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古言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240章 送别宴(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念奴姑娘放下古琴,起身后朝着符景烯缓缓走去,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福了一礼道:“钦差大人,不知道念奴这首《凤求凰》弹奏得如何?”

说完这话,她就抬头看向符景烯。那双丹凤眼中含着绵绵的情意,似秋水盈波让人心醉之际。

符景烯淡淡地说道:“不怎么样。还有,《凤求凰》是我最不喜的曲目。”

念奴一怔,转而不解地问道:“《凤求凰》乃是汉代古琴名曲,琴曲之中演绎着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为何大人不喜欢。”

符景烯说道:“卓文君家中是当地头号富翁,她本人也是才貌双全精通音律,只是青年寡君。而司马相如却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生活非常拮据。”

“传闻司马相如做客卓家在卓家大堂上弹唱了这首《凤求凰》,使得再帘子后倾听的卓文君怦然心动,然后两人会面一见倾心。姑且不论这是否是司马相如的算计,只说他既喜欢卓文君就该上门求亲。就是卓家长辈不同意,也该用诚意去打动他们。可司马相如没有,他在卓父强烈阻止后竟带着卓文君私奔。”

在场的文官大部分都知道这个故事,但武官知之甚少。

贺蒙笑着说道:“私奔虽不可取,但两人修成正果夫唱妇随,也传为了千古佳话。”

符景烯轻笑一声说道:“将军,这故事还有后续。司马相如带着卓文君私奔以后日子艰难,是卓伟君卖掉所携带的细软开了一个酒肆日子才慢慢的好起来。若两人琴瑟和弦恩爱到老确实是一顿佳话,可司马相如被举荐做官以后竟想弃妻纳妾。那时的他,丝毫不记得曾经与妻子患难与共情深意笃的日子了。”

贺蒙咦了一声后道:“可我记得,司马相如并没纳妾啊!”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是没纳妾,是因为卓文君给他写了一首诗,那首诗名叫《白头吟》。”

他将诗念了一遍后说道:“这首诗的意思是,听说你怀有二心想要弃妻纳妾,所以来与你决裂。今日犹如最后的聚会,明日便将分手沟头。司马相如看了这首诗以后,打消了纳妾的念头。”

这个故事,虽有些地方他篡改了一些,但大部分都是如实说的。

贺蒙打着哈哈说道:“可最终他还是没有纳妾,一辈子就与卓文君相爱到老。”

符景烯淡淡一笑:“他不纳妾可不是顾念旧情,而是为了仕途的顺利。若他执意弃妻纳妾,那就要背负一个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名声。这样的人,在官场上又如何走得长远。所谓的坚贞的爱情不过是哄骗世人,也或者是是一些女人甘愿为它所骗。”

若是他将来有女儿定要将这些故事的真相告诉她,不让她被人误导。

毛东方乐呵呵地说道:“符大人,虽说这曲子的来路曲折。但念奴姑娘给大人弹奏这首曲子却是情真意切,她的这一番心意让人赞叹与感动。”

不等符景烯开口,念奴就说道:“大人,奴家蒲柳之姿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求大人能收留奴家给奴家一个容身之所。”

符景烯淡淡地说道:“姑娘找错人了。本官想,狄大人很乐意为姑娘提供一个容身之所。”

贺蒙笑着说道:“符老弟,这般娇滴滴的美人你也忍心拒绝?”

符景烯神色不动地说道:“除了内人,其他女子在我眼中长得都一个样。”

在场所有的人:……

狄海明一双眼睛盯着念奴,说道:“念奴姑娘,钦差大人不懈风情何必执着于她。念奴,只要你跟了我保准这辈子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贺蒙呵斥道:“海明,你做什么呢?”

狄海明说道:“将军,我也没逼迫念奴姑娘,只是想征询她的意见。念奴姑娘,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谁都知道念奴姑娘喜好俊俏郎君,狄海明跟头熊一样强壮跟俊俏完全不搭边。可若当着这么多人的拒绝又会损了他的面子,所以念奴姑娘一时之间陷入为难之中。

贺蒙说道:“念奴姑娘不必介意,海明他是喝醉了胡言乱语。”

念奴姑娘闻言娇笑一声道:“狄大人,奴家要辜负你的美意。为了聊表歉意,奴家愿自罚三杯。”

狄海明面露失望,不过很快就说道:“不用你自罚三杯,只需你给我斟三杯酒。”

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念奴姑娘答应了。

走到祁海明面前,念奴姑娘斟了满满的一杯酒缓缓地走到他面前恭声说道:“大人,请喝酒。”

那涂得猩红的手指,不经意划过酒面。

狄海明左手将酒杯接过去,右手搂着她的纤细的腰肢就要去亲她一口:“美人,你喂我喝了这杯酒吧!”

“啊……”

念奴姑娘吓得花容失色,想挣扎着起来却被他钳制住。这么一副急色的模样,让在场的人大半都皱起了眉头。

贺蒙呵斥道:“来人,将他给我架下去,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贺蒙觉得他这个模样实在是丢人,冷着脸扬声说道:“来人,将他给我架出去。”

祁海明见贺蒙发怒了,也不敢在挣扎老实地跟着兵丁下去了。倒是念奴姑娘被这么一吓双腿发软,最后还是由两个丫鬟扶出去了。

贺蒙招呼众人继续喝酒,随后扬声说道:“来,这段时间钦差大人查案辛苦了,我们一起来敬他一杯。”

众人见贺蒙举杯,他们也都跟着举起了杯子。

符景烯将手里的酒喝完后又倒了一杯,说道:“也多亏了将军的照顾,不然这个案子不会如此快的结案。我就借花献佛,在这里也敬将军一杯。”

贺蒙笑着将手里的酒一口干掉,然后扬声让表演歌舞。

这次表演的是肚皮舞,而且这些女子穿着更为大胆。上身只一块红布包裹了重要部位,下身穿着开叉的裙子。跳舞的时候妩媚娇柔分情万种,在场的这些人都看得目不转睛。

符景烯与众人不一样,他看了这些女子一眼就转移了视线。等这些女子跳舞的时候更是时不时看怀表,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