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123言情小说网!
遇到错乱等情况
请联系123yan客服qq

我们会尽快修复
123言情小说网 > 游戏 > 网游之三国定鼎 > 第1072章 各处(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两只信鸽一起飞出了洛阳城,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飞去。

“来了么?”一处军营驻地中,战锋看着信鸽被身旁的诡师抓住,解下脚上的信筒。

“没错,是消息到了。”看完了信的诡师点点头,回答道。

“那就行了。”战锋淡淡一线,俊秀的脸上多出了几分冷厉的意味。

他可是在这里等了有一段时间了,除了在来洛阳城的路上,与董卓麾下的骑兵有过一次交锋之外,余下的时间,基本上他都是在城外给他规划出来的这一片营地中度过的。要真的说起来,他这次也算好好的度过假了,至少比起当初在卢植麾下带兵厮杀的生活而言,真正可以称得上是无比安逸的生活。

站起了身来,战锋开始活动起身体,全身上下随着他的动作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的响动声。肌肉与骨骼拉扯着,挤压,得到了充分的活动。

战锋期待这一战很久了,之前与董卓麾下的凉州骑兵一战,并没有得到一个结果,实际上却是他们在下风。毕竟骑兵这种玩意,靠的是骑术,即使他手下的玩家在现实世界里面都是退役,在役的军人,但实际上,现实世界里面已经没有骑兵这玩意了,早八百年已经被淘汰。就连骑术,已经变成了一种观赏性的竞技运动。

况且骑术是需要长久锻炼的,在游戏里面也需要去学习,才能够让自己拥有骑术的这一技能。至于进阶,却不是光靠着所谓的技能熟练度去做到的,还需要悟性,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领悟。

在他麾下的玩家里面,也不是没有人的骑术低得可怜,而旁边的人骑术却高得可怕的。这便是天赋,天赋时时刻刻存在着,只不过平日里面隐藏着,需要人去发现。

整个营地里面,除了战锋之外,其他的玩家们都懒散的坐在其他的地方,或是在聊天,或者是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总之,从他们的表现看来,这并不是一支多么精锐的军队,反倒是如此的散漫,没有一点军纪存在的痕迹。

诡师将手指放在嘴唇边上,轻轻的吸气,再缓缓的吹出来,一个清亮的呼哨在营地中响了起来。

刹那间,散漫的玩家们立刻站了起来,脚一踩,一顿,身体偏转,面向着战锋与诡师所在的这一方向。

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带有一种特别凌厉的味道。并且之前的散漫随意的气质,已经在这短短的几个动作的起落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矗立着的雕像。

他们站着,眼眉低垂,若不仔细看便看不到眼睛中熠熠的光彩。

这便是属于现实世界帝国军人的风采,无论在什么时刻。无论在做着什么事情,只要一听到军令,他们便能立刻进入战时的状态。

至于平常时候的散漫,根本没有人会去在意,包括战锋也不会去斥责他们。因为战锋自己身上也有这种气质存在,平时散漫,吊儿郎当,似乎什么事情都不在意,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想管,但实际上真正追究其身份的话,却是一个军中的杀神。

每一名历经战火的老兵,是两幅模样存在着的。平常的生活中,与战时,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因为他们知道世事的无常,知道生命的可贵,因而及时行乐,让生活中时时刻刻充着自己认为的乐趣。但在该去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也没有人会去犹豫,会前赴后继,哪怕命令是让他们去死。

可以称他们为两种人格,因为长时间的杀戮,战场的生活,会让人的精神产生一种症状。这也是为什么有许多的老兵退役之后,没有办法回归正常人的生活的原因。

但有些人就做得非常好了,比如这群战家的玩家们,游戏可以让他们释放出积聚在内心当中的阴暗面,将日常生活给予他们的压抑给消除,从而达到一个平衡点。

简而言之,就是继续在游戏中经历战争,再一步一步消退战争对于他们心理的影响,从而彻底的适应正常的生活。

他们本身在现实世界就是军中的精锐,即使前面要加一个前字。在游戏中也同样如此,否则他们便不会被卢植视为臂助,甚至赖之以破黄巾了。

“上马,三分钟之后集合!”诡师没有说太多的话,正如玩家们都沉默不语一般。

他们只会行动。

因此,刚刚聚集起来的玩家们,在顷刻间散了个干干净净。

另一边,南阳军的驻地中,一只信鸽几乎在同样的时间内落下。

甘兴抓住了信鸽,以极快的速度解下信鸽脚上的信筒来,只是一看,他便知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来人!”他大声喊道。

两名士兵闻声赶来,一抱拳,说道:“老大有什么吩咐?”

“啪。”甘兴不客气的啪啪两下,各自在两名士兵的头上拍了拍。

“要叫校尉,要叫校尉,都是体面人了,不要搞江湖的那一套!”

“明白,明白。”两名锦衣贼的玩家连忙点头。

“话说老大…不对,校尉有什么吩咐?”一名玩家再次问道。在习惯性的叫了老大之后他连忙改口,避免了再次挨打的命运。

“去把军队都召集起来,记住,速度要快。如果他们要问干嘛的话,只说是秦颉太守和我师傅的命令就行了。”甘兴说道。

“明白!”两名锦衣贼的玩家应道,立刻走出了营帐。

甘兴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了之后,他也提起自己的刀来,走出了营帐。

他不怕调动不了军队,在太守秦颉和师傅黄忠不在的当下,整个营地中,不如说是他最大来得干脆一点。况且即使事后追究,谁也不能够去说他的不是,毕竟他可是料敌机先啊。

甘兴砸吧砸吧嘴,虽然没有跟师傅黄忠进城有一些遗憾,但好在他同样是在战场中,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战场。相反他倒是有些期待师傅黄忠再次看到他的表情了,只希望不要再得到一个暴栗!