最后竟是这番结局

其实这结局他又何尝没有想过只是这五千年的漠视太过漫长,太过漫长,漫长到他不知不觉为此疯魔,才甘愿赌上了这一回。

可是,他却还是输了

“不,不要”血红蝶突然大声喊叫了起来,随之四周闪起了黄光,将她轻轻托起

阎魔自知若是如此下去,言灵之魄便将会显,让血红蝶忆起言灵所有,以招其他之魄。

他断不能让地敷子就此得逞,也万不能再让言灵觉醒以震苍穹。故而此时就算是拼尽所有,他也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红蝶,红蝶,红蝶本君一直在你的身旁,注视着你,爱慕着你,心疼着你。这一点都不比当初的榆罔少。”阎魔泪目,可血红蝶却没有任何反应,倒是那开天辟地天庭的七『色』鸟儿在她眼前盘旋的场景一幕幕地印入了她的脑海

“女娥”

只见阎魔忽儿幻化为了血龙鸟的样子,深情地将她拥入了怀里,用力地吻上了她的嘴。

“女娥,女娥五千年了,本君伴了你五千年的时光,却终究还是换不回你一展笑颜。若是能以本君之死挽回阴姬之命,从而得以保全你,保全整个幽冥的话,本君又何必吝惜这条『性』命呢”

只见阎魔展开了双手,刚想燃其幽火逆天而行,黄光却突然停止了闪耀。

正在此时,只听“嘭”地一声,谪仙手持幽扇为“阿罗界”开了一个大洞,地敷子亦紧随其后跳了进来。

“这可不是我要闯进来的,而是谪仙他等不了了。”地敷子阴邪一笑,两眼透过那“通天塔”一找到了血红蝶和阎魔。

只见他忽儿朝血红蝶的方向飞了过去,刚想伸手去抓她的衣裳,却被阎魔一掌挡了去。

“阎魔君主,我与你该是有多少年没有切磋过了呢还记得你我初次敌对舍命一搏时,你差点便死于了我的手中,那时要不是因了言灵的话语”地敷子的话还未说完,阎魔便召出九条“死魂龙”朝着地敷子的方向咬去。

地敷子唤出其灭世炎火,将之尽数吞灭,然其手掌却变作了乌黑,皮竟可磨损了些。地敷子眉宇一皱,阎魔对其言道“那时本君大损元气,自是不敌你,可如今就不一样了”

“呵呵呵呵”地敷子突然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那我倒是要看看我与你之间,究竟是何输赢”

只见他忽儿飞到了“通天塔”上,一掌将其震成了石块,自上而下砸向了阎魔。

阎魔虽抱着血红蝶及时离开了那里,可那落于地上的石块却变成了千军万马,个个手持着兵器朝他的方向砍来

阎魔见此情景以血画圈,将血红蝶封入其结界之中,又怒指着地敷子道“你以为人多就有用了吗本君可不怕你”

阎魔左手一伸,一把赤炎枪握于其手,万尺巨人拔地而起。接而与他步调统一形神相合,也同样拿起了赤炎枪,做着挥摆的动作。

那些石人一拥而上,赤炎巨人亦挥着赤炎枪来回横扫。

然而正当地敷子与阎魔打的如火如荼之时,谪仙却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血红蝶的面前,以幽扇控着她自己走出了结界。

“谪仙,你这小人”阎魔见着谪仙已然拉着血红蝶之手浮于了半空之中,一腔怒火无处抒发,便是一把黑火喷了这“阿罗界”,使其变作了一片火海。

地敷子阴笑着飞向了谪仙,浮于了他的身侧。

谪仙摘下了左眼之罩,其中残存的些许“言灵之恶”进入到了血红蝶的体内,血红蝶忽儿大叫了起来,大放黄光,而地敷子却满脸的欣喜,双眼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女娥,期待着这一刻的来临。

“红蝶,红蝶,你是女娥”

“不,红蝶,红蝶,你是言灵”

“对,你是言灵,是由天地酝酿幻化而成的神,一出生便注定震撼天宇,一出生便注定不凡,一出生便注定要为战争而生,而为战争而死”

四周风云骤变,乾坤颠倒,鬼魅相鸣

言灵七魄自四面八方相聚而来汇于了血红蝶一人身上。庞大的记忆顿时塞入了她的脑海,折磨着她,摧残着她。

她,终于明白为何言灵甘愿赴死,不愿复生。只因那天上三战她虽居功至伟却被天帝所恶,被其他神所厌,以致最后因重罪而被诸神追杀,无意来到了“阿罗界”中。

虽说与阎魔相遇的短暂时光自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岁月,她亦甘愿助其登上君位,与其千万年的修好。只是她的能力过于强大,她的言咒预言必定成真。

只要她待在幽冥一日,便会有为抢夺她的永远也停止不了的杀戮。这种杀戮来自天上地下人间,根本无处防,根本无处躲。

此事她早已预知,亦早已看过所有的结局,故而在那最后一日,心甘情愿地选择就此消散,离阎魔而去。

“我不愿,我不愿我不愿复生于这个世界,让它重回战火。”

“女娥,女娥,女娥,你听的到吗你,不是血红蝶,你是姜女娥,你曾经也是如此的挚爱着这个世界,挚爱着你所爱的人,所爱的物,所爱的一切,一切。

让我们祈祷吧,向自己祈祷,求了自己的言咒,为消散而喜,为新生而颂,让一切归于虚无,让一切从新而生”

血红蝶突然睁开了双眼,在她默默地念了一句话以后,她身上的黄光骤然消失了,七魄也随之散去。

“血红蝶,你做了什么言灵言灵呢”地敷子声嘶力竭地朝着血红蝶怒吼。

而她却只是哀楚而可怜地望着他的眼睛,轻轻地说了一句“言灵让我转告你够了,地敷子,只要我还在你的心里,那便是活着的。至于见不见的到,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我耗费了五千年的岁月,余下的便放过自己,让自己真正快乐吧。”

地敷子笑了笑,笑的是那么的苦涩,仿佛就像哭一样“言灵,你依旧还是如此的残忍,没有你的日子,你叫我如何快乐”

女娥又面向了阎魔,阎魔看着女娥,神『色』万分悲切“你们求了言咒了吧”

女娥点了点头。

阎魔忽儿来到了女娥的身旁,用着此生最为挚爱的拥抱将她牢牢地抱入了怀里“不管多久,本君都会等你,你要答应本君,你一定要回来。”

血红蝶微微一笑,并未言语,只是轻轻地吻了吻阎魔的额头,温柔地看向了他。

只见她的身子逐渐变得透明,随之便化作了无数的红尘消失在了阎魔的面前。

在她消失的那一瞬间,所有的结局都由之而改写,包括你们已知的故事,和那一些你们未知的故事。

地敷子,踏上了继续寻找言灵的路途。阎魔继续做着他的君主,他心中一直坚信红蝶终将会回归这个世界,回归幽冥,故而复活社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最初的样子,保持着她初见阴姬时的那个样子。

一百年后,某海

一位长发披腰身穿红服头戴血珊瑚的女子,闲适地在海边晒着太阳,忽儿她置于海边的帽子被吹向了后方,她忽儿转头一看,便兴奋地跑了起来,来到了一个女人的面前“红蝶大人,阴姬找你找的好苦啊”

女人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