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科幻 > 星际之宝妈威武 > 第685章 上星网搞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许慧阿姨很给力,帮忙挑选好海报的照片,征询了顾迦南夫妻俩的意见后,很快就让工作人员做好后期并打印出来。

亏得慧夫人婚纱影楼资本雄厚,能够自己做海报,在第二天下午就做出了成品,连着支架一起让快递机器人送到了军区大院。

省心又省力,白子月觉得很满意。

欣赏完婚纱海报,顾迦南便收进了空间钮,“除了人幼稚了点外,旭哥拍照的技术确实不错。”

白子月淡定吐槽,“说得你好像不幼稚似的。”

两大男人凑一块幼稚得没眼看了,竟然还好意思说别人。

“我也没办法,”顾迦南摊手表示无奈,“慧姨在,怎么也得配合一下,给她点面子。”

白子月,“行叭,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媳妇你的语气不对哦,”顾迦南伸手轻弹了白子月一个脑瓜崩,“旭哥跟咱们乖乖抢吃的,我就是跟他斗斗嘴,哪里能跟他相提并论。”

这话没毛病。

不过,白子月很好奇,“你今天咋尽抱怨旭哥幼稚了,连我们的婚纱海报都没怎么在意?”

“有吗?”顾迦南僵着脸道,“我就是觉得海报拍得好,想起来便顺口提了下,也没有一直提旭哥啊。”

“还说没有,从你一进门开始话题就围着他转,”白子月嘟嘟嘴,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家男人,“该不会你在婚礼前夕突然移情别恋了吧?”

顾迦南却矢口否认,“我不是,我没有,不许给我乱扣帽子。”

媳妇儿脑洞太大,他快招架不住了咋办?

在线等,急!

“不是就好,”白子月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思索良久才想到一个可能,“南哥你该不会是紧张了吧?”

顾迦南,“……”紧张是不可能的,他上战场都没紧张,怎么可能因为即将到来的婚礼而紧张。

白子月扑哧一声笑了,“你就死鸭子嘴硬吧!”

她只问南哥是不是紧张,又没提是因为婚礼而紧张,这算不算不打自招?

“你呀~”顾迦南无奈的摇头,“我紧张你就这么高兴?”

既然媳妇儿猜到了,索性就不隐瞒了,反正他们以后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人,关系亲密无间,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是啊,我很高兴,”白子月毫不遮掩,“你紧张说明你在意明天的婚礼,也就是在意我。”

顾迦南心念一动,原本的紧张忽然烟消云散,他静静的看着眼前巧笑嫣然的漂亮姑娘,他们已经领证成了夫妻,马上就要举办婚礼,让亲朋好友们见证他们的幸福了。

如此美事,根本不需要紧张。

“月月,我很高兴,你是我的妻子了。”

顾迦南的声音低沉性感,隐隐带着勾子,将白子月的心勾得失了频率,下意识的附和,“我是你的。”

当然,引得联邦无数少女芳心暗许的顾*男神*迦南也是她的丈夫了。

从今往后,白子月可以理直气壮的扇那些觊觎她丈夫,跑她面前挑衅的女人啦(*^ω^*)~

“有这么夸张吗?”顾迦南失笑,“等我们的婚礼过后,哪里还有人敢跑你面前挑衅。”

小媳妇威武霸气,敢这么做的人应该会很惨。

白子月嗔怪道,“你不信就等着看就是,我不知道在幽夜里是什么情况,反正在军区大院,马家的朵朵可是一直盯着你这块大肥肉。”

顾迦南神色有点复杂,“我怎么觉得,在你眼里我都成了摆在案板上的异兽肉了。”

“嘻嘻,”白子月笑弯了腰,“这是你自己说的,不怪我。”

讲道理,这个比喻挺形象的,那些老婆粉、脑残粉可不都在盯着顾男神这块肥肉流口水嘛!

忽然生出了点搞事的想法,白子月决定,“我们拍个视频上传星网吧,向大家宣布我们要结婚的好消息。”

她们明天举办婚礼的事并没有隐瞒,甚至有八卦人士将消息上传了星网论坛和星博,只是某些人还心存侥幸,觉得不是男神亲口宣布的消息做不得数。

而白子月要做的就是,和新郎一起亲口宣布婚讯,让花痴们死心。

顾迦南纵容的应道,“可以,发完视频顺便放几张婚纱照出去,慧姨给我发了几张样片。”

相册、水晶之类的实体照自然不会太快拿到手,不过,精修的电子相片却已经赶工制作好用邮箱发了过来。

“行,你先发,”白子月懒得自己编辑,“等你弄好了我直接转发。”

顾迦南认真挑选了半天,最后选了九张最满意的,附上文字发了出去——

“媳妇儿,明天娶你回家!”

白子月看到消息忍不住红了脸,“南哥,你这样发也不怕影响你的形象。”

“没关系,”顾迦南淡定得不行,“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顺便宣布了婚讯,他们能理解的。”

再说,形象哪有媳妇儿重要。

白子月嗔怪道,“你就扯吧,让大家看看,顾家这一代的天骄崩人设了。”

“嗯,崩吧,反正下一代的孩子快要长大了,过个几年十几年又会有新的天骄。”

也不知道自家胖小子能不能夺得天骄的名头。

天骄只是个称号,是世家给家族子弟们梳理榜样而特意挑选出来的人,除了名声好点、资源多点以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尤其是对不缺资源的顾迦南而言,他更希望能低调点,那样还能省去不少的麻烦。

白子月心有戚戚焉,“太高调确实不好,就像我们认识的那天,连你表妹都帮外人算计你。”

外人还罢了,至亲都这样,懦弱点的人怕是要崩溃了。

“不过是个不怎么亲近的表妹,哪里称得上至亲,”顾迦南不屑的道,“若非在公共场合,加上我心神不宁,她也算计不到我。”

好在阴差阳错认识了月月,好事成了坏事,倒也不赖。

“是呀,她也算我们半个媒人了,”白子月眼珠子转了转,兴致勃勃的发问,“明天的婚礼她会不会来?”

听婆婆说,自家男人吃亏后也没留手,把她捞出来后就把亲表妹送了进去。

这事也不算严重,应该判不了几年,想来早恢复自由了。

“不知道,”顾迦南不甚在意的回答,“反正我没给她家发请帖。”

得,这是连长辈一起迁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