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现言 >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 第508章 断绝关系签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她的动作显示了自己的决心,但在寒愈看来,更明确的是她的选择。

看着她把手抽回去之后还不忘护着那枚戒指,他整个人原本就足够的压抑越发的浓郁起来,像是无法相信,就那么盯着她许久。

“什么条件?”

良久,寒愈才冷冷的问,目光像钉死在了她的脸上,“竟然能让你点头订婚,给了你什么条件,嗯?”

这样的问话让夜千宠笑了一笑。

“为什么一定要条件呢?”她微微仰起脸,侧着的角度刚好显得有那么些冷漠,“我正是想嫁人的阶段,再过几个月就晚了,自然是恨嫁,不需要条件!”

寒愈似乎是真的被气着了,眼睛里的气势始终都没有压下去过,有怒有急,但又一直静而不发,只用视线不断凌迟她。

“订婚、结婚,对你来说是可以用来玩笑的小事?”

她脸上的笑好像一直都在,但眼睛里始终也不见什么真正的笑意。

“怎么会是玩笑,我很认真做的决定,如果你非要这么怀疑,到时候我会郑重的给你一纸请柬。”

末了,她看向他,“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开玩笑,是因为你始终笃定,无论如何我都是离不开你的?”

寒愈薄唇动了动,没能答话。

因为他曾经,确实抱着这样的想法,甚至真的有些有恃无恐。

这种有恃无恐,应该是在他病发出现了刻薄男,然后又恢复到现在,整个过程,哪怕是他要和冯璐订婚的时候,她都没有放弃他,也根本离不开他。

所以,不知不觉,他觉得自己有了这样的资本。

包括最近的所有事,寒愈一度觉得她可以承受,而且不算什么。

是他高估了她的坚定?还是他低估了自己折磨人的能力?

争执过了,口角也过了,房间里极度安静了很长时间,空气里都透着冷冰冰的压抑,谁都不自在。

男人在别墅的客厅里踱步,没有特别焦急,但一直没有间断的徐缓来回,目光多半在她身上。

“你在报复我?”

过了好久,男人再次开口,似乎用一种笃定的口吻,目光忽然看向她,不断踱步的长腿也停了下来。

夜千宠的脑子有点空,这样气氛很难让人舒服。

听到这话,她才回神看过去。

报复?

“跟冯璐订过婚,所以你报复我?”

他竟然是这么想的,夜千宠还真是没想到这一茬,自顾笑了一下,“早知道我确实应该用这个理由的。”

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干脆不再说话,在沙发一角拿了抱枕窝着,闭上了眼。

又一次安静了。

寒愈其实也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但不能做什么,心里憋了再多东西都只能再压得狠一点!

有时候沉默是很可怕的,就像沉默代表默认一样,她现在对着他如此沉默,连多说一句话似乎都不愿意,这是他最不愿意见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千宠几乎能听到挂钟的秒针摆动,但她始终闭着眼。

慢慢的,不知道怎么就真的睡了一小会儿。

*

等她睁开眼,没见到客厅里有男人的身影。

但是微微转头,就从客厅的落地窗,看到了在后院的人,就站在那儿,侧影都显得忧郁而极度的沉默,略微低着头,正在猛抽烟。

夜千宠蹙了一下眉。

她记得,从他生病好了之后,几乎就戒烟了,这是忽然又抽上了吗?

醒了之后,她只是挪了一点位置,没动过。

五分钟。

十分钟。

那个男人也始终在窗户的那个位置站着,指尖捏着烟狠狠抽一口,抽到气息到头,坚毅的侧脸都稍微凹进去、突出骨骼之后才松口,然后狠狠吐出来。

真的很狠,一口接一口,一根烟没一会儿就烧到头了,他就再换一根。

夜千宠醒来的那会儿开始,她数着,他已经换了三根了。

他抽多久了?

这种意识上来,她终于莫名的来气,从沙发上起身。

可她刚想出去把他赶走,男人却也灭了烟蒂,转身往回走了,刚好在后门那儿迎了个撞面。

他定住脚,目光微微眯起来看着她刚睡醒的脸。

夜千宠想说的话忽然咽了回去。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后门一开,烟味太浓,加上……男人此刻眼睛里的表情是一种,只剩一潭死水的感觉。

“我打算成全你。”终于,他第一个开口。

或许抽烟太多,嗓音都是沙哑的。

他双手放进兜里,薄唇微微抿了两秒,下颚显得很紧绷。

她以为,他还会说点什么,结果没有了,说了那一句之后,他直接从她身边擦了过去,走进客厅,拿了外套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夜千宠还有些恍惚。

他就这样……放弃了?同意了?

虽然希望,但也不免意外了。

“这么轻易?”寒宴表示狐疑,“不像我小叔风格。”

但她以为,真的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道,第二天,他又一次闯到她的别墅。

她从使馆回去,进门的时候,正好他不知从哪冒出来,一言不发,推着即将关上的门就跟着往里走,脸色并不好看。

夜千宠皱了皱眉,能感觉到他的怒气未平,脸色也很难看。

甚至,都不等她换鞋子,直接拉着她就进了客厅,将她往沙发上按坐下,紧接着就直接给她丢了两个牛皮纸袋。

她看了一眼东西,再看他,“什么?”

寒愈长身立着,低眉盯着她看了片刻,薄唇明显抿得很紧,但做起事来,却也十分坚决的态度。

弯下腰,拿了其中一个纸袋,抽了个文件出来,直接递到她眼前,“签字。”

她一双柔眉稍微紧了,看到了【断绝关系】之类的的字眼。

“什么意思?”

男人顺势拿了一支笔出来,直接塞进她手里,“先前不是心心念念的要断么?既然已经订婚,断干净了免得我再来烦你。”

夜千宠没动,她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安排。

“我们之间好像也没什么需要断的关系了?”她下意识,是拒绝签字的,毕竟,她和埃文的订婚不作数。

可他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不想签字也行,按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