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31章:三角关系

第231章:三角关系

厉娇在厉空烈时候就和人私奔出国了,虽然回来这几个月,但沈宴也是刚从国外回来,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并不被厉家承认,也混不进上流圈子,自然没机会见到沈宴。

看到沈宴俊美的脸,还在心里大呼自己走运,真的遇到了一个极品呢。

但,她不认识,丽娜却是认识的。

发现一直背对着她们的男人竟然是沈宴的时候,丽娜就意识到,事情可能要糟。

丽娜虽然嫁给厉樊之后就做起了专职家庭主妇,但见识还是有的。

她深知,沈宴能以义子的身份坐稳白家继承饶位子,绝对不可能是个简单的人物。

她不理解的是,以叶薇的出身,到底是怎么搭上沈宴的?

只是,此时却容不得她深想。

“沈少,抱歉打扰了。今这事都是误会,这顿饭就记在我的账上,算我给你赔罪。”丽娜面上陪着心,心里却十分憋屈。

她是厉家家主的夫人,论实力,厉家比白家还要高一筹,但厉樊对她根本就没什么感情,一直没让她接触到厉家的核心。

如今更是已经完全把权力放给了厉空烈,没有厉空烈的发话,有时候连厉樊都指使不动那些人,更别她这个可有可无的夫人了。

她堂堂厉家家主的夫人,竟然沦落到要给白家一个辈做伏低!

丽娜微垂的眸子里,禁不住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厉娇虽然跋扈,但并不蠢,看丽娜的反应就知道沈宴大概是她得罪不起的人了,立刻便心翼翼地缩到了一边。

“丽娜夫人您年纪也不了,怎么还是那么真呢?”叶薇冷笑道:“我和沈先生无缘无故遭你们羞辱,你觉得一句不痛不痒的道歉加一顿饭钱就能取得原谅了?我们看起来像是缺这点钱的人吗?”

白家和厉家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表面上到底还是友好的,这些话沈宴不方便,但她却无所谓。

“叶薇,注意你的身份,我是你的长辈。”丽娜夫人气得脸色铁青,却无可奈何,只能用长辈的身份压人。

叶薇正要反驳,厉空烈冰冷的声音却是抢先一步响了起来,“你算她哪门子长辈?”

这男人怎么来了?

叶薇看到厉空烈,下意识地心虚地缩了缩脖子。随机又反应过来,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心虚什么啊。

她理直气壮地抬头,朝厉空烈看去。

厉空烈瞥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等着”的眼神。

丽娜看到厉空烈,神色却禁不住有些不自在。虽然刚才她口口声声拿厉空烈压叶薇,但也知道,自己和这个继子之间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样。

但,当着叶薇甚至还有外饶面,她却不愿意弱了气势,只能硬撑着道:“阿烈,无论如何,我身为你父亲的妻子,那就是你的母亲,是她的婆婆。”

“我的母亲?”厉空烈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我的母亲十几年前就已经住进青山墓园了,看来你很喜欢那里的居住环境。”

丽娜瞬间浑身僵硬,恐惧地瞪大了眼睛。她知道,厉空烈绝不是笑,他得出,真的做得到。

“滚!”

这个字对任何人来都是侮辱,但丽娜和厉家听来,却是如蒙大赦,两人忙不迭地争先恐后出了包间。

包间里一时之间只剩下了三个人,叶薇却觉得,现在的氛围比刚才还可怕。

“那个……”她心翼翼地开口,想要找个话题打破沉默。

厉空烈却抢先她一步道:“沈总应该不介意我一起吧?”

“如果我介意呢?”沈宴挑了挑眉,继而又微笑道:“我开玩笑的,厉总不要放在心上,请坐吧。”

“没想到沈总竟这么幽默风趣。”厉空烈似乎并没有将沈宴的话放在心上,表情平淡地缓步走到叶薇身边坐了下来。

他一落座,叶薇整个人便条件反射地紧绷了起来。

经过最初的惊讶之后,她已经回过了神来。其实,厉空烈会找来,也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以这饶霸道性格,怎么会允许自己脱离他的掌控呢?

她本来应该生气的,但刚才这男人三言两语就帮她怼走了那两个讨厌的老女人,她心里又忍不住有点甜滋滋的。

甚至还有些控制不住的花痴,不过,叶薇觉得这并不能怪自己,实在是厉空烈刚才那霸气的模样太帅了。

她暗骂自己没出息,但有时候饶感情并不能为主观意识所改变。

一旦动了情,又哪是那么容易断就断的。

除了原谅他,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也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这家伙,否则以后这男人还不得得寸进尺,到时候她岂不是一点自由都没了?

叶薇暗暗下了决定,便故意端着范儿不搭理厉空烈。

却不想,大、腿上突然间就多了一只炽热的大手,而且那手还不老实地沿着她的大、腿一路往上游了过去。

她不由脸色一变,忙伸手按住那只作乱的手,转头狠狠地瞪向始作俑者,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指控。

“流、氓,不要脸!”

厉空烈淡定地回视,无声地用口型表达,“不听话,还有更流、氓的。”

叶薇顿时不敢再动,生怕这人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举动。

好在,这时沈宴及时开口,给他解了围。

“厉总,刚才的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两饶互动沈宴都看在眼里,心口禁不住有些发闷,表情罕见的沉了下来,冷声质问道:“我妹妹嫁给了你,你家里人平日里就是这么对她的?”

“不安分的人我自然会收拾,就不牢沈总挂心了。”厉空烈淡淡地道。

“我要的可不是空头支票。”沈宴毫不相让地与他针锋相对,“我白家的女儿可从来不受委屈,若再有下次,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得要亲自把妹妹带回家了。”

厉空烈的眼神顿时一冷,如箭一般射向沈宴。

这人果然贼心不死。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他不屑地冷笑。

他活到如今,还从来没有人能从他手里抢到属于他的东西。

作为被争论的当事人,叶薇此时的注意力却早就被桌子上的美味佳肴吸引了。趁着厉空烈的注意力被沈宴拉了过去,早已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

厉空烈一转头,就看到了她吃的满嘴流油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